章節目錄 第646章 現催眠術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46章 現催眠術

    林語嫣的話讓謝斌的拳頭都握緊了,他不是沒有感覺,心里有刺痛感。

    在自己喜歡了很多年的女人面前展現了不為人知的一面,謝斌的情感波動很大。

    她見他的眼眶里出現糾結的眼神,繼續勸道:“謝斌,如果壓力大,你可以選擇健身,或者去打拳擊,哪怕爬山騎山地車,總有一樣運動可以緩解的,放棄毒品吧!我不想看到你這樣下去……”

    就算他的秘密被她知道了,但林語嫣還是苦口婆心的勸,這讓謝斌的心里漸漸有了感動。

    他深沉的注視著她,聲音里有絲緊張:“為什么這么關心我?”

    她說的理所當然:“我當然會關心你!因為你是我的朋友啊!”

    “朋友?僅僅是因為朋友?”謝斌追問道。

    林語嫣的表情有絲微變,她見謝斌的話里又包涵了另外一層意思,瞬間放開了他的手臂,說的很平淡:“我說過,我一直把你當朋友。”

    他眼底的期待感頃刻間散去,暗笑自己的癡傻。

    她之前在樓上已經跟他講清楚了,他到底還在期待什么?

    何況她現在肚子里已經懷了冷爵梟的龍鳳胎,謝斌不由癡癡的笑出聲來。

    他一定是瘋了,才會對林語嫣還不死心。

    早該放棄了不是嗎?

    “你笑什么?”她對他的這種笑很不習慣,笑的比哭還難看。

    謝斌喃喃道:“沒什么,我只是在笑我自己……你走吧,你的人在前面等你。”

    他掃了眼遠處的龍花龍月她們。

    林語嫣沒忘記正事,她認真道:“謝斌,我確實不能和你感同身受,我也知道我不該對你說教。但身為朋友,如果明知道你誤入歧途我還當做沒看見,我覺得我沒資格當你的朋友!我是真的希望我身邊的每一位朋友都過的很好,單身也好,結婚也好,健康快樂就好!但這不意味著我可以接受我身邊的朋友去沾染一些惡習毀掉自己!”

    “語嫣,你別再說了,我已經告訴過你了,給我時間,我會戒掉的!”謝斌妥協道。

    他的話在林語嫣的耳中依舊像是在敷衍,她問道:“你什么時候去?要不要我幫你聯系戒毒所?”

    “你……”他瞬間無語了。

    她的不依不撓讓他有種痛苦中的感動。

    林語嫣在乎他,以朋友的方式。

    謝斌的腦中閃過一個念頭,他說了一句:“答應來做我演唱會的嘉賓,我就答應你去戒掉!明天就去!你肯答應嗎?”

    她很為難也很不解:“為什么一定是我?我不相信在偌大的演藝圈,你還找不到一個可以做你嘉賓的女明星!”

    他激動吼道:“可她們都不是你!你懂嗎?我要的是你……”

    意識到話中的歧義,謝斌的臉上出現一絲紅暈,他補充道:“我要的是你做我的嘉賓!那些歌本來就是因為你而創作的!你讓我對著別的女人唱出這些發自我內心深處的歌,你覺得我會唱的出來嗎?”

    她無奈問道:“如果我不去做你的嘉賓,難道你還不辦演唱會了?”

    謝斌賭氣道:“對!不辦了!”

    他不再看她,徑直往前走去。

    林語嫣望著他修長的背影再次問道:“你真的不去戒毒所?”

    “不去!你就讓我自生自滅吧!”

    聽到他像孩子一樣幼稚的回答,她內心糾結不已。

    難道真的要被他脅迫?

    林語嫣盯著他遠去的孤獨背影,越發覺得謝斌是來真的,她頭腦一熱喊道:“你戒毒成功我就答應做你的嘉賓!”

    他聽到了,腳步也停在了原地,慢慢轉身。

    她看到他臉上出現笑容的一瞬間,她明白了,她可能真的要去當什么演唱會的嘉賓了。

    謝斌向她大步走回來,伸出右手道:“一言為定!”

    承諾已經說出去了,她也管不了這么多了:“到時候我會派人定期檢查的!你要是辦不到,我就把你拉入黑名單!我可不想讓我的孩子接觸像你這樣自甘墮落的叔叔!”

    林語嫣離開時,謝斌臉上出現了一絲幸福的笑容。

    就算這個女人不是他的,但至少他在她的心中占有一個位置,哪怕只是朋友。

    為了讓林語嫣做他演唱會的嘉賓,謝斌在一小時后就主動聯系了戒毒所。

    ……

    兩天后的晚上七點,林語嫣陪著丹尼去聽市里的一場音樂會。

    音樂會的表演藝術家都是來自全世界各地的青少年,很適合丹尼這樣的年紀去看。

    冷爵梟因為一場重要會議延遲出發了半小時。

    在林語嫣和丹尼到達音樂會場時,觀眾的上座率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九十。

    龍花龍月都陪在身邊。

    在音樂會的四周還坐著十名便衣保鏢。

    今天的林語嫣和丹尼已經易容了,這種公開場合,為了更安全就沒有以真面目示人。

    這一次,就連東方擎也來了。

    昨天他就到了市里,一直想跟林語嫣見一面。

    剛好他也買了音樂會的入場券,東方擎所在的包間就在林語嫣的旁邊。

    直到音樂會開始的時候,冷爵梟也沒有出現。

    還在車里的他給林語嫣打了電話。

    林語嫣為了不影響周圍的人,她對丹尼說去走廊上接下電話。

    等走到走廊后,她按了接聽鍵。

    “老婆,我大概還需要半個多小時,現在我處在的路段被堵死了,穆天剛去前面看了下情況,前方三百米處有十輛車連續追尾了,等車開通還需要點時間……”

    “沒事,大不了下次我再陪你重頭看一次!”

    冷爵梟拿著手機溫柔道:“好,下次我包場!”

    林語嫣吐槽道:“別,那就不是那個味道了!我先不和你說了……等你來了再說吧。”

    “好,替我向丹尼說聲對不起,早知道我該取消那場會議……”

    他的自責讓她心疼:“沒關系,音樂會還會在這里連續演出兩個星期呢,我們一家人再看不就好了?下次還可以帶爸媽來看!”

    “好,聽你的。”

    “老婆。”

    她苦笑道:“怎么了?”

    這電話就是掛不斷是嗎?

    冷爵梟湊近手機親了下:“我想你了,晚上我想好好的寵愛你……我已經問過你的醫生了,她說現在可以了,只要我小心點就行……”

    這已經是他第三次提到那件事了。

    林語嫣紅著臉說道:“真的有那么想嗎?”

    他咬牙切齒道:“你不是我!你不會知道我的痛苦……”

    “好好好,我批準了!”她捂嘴偷笑。

    她的同意讓他難掩心中的喜悅,嘴角泛起一絲極其好看魅惑的弧度:“我很期待。”

    在冷爵梟強烈要求下,林語嫣在手機里對他吻別后才掛斷了電話。

    林語嫣一轉身就看到了離她十米遠的東方擎,她臉上有絲尷尬:“東方,你站那多久了?”

    “沒多久,剛走出來……”

    她向他走去,邊走邊道:“本來我剛才就想去你的包廂跟你打招呼的,丹尼一直拉著跟我聊學校的事情……”

    東方擎眼中帶著絲絲寵溺:“沒事,不著急,冷爵梟來了嗎?”

    “他還在路上,估計只能聽半場音樂會了……”

    還不等東方擎回話,走廊里想起了拉小提琴的聲音……

    就在林語嫣回頭的那一瞬間,她感覺腦子里一片混沌空白,眼眸里閃過許多黑沉沉的痛苦畫面……

    她的異常頓時讓東方擎抱住了她,緊張道:“語嫣!你怎么了?”

    “東方……我好困……怎么回事……”林語嫣陷入了徹底的昏迷中。

    還不等東方擎叫秘書珍妮前來幫忙,他也頓感眼前一黑,腳步虛無乏力,在倒下的一瞬間,他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林語嫣。

    當兩人抱在一起躺在地毯上時,暗處很快出現了一支穿音樂會工作服的人馬。

    這群人訓練有素,整齊分開站成兩排,留出中間一條路。

    當柳中庭戴著面具出現時,他接到了助手鐵鷹的電話。

    “大少爺!冷爵梟他們的車最快需要四十分鐘才會到音樂會場!”

    “很好,繼續盯著他們!”柳中庭說完后收起了手機。

    從他的側方出現了一位穿西裝拿著小提琴的年輕男人,他對柳中庭微微頷首恭敬道:“柳先生,我和沙曼剛才配合的催眠術只能維持十分鐘,十分鐘后,音樂會場的所有人將會全部蘇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