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56章 饒他一命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56章 饒他一命

    林語嫣的建議雖然令冷爵梟不滿,但既然決定不殺柳中庭,也只能暫時這么辦了。

    還沒等到保鏢們,先等到了呼嘯而來的隧道車。

    冷爵梟一臉蕭殺,本能的護林語嫣在身后,氣氛一下子又緊張起來!

    不出十秒,待看清來人時,心里明顯是松了一口氣。

    “語嫣!你們沒事吧?”還在隧道車上的東方擎緊張問道,他的眼神一直在搜索林語嫣的身體是否安然無恙。

    “我們都沒事。”冷爵梟面色沉靜說的挺冷酷。

    隧道車上是孔麒麟、東方擎,還有林宗。

    東方擎一眼便掃到地上的柳中庭,他寒聲道:“柳中庭死了嗎?”

    “沒有,他中了麻醉槍。”林語嫣回了一句。

    等隧道車停穩后,三人立刻從隧道車上跳下來,還不等林語嫣去寒暄幾句,身后有一支隊伍匆匆跑來了……

    冷爵梟的特種兵保鏢隊終于到了!

    一名領隊的保鏢手持麻醉槍大聲道:“冷總,柳中庭的人馬都已經被我們拿下了!隧道外有醫護人員……”

    “你們中有誰受傷了嗎?”冷爵梟回眸問在場的人。

    東方擎說了句:“他們倆都沒事,就我手臂上被刺刀給劃傷了。”

    林語嫣難免擔心道:“傷的嚴重嗎?”

    “沒事!一點小傷而已,冷爵梟,你派人去前面將那些人都抓起來吧,我怕他們醒了后會跑掉!”

    他的話讓冷爵梟立即做出反應,對身后的帶隊隊長說道:“你派二十人去西邊隧道口收拾殘局!剩下的人將柳中庭這些人都帶出去!”

    “是!”隊長轉過身就開始安排起來。

    林語嫣他們就開始往前面走去,隧道口已經停了三架軍用直升機。

    走著走著,東方擎忽然又走回去了,他眸色深沉,對著躺地上的柳中庭狠狠就是一腳!

    這一幕令林語嫣眼皮一跳,東方擎的那一腳力道很重,也許踢斷柳中庭的幾根肋骨了……

    冷爵梟的眼底卻劃過一絲快意,剛才他也想這么做來著,奈何媳婦在眼前,他就當了回大氣的男人。

    可心底早就想踹柳中庭這個王八蛋了!

    “唉,我表哥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林宗雖有些不忍,但又不想阻止。

    孔麒麟笑道:“林宗,我看你有大義滅親的氣魄,其實來之前,我還有點擔心你會倒戈你表哥呢……”

    “表哥而已,又不是一個媽生的,我管不了這么多人。”林宗面無表情道。

    東方擎站在原地,看著一動不動睡的像死豬的柳中庭,那眼底升騰起一股憤怒,危險過后,之前柳中庭對他們做的壞事都完全浮現在眼前。

    他回頭看了眾人一眼:“麻煩你們中的誰給我一把槍!我要的是真槍!”

    看他起了殺心,冷爵梟眸色微涼說道:“東方擎,我和語嫣決定報警處理。不過你也是受害者,你有權利做決定。”

    冷爵梟沒有直接干涉他,只是說出他和林語嫣的立場。

    既然決定不殺柳中庭了,現在如果又要殺,這讓林語嫣內心不能接受。

    她說了一句:“東方,算了吧,柳中庭畢竟沒有抽走我的血,現在我和你都好好的,放他一馬,就當是給他一次機會。我相信柳中庭心里會記得這件事。”

    林語嫣的心慈善念早在孔麒麟和林宗的意料之中,他們倆看了冷爵梟一眼,三個男人即使沒說話,也明白了彼此的心思。

    就算真要使壞,也不能當著林語嫣的面了。

    尤其是懷孕的女人,在她面前殺戮太過血腥了。

    更何況現在是法治社會,還不至于動不動要人命。

    東方擎看著在場的人都沉默了,包括林語嫣,她說完那幾句后也不再刻意勸說。

    決定權都交到了東方擎的手里。

    他已經從孔麒麟手中接過了裝有真子彈的手槍,舉起手槍對著柳中庭的后腦勺。

    舉了十幾秒,最終也沒有下手。

    東方擎呼出沉沉的一口氣,如果對著已經昏死過去的柳中庭開暗槍,心里總覺得勝之不武,還隱隱有點卑鄙小人的感覺。

    就像林語嫣說的,他和她至少都沒事。

    柳中庭也沒殺過他們身邊的朋友,而且當初他和林語嫣被柳中庭從音樂會場帶走,沒有傷害任何無辜。

    出于這一點,東方擎選擇放棄。

    他將槍還給了孔麒麟:“暫且饒了他的賤命!”

    賤命這個詞讓林語嫣微微有些不舒服,她忽然想起柳中庭的身世,一個在物質上什么也不缺的男人,卻患有罕見的過敏癥,他的命運看起來確實像是遭了詛咒。

    如果換做患過敏癥的是她,也許她的內心也會有些扭曲吧。

    在場人的繼續往前走了,將柳中庭留給保鏢去處理了。

    ……

    兩小時后,柳中庭的一幫人馬全部被送進了警車。

    這次營救行動,沒有殺害任何人。

    林語嫣和冷爵梟乘坐直升機順利回了家。

    待他們到家時,剛走進客廳,就看到了一直等在客廳里的王彩霞。

    “語嫣!媽總算把你給盼回來了!”王彩霞紅著眼眶走向前去擁抱自己的女兒。

    林語嫣回眸看了眼冷爵梟,有點責怪冷爵梟的意思。

    “我沒有將這件事告訴媽。”他輕聲解釋了一句。

    王彩霞聽出了意思,她含淚道:“你別怪他,是我從樓醫生那里聽說的……”

    她拉著林語嫣的手,反復檢查她身上的狀況,看到林語嫣真的沒有一點受傷后,王彩霞總算安心了。

    “語嫣,這次的事情讓媽做了決定,媽明天就去醫院抽血!把那六百毫升的血給那個男人!”

    林語嫣一聽急了:“媽!就算你的血也有抗過敏的抗體,但怎么能給柳中庭那種人拿去做實驗呢?他有的是錢,讓他繼續找醫學專家去研制新藥!如果他是我們的朋友,我們還可以幫幫他!可他現在都做出綁架我的事情了,怎么還能幫這種混蛋?”

    王彩霞擔憂道:“但柳中庭一天得不到你的血,他一天不會善罷甘休啊……”

    “媽,你放心吧!柳中庭已經被抓起來了,至少也要判個幾年了。”冷爵梟出言勸道。

    他知道林語嫣絕對不會同意自己的母親去捐血,雖然他倒是有點私心希望王彩霞能夠去解決這件事。

    關鍵是即便送給柳中庭這六百毫升的血,也不能保證就一定可以解決這個麻煩。

    既然這樣,就沒有去犧牲的必要了。

    “語嫣……”

    王彩霞還想這么做,林語嫣一口否定打斷:“媽!你不要助紂為虐!這種人不值得同情!如果我們去幫這種害我們的人,我們豈不是作繭自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