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61章 佟瑤沒死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61章 佟瑤沒死

    見她不回應,男人喊出了她的名字:“佟瑤!”

    不是什么同名同姓,此刻坐在單人沙發上的女人,不就是當初自殺在牢里的佟瑤嗎?

    佟瑤將視線移到身后的男人臉上,他臉上的丑陋疤痕似乎已經對她免疫了,她的眼神中沒有任何害怕和嫌棄。

    “偉霆,像我這種人除了喝酒等死還能做什么呢?”佟瑤笑的一臉荒涼,舉起酒杯又喝了一口紅酒。

    森偉霆壓著怒氣疾步走過來,一把奪走她手中的酒杯,他厲聲道:“佟瑤!你到底要自暴自棄到什么時候?我當初費盡心機將你從牢里換出來!你就這樣開始你的新人生?”

    酒杯被人奪走,佟瑤望著他的眼睛也不生氣。

    她只是定定的看了幾秒后,慢條斯理的站起身走向床邊,仰面一躺大笑道:“哈哈哈……我哪里還有什么新人生……我是有家回不得的逃犯,就算我回去,我父母見了我恐怕會被我嚇死……”

    距離她的‘死期’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但佟瑤始終走不出當初被人輪奸的灰暗陰影。

    她恨透了冷爵梟和林語嫣!

    曾經確實想一死了之,結束這屈辱的一生。

    可一想到冷爵梟和林語嫣還相親相愛的活著,她心里就有一千個一萬個不甘心!

    但當時已經坐牢的她除了痛不欲生的發狂外,就是以淚洗面的絕望。

    那時的她已經山窮水盡了,沒有任何人可以幫她逃離苦海了。

    就在佟瑤想辦法打算聯系母親王彩霞時,她被人秘密安排見了一個男人。

    他就是此刻眼神復雜的森偉霆。

    一個愛了佟瑤很多年的癡情男人。

    而這份令人匪夷所思的愛,就這樣被他偷偷的放在心里,哪怕到了現在,佟瑤也不曾察覺。

    森偉霆低頭望著床上躺著的女人,心底是說不出的失落,他不知道要怎么幫助佟瑤重新振作起來。

    佟瑤被人輪奸的事情,他從始至今都不敢提。

    但他很想告訴她,不管她經歷了什么遭遇,他都不介意不在乎,只要她愿意接受他的愛。

    “佟瑤,你告訴我,要怎么樣你才會重新快樂起來?”森偉霆的語氣充滿了無奈,他以為幫助佟瑤脫離監獄那個鬼地方,她獲得自由后會再次振作起來,可惜她并沒有。

    來到新西蘭以后,她每天躲在臥室里除了喝酒就是睡覺,過著渾渾噩噩的麻木生活,他的耐心快被耗盡了。

    佟瑤像是沒聽見似的,側身一轉背對著他,隨手一抓被子蒙在頭上,說的冷冰冰:“偉霆,我好困,想睡覺了,麻煩你出去時幫我關上門……”

    望著一動不動的她,不管是逃避他還是真的想睡了,森偉霆眸色一寒轉身就走。

    這段時間,他每一天都會來找她,希望帶她去外面走走調整下心情,可每一次都遭到了佟瑤的冷漠拒絕。

    次數多了,他也不再勉強她了,只是每天例行兩次的來看她,看她還是否活著。

    不出十秒,森偉霆大步流星的離開了臥室,盡管心中充滿了怒氣,但關上門的動作還是那么小心翼翼,生怕是吵到了佟瑤。

    五分鐘后,森偉霆的親姐姐森小莫找到了他。

    他手指間夾著一根點燃的雪茄,一身休閑服外穿著一件長款的羽絨服,他站在城堡外的露天花園里。

    一頭短發的森小莫雙手抱胸慢慢走近了他。

    她勾唇嘲諷道:“怎么了?又被她趕出來了?”

    他沒回話,只是低著頭望著遠處連綿的雪山。

    森小莫長嘆一聲:“我早就告訴過你,救她不值得。”

    見他依舊不回話,她繼續說道:“偉霆,該放手了,小時候的事情,也只有你還念念不忘。當年你被我們那畜生父親賣掉時,我三天三夜絕食抗議,希望能把你找回來,可最后的結果就是換來一頓毒打!我們可憐的母親跪著求我吃飯時,我不再任性了,我明白只有我努力讀書將來才有可能找到你。”

    “呵,皇天不負有心人,終于讓我找到了你。”

    這句話喚回了森偉霆的回復:“姐,當時我都被大火燒成那樣了,你居然還對我不離不棄,這世上只有你是最愛我的人。”

    森小莫感慨道:“那當然了,你是我親弟弟!可惜我們倆倒霉生在那種家庭,母親又天生懦弱反抗不了那個畜生,我們都太小左右不了自己的命運,但等我們大了就可以改變一切!我現在想想,覺得有些后悔,我就應該派人殺了當年拋棄你的養父!”

    “姐,其實我不怪他,我本來就不是他親生的,而且當時我在他家才待了半年,我意外燒傷成了廢人,他怕佟瑤看到后受到傷害才會放棄我……”

    還不等他說完,森小莫怒罵道:“放屁!那男人就是嫌棄你被燒傷了,不想承擔高昂的醫藥費罷了!可他明明有那么多錢,就是不肯花錢救你!他是怕村里人笑話他,才把你像垃圾一樣拋棄了!”

    這種扎心的話沒有讓森偉霆痛心,他笑的有些自嘲:“我本來就是他花錢從人販子手里買到的,買來的目的也無非就是給當時的佟瑤作伴,因為佟瑤說想要有個哥哥。”

    “你知道就好!既然你知道是怎么回事,為什么還不清醒過來?你臉上明明已經完全沒有疤痕了,你搞這些東西貼在臉上做什么?你是想試探佟瑤對你的真心嗎?我的傻弟弟啊,你清醒點吧!佟瑤五歲時說的玩笑話,你怎么還在期待?”森小莫一臉的恨鐵不成鋼。

    森偉霆卻笑的有些幸福:“她說過,以后要嫁給我當新娘。這么多年我努力治療我的燒傷,就是為了等到有機會迎娶她的一天……”

    “那么我呢?我從小努力讀書走出大山考進最好的醫學院!用所學到的一切將你的臉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以我們現在的財富會娶不到又漂亮又乖順的好女孩?”森小莫因為弟弟偏愛佟瑤,心里很不是滋味。

    愛什么女人都可以,但她就是見不得弟弟愛上不值得愛的女人。

    森偉霆丟掉手中的雪茄,伸出雙臂緊緊抱住情緒激動的姐姐,他柔聲道:“姐,我知道你對我的付出,為了你,我可以立刻去死。但我這些年受過的身心痛苦,是靠著佟瑤小時候對我的承諾撐過來的,雖然當年我只在她的身邊待了半年,但那半年是我最快樂的半年,每天她都會跟在我的身后哥哥、哥哥的叫,我真的很喜歡她……”

    森小莫寒著怒氣推開他的懷抱:“喜歡也用不著娶她!佟瑤當初在監牢的死替能夠瞞過林語嫣他們,甚至是佟瑤的親生母親,我就知道我成功了!我終于在整容技術上真正超越了東方擎!本來我要向全世界公布,可惜,為了你,我犧牲了我的杰出作品!”

    被森小莫整容成佟瑤模樣的女人是被騙進監獄的,她和森偉霆都沒有告訴那個女人,她進監獄是去替佟瑤死的。

    這就犯了謀殺罪。

    為了唯一的弟弟,森小莫最終放棄了自己的私人目標。

    可如此大犧牲救回來的女人,不僅沒有感激他們姐弟倆,反而天天玩頹廢!

    這讓森小莫怒在心口幾次想找佟瑤攤牌,都被弟弟森偉霆擋了下來。

    那個替佟瑤去死的女人,不僅僅是森小莫為了證明自己的整容技術實力,更主要是為了報復東方擎。

    替身死了,那么真身就得替他們辦事!

    森小莫掃了眼這個不爭氣的弟弟,她轉身就走,不想再談了,每次談都沒有什么結果。

    就在她走出十米遠的距離時,森偉霆突然沖著她的背影說道:“姐!再給我三天時間!我知道你一直想報復東方擎,我一定會幫你的!哪怕需要利用佟瑤……但我們再給她一點時間,她對林語嫣和冷爵梟的恨完全大過你對東方擎的恨!而且我們還救出了她,她一定不會辜負我們的恩情!”

    他的話讓森小莫慢慢轉身,她無奈的說了一句:“偉霆,姐當初幫你救出她,不是為了眼睜睜看著她來傷害你!三天后,你就去向她求婚,如果她肯嫁,我就認了這個弟妹。如果她不肯嫁給你,以后她就是我們對付東方擎的工具,希望你對她放手!”

    她眼神中的強勢和隱藏的失望,讓森偉霆第一次有了真正的壓力。

    回想起姐姐對他如山似海的愛和這些年的所有付出,他揪著心答應了:“好,我答應你,如果佟瑤不肯嫁給我,我會忘了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