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62章 都跑掉了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62章 都跑掉了

    兩天后的上午九點,冷爵梟帶著穆天剛開完公司的早會,剛回到總裁辦公室,急匆匆的歐陽很快敲門進來了。

    冷爵梟一看歐陽的臉色就知道有不好的消息了,他平靜道:“出了什么事?”

    歐陽面色嚴峻,眼神里全是負罪感:“冷總,柳中庭帶著一女的跑了!”

    “怎么跑的?”

    “看守所里協助柳中庭逃跑的人都集體辭職了,理由就是擅離職守,將責任推得一干二凈!”歐陽憤憤道。

    聽到這樣的答案,冷爵梟沒溫度的輕笑一聲:“看來他早就打點好了一切。柳中庭,真是小瞧他了……”

    他抬眸又問了一句:“和他一起逃走的叫陸小曼吧?”

    站在辦公桌前的穆天答道:“對,她是國外某部隊的特種兵,退役后就跟了柳中庭。”

    “柳中庭只帶了她,其他人他都不管了,看來不是他的精英隊伍,只是一群花錢替他賣命的雇傭兵。歐陽,你回頭去跟那群雇傭兵交涉一下,他們要是愿意重新編入我的保鏢隊,年薪我會翻雙倍給他們,但不需要替我賣命。肯留下來的,都分配任務給他們,不肯留下的讓他們走,包括可以再回去找柳中庭。”

    冷爵梟的這個決定讓歐陽有些微微訝異,他還是覺得有些冒險,眼帶疑慮道:“冷總,這會不會不太合適?這群人當初對柳中庭賣命,我們雇傭他們,回頭出賣我們怎么辦?”

    他的話讓冷爵梟從容不迫的笑了聲,站起身后習慣性的去掏煙盒,掏出來的卻是一板木糖醇口香糖。

    黑眸里明顯閃過一絲嫌棄,一旁的穆天嘴角剛扯起一絲笑意又給憋回去了,就連歐陽也不敢笑。

    冷爵梟正在戒煙,他們倆都知道。

    為了戒煙成功,就連穆天和歐陽都被禁止吸煙了,冷爵梟完全聞不得煙味了,怕又控制不住。

    遲疑了幾秒后,冷爵梟還是掰出一粒口香糖丟進了嘴里,嚼了幾口后說道:“柳中庭這次完全拋棄了他們,如果他們還看不清眼前的形式,只能說這種蠢人不用也罷。”

    歐陽這才有些懂了,他說道:“那些留下的雇傭兵,我會一直派人留意他們的,如果他們還想做柳中庭的奸細,我會讓他們后半輩子只能坐輪椅!”

    說完后,他得到冷爵梟的允許后就退出了辦公室。

    這時候,冷爵梟看向穆天問道:“語嫣媽媽這幾天恢復的怎么樣?”

    “冷總請放心,我給王阿姨安排的都是療養院里最好的設施,尤其是食療方面,我相信她不出兩星期就可以恢復到過去的體能。”穆天還將手里關于療養院的資料遞出了。

    “資料就不用看了,你辦事我放心。語嫣那邊要隱瞞著,我不希望她太擔心。”冷爵梟的眼神里有些小遺憾,為了林語嫣和孩子的安全和健康,當穆天來說王彩霞主動要求去給柳中庭捐血的時候,他沒有拒絕,他答應了。

    他知道他這么做有些自私了,可為了林語嫣,他也管不了這么多了。

    尤其是知道外孫亞撒也有過敏抗體時,王彩霞第一時間就想去找柳中庭,當時被冷爵梟給阻攔了。

    可惜最終還是成全了柳中庭,真是太便宜他了!

    冷爵梟望著落地窗外靜靜站了五分鐘,穆天一直等在一邊,其實他沒有離開辦公室還有一個原因。

    心里有件棘手的事情不敢說出口,畢竟是個壞消息。

    “你下去做事吧,有事我再找你。”冷爵梟轉身回到辦公椅前坐下了。

    穆天眼神糾結,沉了沉心說道:“冷總,皇甫少華在昨夜被人救走了!”

    冷爵梟瞬間抬頭滿臉寒意:“你說什么?!”

    “消息可靠,已經得到證實!”穆天嚴肅道。

    他說完后,冷爵梟坐在椅子上很長時間沒有說話。

    等再次說話時,他已經冷靜了不少:“沒有對皇甫少華趕盡殺絕,就因為他當年為了救我受傷的這件事,可欠多了總該還清了。下次再見到皇甫少華,只要他一有害人的舉動,格殺勿論!”

    如果皇甫少華終成禍害,留不得了。

    “是,冷總。”穆天帶著這個命令離開了。

    冷爵梟掃了眼窗外的天色,外面雖然陽光明媚,但他卻感覺到到一場風雨即將來臨。

    “該來的總是要來……”

    ……

    而此時的林語嫣跟著孔麒麟去了一家酒吧。

    聽孔麒麟說這家酒吧是他投資開的,與一般酒吧不同的是,這家酒吧只在白天開放,而且喝的醉醺醺的客人沒資格進去,會被拒之門外。

    林語嫣坐在離吧臺很近的位置,她掃了眼周圍的環境,很別致也很有格調。

    一看就不像是那種魚龍混雜的地方。

    每周四不營業,而今天剛好是周四。

    她看到向她迎面走來的孔麒麟問道:“師兄,你知道我懷孕了不能喝醉,你帶我來酒吧學武還是練酒量?”

    孔麒麟單手端著一個木制的托盤,上面有五杯看起來無色無味的液體,不知道是水還是酒。

    他將它們放到林語嫣的面前后就坐在了她的對面。

    “你覺得我會那么蠢嗎?明知你懷孕的情況下還帶你喝酒?你老公不會宰了我?”

    林語嫣笑了笑:“那你說是什么意思,我實在猜不出來。”

    她掃了眼桌面上的杯子,心中在想難道孔麒麟要玩猜猜猜的游戲?

    隨著她移動的視線,孔麒麟最終將手停在了她注視著的玻璃杯上,他拿起舉到她眼前說了句:“喝一口。”

    林語嫣疑惑的接了過來,再次看了他一眼后正準備要喝時,她的杯子被孔麒麟當場奪走。

    他帶著責備的語氣道:“你知道這里面是什么嗎?我叫你喝你就喝?”

    她尷尬道:“那是因為我信任你啊!”

    “信任我?萬一我是害你的人呢?”他冷著臉說道。

    她搖搖頭肯定道:“不會的,你要害我早害我了,你又不是沒機會。”

    林語嫣對他的信任讓孔麒麟的眸色閃過一絲喜悅,被人信任的感覺自然是好。

    他說道:“我是不會害你,但你有想過這杯子的來歷嗎?萬一不是我親手準備的,是我派人準備的,而且那人剛好是害你的人,你現在豈不是可能喝了毒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