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67章 伊人發火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67章 伊人發火

    這種下意識說出來的話,還來不及讓在場的人去細聽。

    林語嫣被推開的那一霎那,幫白景瑞一起脫外套的孔麒麟狠狠瞪了喬伊人一眼:“你小心點!語嫣她有孕在身!”

    他的語氣充滿怒氣毫不客氣,林語嫣忙擺擺手:“師兄我沒事,你快幫景瑞……”

    臉色都有些發白的她腳步虛無,被剛才的那一幕嚇的也不輕。

    她腦中的那些封存記憶瞬間充斥了整個大腦,全是她過去毀容后的那副慘烈模樣。

    一邊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一邊在查看白景瑞身上是否有傷。

    林語嫣在掃到他耳朵上和臉頰上被硫酸液體濺到的傷痕后,眼淚止不住狂流,她嚇得都失語了。

    白景瑞為她受傷了,還是當著他妻子喬伊人的面。

    “不行!你必須去醫院,你臉上和脖子上的這些傷痕需要治療!”孔麒麟已經將白景瑞的衣服丟在了地上。

    在脫掉大衣和扯爛羊毛衫后,里面的襯衫也有一點點的破損,但所幸白景瑞背上的皮膚只是有些發紅和刺痛,衣服脫得及時,還沒來得及傷到。

    也好在是外面這件大衣質量好是防水的,就算對硫酸不起作用,但至少還是有點保護效果。

    “是啊!景瑞,我們快去醫院吧……”喬伊人哭著去扶著白景瑞的手臂。

    林語嫣流著淚勸道:“對!快去醫院!景瑞你太傻了……”

    “語嫣,我沒事,你千萬別自責。”白景瑞擰著眉心忍著痛不忘安慰林語嫣。

    身為妻子的喬伊人冷冷的看了林語嫣一眼,她心中有很多罵人的話要說,可在這節骨眼上她也不想浪費時間,拉著白景瑞的手臂就往車的方向走。

    孔麒麟也行動迅速,已經為白景瑞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他道:“你的車鑰匙呢?給我,我來開車。”

    “語嫣你別傻站著了,你也上車!你們三個都坐在后面!”

    對于孔麒麟的發號施令,喬伊人和喬天行都沒意見,現在最重要的是盡快去醫院。

    林語嫣神色有些慌亂的上車了。

    ……

    等車開出去十分鐘后,林語嫣立即想到了東方擎。

    她很快拿出手機給他打電話。

    剛出酒店的東方擎帶著秘書珍妮正準備去機場,他接了林語嫣的電話。

    “語嫣……”

    還不等他說完,林語嫣焦急道:“東方!你現在在哪?”

    東方擎聽出了她焦慮,但還是先回答了她的問題:“我正準備去機場,本來想到機場后再告訴你的……”

    林語嫣挽留道:“東方你能不能別那么快走?再多留兩天!景瑞出事了,他剛才為了救我被人潑了東西,可能是硫酸……現在他臉上和脖子上都有傷痕,我怕他臉上留疤,可能需要你為他做植皮手術!東方,我只信任你的手術,留下來幫幫景瑞好嗎?”

    這幾句話聽得東方擎心肝顫,如果白景瑞沒受傷,那受傷的就是林語嫣了!

    又是哪個孫子要害她?!

    東方擎沉著聲音道:“你們去哪個醫院?我現在就來!”

    “我們去樓清寒的醫院!那我們在醫院見吧。”

    “好,你們路上小心!”

    電話掛了后,林語嫣臉上依然全是淚痕,坐在她身邊的喬伊人看都懶得看她。

    就算林語嫣為白景瑞找了東方擎,但在喬伊人的心里認為這是林語嫣該做的,沒什么可值得感謝的。

    而且現在的喬伊人已經漸漸冷靜下來了,當時那種危險狀況下,潑硫酸的罪犯其實也有可能將潑出去的硫酸傷到她。

    可白景瑞的第一反應卻是去救林語嫣,而不是身為妻子的她,這讓喬伊人心里又難受又憤怒。

    她以為她和白景瑞開始像夫妻一樣相處,白景瑞總會慢慢忘掉林語嫣。

    但之前的事情足以說明,白景瑞的心中到底把誰看的最重要。

    只有最愛她的父親喬天行出于本能保護了她,喬伊人側眸看向自己的父親:“爸,你怎么樣?你沒受傷吧?”

    喬天行搖搖頭道:“爸沒事,只是手背上有點傷,小事。”

    隨著他的話,林語嫣也看向了喬天行,才看到那只被他偷偷藏在袖子下的右手手背上有一片紅痕,已經褪掉了一層皮,傷最深的地方還凹陷了一塊血肉。

    林語嫣捂著嘴差點哭出聲來,就因為救她,白景瑞受傷,也讓喬天行受傷了。

    內心的負罪感壓得她喘不過起來,坐在白景瑞的車里正是如坐針氈。

    忽然間,她希望受傷的是她自己。

    反正她過去是個毀過容的女人,東方擎一定會幫她恢復容貌,好過讓別人去受這種皮肉之苦。

    喬天行像是猜到了林語嫣心中的所想,他朝她說了一句:“少奶奶,我沒事,你不要多想。”

    “爸!你不要叫她少奶奶了!”喬伊人聽不下去了,突然怒的大吼一聲。

    但吼完后又下意識看了眼前座的白景瑞,怕他生氣。

    此刻的車廂里極其安靜,沒人再說話。

    孔麒麟陰沉著臉沒說話,他就想看看白景瑞是什么反應。

    十秒后,白景瑞說了一句話:“伊人,我想休息會,可以的話,你們都別說話了。”

    他沒有對喬伊人發火,也沒有再試圖安慰林語嫣。

    也許他站在中立的位置更好。

    喬伊人忍了忍心中的怒火,低聲說了一句:“好,你休息吧。”

    本來還心疼白景瑞的她,現在因為他對林語嫣的特殊,她心里已經起了芥蒂,那種對他的心疼感也伴隨著一種怨氣了。

    之后的時間里,誰也沒有再說話,五個人各懷心思。

    喬天行低頭看了眼自己手背上的傷,如果他今天沒跟著一起來面館,也許受傷的人里就會多出他的女兒喬伊人。

    他眸色深沉的望了眼白景瑞,覺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女婿,原來真的不是真心愛她女兒,心中的那種遺憾和無奈讓他無措。

    在停車場的那一幕也足以說明,少奶奶在白景瑞的心中位置高過他女兒喬伊人。

    喬天行想著,需要找個合適的機會,找白景瑞這個女婿好好推心置腹的談一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