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69章 出謀劃策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69章 出謀劃策

    冷爵梟眸色一沉道:“還沒,不過已經有點線索了,可能是周陽光派人所為。語嫣上次派天翼偷換了那本金器秘典,我又派穆天整垮了周陽光的那些投資,周陽光現在是焦頭爛額的在四處借高利貸,興許是逼急了才想報復林語嫣。他一定是跟蹤林語嫣好幾天了,一直在看準機會下手,今天孔麒麟陪著她,我本來比較放心,只是沒想到,還是會發生這種事……”

    冷爵梟語氣里的那種負罪感讓冷祁山寬慰道:“兒子,你也別自責了,小人和亡命徒是這個世界上最不能得罪的兩種人。小人每時每刻想著怎么害人,亡命徒直接亮出底牌不怕跟人同歸于盡,而我們這種要保護家人的男人也沒有三頭六臂,凡事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每次意外事件都是在給我們一個教訓,在訓練我們做更強大的人。高處不勝寒的人,面對的何止是孤獨,還有那四面八方來的敵意。”

    “呵,爸,你的這份心靈雞湯還行,我聽了后好受點了。”冷爵梟淡淡一笑走向了沙發處。

    冷祁山冷嗤一聲:“你小子……”

    “爸,這次你找我們來,是有什么要緊事要說嗎?”

    “不錯!事情是關于你媽的,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幫你媽查陳小英的事情,我已經找到了那位退休的刑警,他曾經接觸過那你媽被車撞的案子,因為他一直懷疑那司機收了臟錢,但因為證據不足無法抓那位司機。前幾天,當年那位司機的兒子主動找到我們在美國的人,他提供了一份鐵證,正是那男司機與陳小英通話的一段錄音,專家已經鑒別出這是陳小英的聲音!為了能夠快速結案抓陳小英歸案,我和你媽商量后,打算演一出戲,讓陳小英自露馬腳!”

    冷爵梟問道:“那我需要做什么?”

    “你只需要穩住顧影川和王宣德這邊,我怕陳小英會向他們求救。你媽現在在美國看望高遠的母親,頂多一星期就能回國,到時候我們就開始行動。”冷祁山本想抽煙,掃了兒子一眼,想起冷爵梟在戒煙,他就不敢抽了。

    冷爵梟點頭道:“行,我知道了。上次本來可以讓顧影川滾出王家,沒想到陳小英虛晃了一招,顧影川居然真的是王宣德的兒子!”

    “是啊,這點我也沒想到!陳小英的心機比我想象的還要深得多……原來她知道手里一直有顧影川這張王牌,才會那么有恃無恐。精心準備了一份假的親子鑒定報告,故意讓柳金龍搞到手后,再誘導王佳敏去當面揭穿。喊冤的陳小英再陪著顧影川和王宣德去當場做親子鑒定,結果一出來,陳小英立刻從劣勢轉為上風,這一步走的很妙!王宣德這老東西對陳小英是更加服帖了,以后誰想再對陳小英母子三人動手,王宣德第一個會跳出來。”冷祁山的眼底倒有些欣賞陳小英的謀略了。

    冷爵梟提出了一個關鍵所在:“爸,看來我們有必要活捉一次顧真了,他一直在暗中為陳小英提供幫助,他也不是個小角色,他要么早就知道顧影川和顧穎不是他的孩子,他和陳小英之間純粹只是利益上的關系。要么陳小英就是騙了他,讓顧真以為陳小英只是在王宣德面前演戲謀家產,實則兩孩子都不是顧真的種!”

    “呵,不管是出于哪一種,顧真這個人,我們都可以和他談筆交易。”

    冷祁山眼眸也有絲欣喜之色:“你分析的很對,但顧真這個人很難找,他都能用假死逃避政府的追債,這么久了也沒被人發現他的行蹤,他很可能在過去當過間諜。”

    “再難找,他也不可能逃出地球去!揪出顧真的事情就交給我了!”

    兒子主動攬活,冷祁山自然沒意見,他道:“等你媽回國后,我們到時候再商量下對策,陳小英很狡猾她不會輕易露出狐貍尾巴,她還真不是只貪錢的簡單女人,王宣德的巨額財產要是被吞噬了,往后她再招兵馬買,對付她就會更棘手。”

    “我知道,要不是你顧忌王宣德,不然我早對通天電子下手了,把王宣德搞破產,陳小英還能拿到什么?”

    冷爵梟無奈笑了一句:“可惜你對你的老朋友不忍心。”

    冷祁山反問了一句:“你別光顧著說我,你對王佳敏和王佳倩這對姐妹難道就忍心?算了,這姐妹倆夠慘了,一個在牢里,另一個被父親冷落至今,還在教堂舉行婚禮時被柳金龍放鴿子了,雖然王佳敏不愛柳金龍,可現在她已經成為圈內的笑柄。假親子鑒定書這么一鬧,王佳敏在王宣德心中徹底沒地位了,我聽人說王宣德已經和王佳敏斷絕父女關系了……而且,我確實對王宣德下不了手,至少他在年輕時和我一起創業,我們互相扶持過,沒有過背地里捅刀子的事情……”

    “沒有?王宣德當年早和陳小英暗度陳倉,他這不是背叛兄弟是什么?”冷爵梟反駁道。

    這時候,冷祁山站起身,面色如常道:“算不上背叛,那時我和陳小英早分開了,王宣德頂多算是喜歡上了兄弟的女人……再說現在我也知道了,我當年和陳小英就是個錯誤,我也是被她算計了,原來你媽媽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說起母親陳嵐,冷爵梟鼓起勇氣問了一句:“爸,高叔叔已經走了一段時間了,你有沒有想過和媽走在一起?”

    這話讓冷祁山有些尷尬的轉過了身,他的臉色有點微紅,想起陳嵐,冷祁山的心跳有些加快。

    他含糊道:“沒想過,你媽現在還處在難過期,我怎么可能去提這種事……”

    “這有什么,你們倆之間有一個我,這輩子都會有牽扯!而且你也知道你愛錯了陳小英,從某種意義上說,其實你一直等的人是我媽,難道你不想為自己的老年生活爭取下機會嗎?”

    兒子的鼓勵和支持讓冷祁山心中的勇氣倍增,但他沒有急著表態。

    他只是說了句:“等陳小英的事情解決后,再談你媽的事情吧。”

    冷爵梟也站起了身,他走過去拍拍了冷祁山的肩膀:“行,我不逼你,反正是你娶老婆,你娶不娶,陳嵐都是我媽。不過你和我媽能夠真的走到一起,我和語嫣會很開心,我們也會祝福你們。”

    冷祁山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喜悅,但礙于面子又僵著表情沒有笑出來。

    “呵,矯情。”冷爵梟笑著轉身離開了。

    打開書房時,冷爵梟回眸看了他一眼道:“爸,我勸你也戒煙吧,你的龍鳳胎孫子孫女很快就要來到這個世上,你要是抽煙我可不準你抱他們。”

    一句似玩笑又帶著強勢的話丟下后,冷爵梟笑著關上了門。

    “臭小子!敢威脅你老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