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74章 美女救美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74章 美女救美

    這時候,林語嫣帶著龍花龍月正好出現了。

    一看這驚人的一幕,林語嫣立刻道:“龍花龍月!你們快上去拉開冷思辰!你們小心點,他現在很不冷靜!”

    “是!太太!”

    龍花龍月兩人相互交換了眼神,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在靠近冷思辰時,兩人瞅準時機一下子將冷思辰架起,還不等他激烈反抗,兩人就將他用手銬給拷住了。

    “你們滾開!別管我!我要打死這個王八蛋!”冷思辰依舊很不冷靜。

    他這是腎上腺素激增,力量大的如同一頭野牛!

    龍花龍月使出全身的勁也是很吃力。

    林語嫣微瞇著眼睛,她疾步走過去,沖著冷思辰的臉狠狠就是一巴掌:“冷思辰你他媽的冷靜一點!你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別忘了你是個律師!你要知法犯法嗎?”

    她的聲音喚回了冷思辰的理智,臉上火辣辣的感覺有些麻。

    他怒紅的雙眼看向林語嫣時,林語嫣還有些詫異:“到底發生什么事了?你不是已經走了嗎?怎么跟人打起來了?他是誰啊?”

    滿臉是血被打的面目全非的徐浪,哪里還有點正常人的樣子。

    在冷思辰還沒回答之前,林語嫣已經掏出手機開始叫救護車。

    樂悠悠在這時候走了過來,提醒道:“語嫣,別報警了!這件事讓冷思辰自己處理吧。”

    林語嫣說道:“我知道,我沒想過要報警。”

    “思辰,這里有監控錄像的,如果這個男人要報警,你還是要面對的,你自己就是律師,你比我們都懂,你自己解決吧。我讓龍花龍月現在將你放開,你保證不再打人了,能不能做到?”

    此時的林語嫣就像一個頭腦清楚且冷靜的大姐大,樂悠悠看在眼里心生佩服。

    冷思辰點了下頭,表示同意了。

    龍花龍月很快就將手銬打開了。

    “等救護車來了以后,我們再離開。悠悠,你要是想離開就走吧,這里有我們。”林語嫣看樂悠悠臉色白的跟紙一樣,就知道她已經受到了驚嚇。

    徐浪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看上起真像被打死了。

    “語嫣,那我先走了……”樂悠悠其實想留下來,但一想到又要面對冷思辰,她想想還是離開的好。

    這時候,龍花已經在地上站起身說道:“我看過他的情況了,沒死,只是暫時昏過去了。”

    不出十分鐘,附近醫院里的救護車就開到了。

    商城附近離警察局和醫院總是很近,都是為了方便出事時能夠盡快解決問題。

    徐浪被醫護人員送去醫院了。

    林語嫣問冷思辰:“你現在去哪?我讓龍月開車送你?”

    他低垂著眼眸拒絕道:“不用了,我沒受傷,我也沒喝酒,我自己能行。”

    冷思辰的臉色很不好,此刻也不想多說什么了,他直接離開了。

    看著他的車穩穩開出停車場后,林語嫣和龍花龍月也放心的走了。

    ……

    當天晚上十點,獨自一人在一家新開酒吧喝酒的樂悠悠坐在卡座里。

    桌上已經喝光了六個玻璃杯,全是一般男人喝的烈酒。

    她已經醉了。

    可腦子里還想著今天白天在商城里的事情。

    她的心,徹底死了。

    只要在面對林語嫣的問題時,哪怕是她被別人罵幾句,冷思辰就像只嘶吼的獵豹一樣將對方差點弄死。

    那個問冷思辰的答案已經不重要了。

    因為她已經懂了。

    冷思辰真的愛林語嫣,不僅僅是因為他隱疾的問題。

    什么時候愛上林語嫣的,恐怕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吧……

    樂悠悠笑的毫無溫度,就像是一個漂亮的木偶沒有靈魂。

    而從她喝第三杯酒開始,她已經被坐在不遠處暗黑卡座里的女人注意到了。

    樂悠悠……林語嫣的好閨蜜。

    同樣被另外兩個女人注意到的是,這兩個女人倒不是懷著好奇的心態觀察著樂悠悠。

    她們腦子里想著卻是害人的勾當。

    “老板娘,你還記得那個穿黑色禮服的女人嗎?”藍衣女人問道。

    被叫做老板娘的女人看起來四十幾歲,穿著大紅色的亮片無袖衫,一臉濃妝燙著大卷發。

    她蹙眉想了下:“我記得她,三年前,我在她旗下的一家美容院里做過美容,我當時不過就是罵了幾句她的店員,這個女人就當場將我趕了出來,還說不再歡迎我去……”

    “正是!我當時也在,這個女人真是太囂張了!她不懂怎么做生意,今天我們就教教她怎么做人!”

    紅衣女人不懷好意的笑道:“我可不想惹事,辦的干凈點。”

    “你放心吧……”

    ……

    半小時后,已經新上了一輪酒的樂悠悠感覺頭暈的不是一般厲害了。

    在不遠處吧臺上有兩個男人一直盯著樂悠悠,看到她徹底躺倒在沙發上的那一刻,他們相視一眼笑的有點猥瑣,直接起身往樂悠悠的方向去了……

    他們倆裝的像認識樂悠悠,假裝很大聲的說了幾句責備的話。

    然后又說要送她回家。

    當兩個男人架起她拖著往外走的時候,之前一直在暗黑卡座里的長發女人已經走了過來。

    她橫站在他們的面前問道:“你們倆認識她?”

    一男人眸色故作鎮定:“當然認識了,她是我們的朋友。”

    “是嗎?她叫什么,家住哪里,手機號碼是多少?”

    她的質問讓另一位男人生氣道:“你誰啊?我們干嘛要告訴你!她失戀了才把自己灌醉,她父母給我們打電話讓我們接她回去。”

    “呵,瞎扯蛋!我明明看到你們倆之前在吧臺一直泡妹子,可沒人搭理你們,現在你們倆趁著這個女人喝醉了,就想過來撿尸,想趁著她不省人事對他圖謀不軌吧?犯強奸罪可是要坐牢的。”

    女人輕飄飄的幾句話,讓兩個男人心里都咯噔一聲,內心的邪念被人當場看穿了。

    其中一個已經怕了,想放棄了。

    另一個還嘴犟:“你別胡說八道!我跟這里酒吧的老板是熟人,你再這樣我找人把你轟出去……”

    “哦,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找人轟走這里的老板!”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