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84章 想演女二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84章 想演女二

    冷爵梟眼中的壞笑令她忍不住一掌拍在他胸口:“你也太不正經了吧!你是他爹你居然敢教他去玩女人……”

    “我去!我的傻老婆,你想到哪去了?性教育這種事情由國際語言學校的老師負責啊,還用得著我們當父母的教?我剛才說的成年人項目,是教我們兒子將來怎么泡妞!你個蠢女人!”

    聽他講完,林語嫣一臉尷尬,知道是自己誤會冷爵梟了。

    但她也還是要面子的,她用拖鞋狠狠踩了下他的腳背后立即溜走了,走前還不忘丟下一句話:“鬼才信你!蠢男人!”

    冷爵梟抬著腳背用力揉著,疼得嘴角微抽,擰著眉心抗議道:“你這是蠻不講理!”

    這對‘狠心’的夫妻倆在回到餐廳時,自然是很順利的揭穿了兒子亞撒假扮丹尼的戲碼。

    還讓亞撒惱羞成怒以絕食抗議回到了臥室。

    絕食抗議無效,到了晚上七點,餓的四肢無力的亞撒在廚房被冷爵梟和林語嫣逮個正著。

    爺爺冷祁山也在,但手里捧著愛心晚餐讓亞撒趕緊吃,說別跟他們長輩犟了。

    最終亞撒承認錯誤,向冷爵梟和林語嫣還有冷祁山道歉。

    說以后不會再欺騙他們了。

    其實冷爵梟他們也知道,孩子不撒謊是不可能的。

    越長大,以后的謊言只會越來越多。

    無關緊要的小謊言倒也無所謂,但像故意去受傷這種事情,他們堅決不允許亞撒再犯。

    如果當時亞撒距離評估錯誤,回旋鏢真有可能重傷他。

    冷爵梟還鄭重警告亞撒,如果以后想要跟著他學更多東西,絕對不可以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亞撒在得知冷爵梟以后會親自教他時,亞撒高興的都哭了。

    說終于感覺自己不像是一個孩子了。

    林語嫣也默認了,讓冷爵梟親自教兒子最合適了。

    不過她也提了要求,讓亞撒保證絕對不能逞強,必須在保證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才能學。

    當時冷爵梟還差點笑出聲,林語嫣對兒子說的那條底線,不正是他對林語嫣說的嗎?

    不過說到最后,一家人陪著亞撒一起在餐廳又吃了一頓。

    一家人一直聊到晚上十二點才睡去,很久沒有這么開心的暢快聊天了。

    可惜亞撒是個孩子,終究是要保證他的睡眠,而且第二天是周一,亞撒需要去學校上課了。

    ……

    兩天后,本來說好要教林語嫣近身格斗術的孔麒麟,因為需要帶感冒加重轉成肺炎的姜老師去醫院,所以學近身格斗術的事情暫時擱置了。

    而且林語嫣也被他們所有人拒絕去醫院探訪。

    姜老師是肺炎了,需要及時得到治療,以免病情更加惡化。

    白景瑞已經出院在家休養了,具體手術的時間,東方擎會做安排。

    林語嫣對于白景瑞的關心也只是限于打電話了,還不敢說太久,免得喬伊人吃醋。

    樂悠悠也出院回家了,她這次把胃給喝傷了,需要喝粥養胃靜養一段時間了。

    至于派人潑硫酸的周陽光已經被抓捕歸案了,當然被定罪時又被莫名其妙加了幾條,算下來的刑期至少二十年。

    去看兒子周陽光的周鐵樹當場被氣暈了過去。

    據說周鐵樹中風癱在床上了。

    林語嫣在得知周鐵樹才是指使周陽光敲碎她外婆尸骨的罪魁禍首時,氣的要找周鐵樹報仇!

    可當冷爵梟拿出周鐵樹在一家養老院中風后的照片時,她又覺得還是算了,真是惡人有惡報!

    ……

    時間到了下午五點,一家五星級酒店的一樓咖啡廳里,唐文軒和陳梅正面對面坐著。

    陳梅化著精致的妝容,穿著一身桃粉色的性感小禮物,旁邊椅子上搭著她的一件貂皮皮草。

    一身西裝的唐文軒手里拿著手機,似乎在發短信。

    他的忽視讓陳梅心里是暗暗不爽,但礙于是她托人約見的他,她也不敢有什么脾氣。

    何況今天來找唐文軒是來請他幫忙的。

    “唐總,你似乎很忙?”陳梅笑問道。

    唐文軒抬眸掃了她一眼:“我是很忙,有什么話就直說,別繞圈子。”

    陳梅從他的語氣里已經聽出了不耐煩,但他又同意見她,讓她覺得有些不理解。

    如果真的不想見她,又何必見她。

    以唐文軒如今在影視圈和商界的地位,誰敢強迫他?

    “唐總,那我就開門見山了。”

    陳梅微微一笑繼續道:“眾所周知,唐總最近快要開拍新電影了,就是我表姐林語嫣的那部劇本。本來內定的女一號馬雅馬小姐在兩天前意外墜馬受傷,醫院得出的驗傷結果是,她至少需要靜養三個月,但拍攝電影的各項投資都已經到位,如果長期不開工,耽誤的可是大家,所以我想……”

    不等她說完,唐文軒再次抬眸插話道:“難道你想演女一號?”

    他語氣里的質疑和鄙夷令陳梅有些難堪,雖然她也知道以她現在的現狀想演女一號自然是不可能了,但演個女二號還是可以爭取一下的。

    陳梅在娛樂圈摸爬滾打七年多了,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淺笑道:“唐總,你別跟我開玩笑了,我哪有什么資格演女一號……”

    “你知道就好!沒資格演就沒什么必要談下去了!”唐文軒忽然招手服務員:“買單。”

    “唐總……我們這才剛開始談呢……”陳梅傻愣住了,一點也猜不透唐文軒心里在想什么。

    難道他在等她投懷送抱?

    可他身邊不是有個貌美天仙的馬雅了嗎?

    對了!她墜馬受傷了……

    也許是唐文軒在那方面沒法滿足了?

    陳梅自作聰明的一手搭上他的手背:“唐總,我話還沒說完呢……”

    他一手甩開,厭惡的用紙巾擦了擦他的手背,語氣不善道:“陳梅,我今天愿意出來見你,是看在那位肯為你說情的老演員面子上,你要是想跟我來潛規則上位那一套,趁早打住,別讓我惡心你。”

    “唐總誤會了!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怎么會搞潛規則那一套……”陳梅心虛的拿起眼前的果汁喝了兩口。

    她的狡辯讓唐文軒不厚道的笑了:“據我所知,何耀東已經跟你悔婚了,那么快就找到下家了?”

    “呵,不過也是,像你這種過氣女明星要是想找幾個干爹養養還是有人要的,畢竟有些男人就是天生犯賤喜歡騷貨。”

    唐文軒的話讓陳梅終于生氣的站起身,她氣得將果汁潑向他,怒聲道:“唐文軒你真是夠了啊!我招你惹你了?自己身上有火氣就去找其他女人發泄啊,沖著我發火算什么男人!虧我還想著幫你找我表姐當女一號!我看像你這種臭脾氣的導演,就算我表姐來了也是受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