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89章 苦中作樂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89章 苦中作樂

    一小時后,一家高級的壽司店里,林語嫣坐在包間,望著喬楚喝著清酒已經整整十分鐘了。

    這十分鐘里,喬楚一句話也沒說。

    從他的臉上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龍花龍月就坐在包間里最遠處的榻榻米坐位上,兩人默默吃著壽司,時不時看林語嫣和喬楚的方向一眼。

    喬楚沒有請她們出去,相反為了讓她們對林語嫣寬心,主動為龍花龍月她們加了一張小木桌。

    林語嫣自然是沒有吃壽司,她只是吃了一碗日式拉面。

    吃飽后的她手里端著杯大麥茶,已經有些百無聊賴了。

    她都準備好做喬楚的傾聽者了,沒想到來了后她就這樣像個木偶人坐著,連句話也不敢說。

    這失戀了還可以隨意勸對方兩句。

    可這親人離世了,她還真不敢亂說話。

    就怕哪里說的不對,讓對方聽了更難受。

    這頓飯吃的是特別壓抑。

    眼見喬楚將最后一杯清酒滿上后,林語嫣好不容易找個機會說道:“需要再來一瓶清酒嗎?”

    喬楚沒有看她,只是點了下頭。

    林語嫣一回眸,龍花已經走出去叫服務員了。

    “時念告訴我,老爺子在走的時候一直不肯閉眼,因為沒有見到我……時念說,她實在不忍心,就替我將老爺子的眼睛合上了。時念還說,她給我打了兩百五十九次的電話,沒有一次打通。她說她不想再做我朋友了,說我對老爺子太無情。”

    喬楚終于肯將心里話說出來了。

    林語嫣就這樣靜靜的聽著,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么。

    其實她是想問的,想問喬楚當時在哪,為什么就一直不肯開機?

    但喬楚已經因為沒有見到父親最后一面而悔恨,她不忍心再施壓去責備他。

    說到底,她又有什么立場去責備呢?

    反倒是時念更有立場去譴責喬楚,因為時念和喬楚的父親是有感情的,在時念心中,喬楚父親對于她而言不僅是一位長輩,也是她過去的老領導。

    林語嫣的一言不發,喬楚也沒有什么反應,他繼續說著他心里的話:“老爺子生前對不起我媽,死后卻讓我虧欠了他,讓我帶著對他的內疚一直活著,也許他該高興了,至少在過去,我總是不愿意理他……如今想理他也沒機會了。”

    他的語氣中沒有過多的傷感,有的只是淡淡的遺憾和惆悵。

    談論的更像是一位故去的朋友,而不是他的父親。

    林語嫣依舊安靜的聽著,還是一言不發,當個合格的傾聽者。

    等到清酒上來后,喬楚又給自己滿上了,一口氣喝下一杯。

    這時候,他抬眸好好看了林語嫣一眼,望著她這張老婦女的臉,難道出現了一絲嫌棄表情:“你干嘛易容成這樣?”

    這話題一轉,林語嫣順勢接話:“因為我老是遭人迫害,需要時不時的易容保護自己。”

    說實話的同時還帶著一絲調侃,喬楚笑的有些沒溫度:“又有誰要殺你了?”

    她聳了聳肩:“那可不,你玩失蹤的這段時間,我依然過著上跳下竄的生活。”

    “你是竄天猴嗎?”

    林語嫣搖搖頭:“我哪有猴子的那種好福氣,我連豬狗的生活都不如那……”

    龍花拿筷子的手僵住了,心想著太太為了勸慰人還真舍得拿自己開刀。

    龍月撿起夾掉的壽司,假裝繼續淡定的吃。

    喬楚似笑非笑的看著林語嫣說道:“用不著這么貶低自己,誰不知道你活的很幸福,冷爵梟也寵你,我相信是個女人應該都很羨慕你的生活。”

    林語嫣不以為然道:“一般人看不見真相也就算了,你也這么說,會不會太諷刺我了?”

    “我這動不動被人綁架遭人暗殺的,能夠還活著,一定是祖上積德,或者上輩子是個好人,你怎么能憑光鮮亮麗的外表現象就對我的生活一概而論,誰生活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林語嫣喝了口大麥茶,語氣算不上多感慨,但能讓人聽出一絲無奈。

    喬楚也收起了調侃她的表情,他認真道:“我知道,大家還不都是苦中作樂。人生八苦,財富再多,該有的煩惱一樣也不會少。”

    他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清酒,再喝之前,林語嫣提起勇氣問道:“慕容景的事情,你該說說是怎么回事了吧?”

    喬楚拿酒杯的手一頓,停了三秒后將酒杯放下了,他再次看向她:“在你面前,我承認了,當時我一時發失心瘋。老爺子的死,讓我心里有怨氣無處發泄。我恨自己的同時我也怪慕容景,他身為我認識這么多年的哥們,居然在這種節骨眼上沒有盡全力的來找我,讓我錯過了與老爺子最后相見的機會。”

    他的話讓林語嫣心底泛起一絲對慕容景的打抱不平。

    她試問道:“你這樣想,真的讓你有好過一點嗎?”

    “沒有。”喬楚倒也回的直接。

    “也許慕容景心里也在自責,但還來不及向你道歉,你就給了他一槍,雖然沒打中,但卻是讓他氣的不輕。”林語嫣說出了事實。

    喬楚拿起酒杯一口喝完,將酒杯重重一放道:“我故意的!這一槍是他該得的!如果換做是我,在明知道他父親很可能會離世的情況下,我一定會挖地三尺將他找出來!”

    雖然喬楚的話說的在理,但林語嫣總覺得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出在喬楚自己身上。

    但她又不忍心戳他的心窩。

    林語嫣欲言又止的表情讓喬楚直言道:“你心里是不是在為慕容景抱不平?有什么不滿就直說。”

    她看了他一眼,見喬楚似乎算冷靜的狀態,她猶豫了下還是說了:“如果你平時和你爸一直保持聯系,讓所有人能夠找到你,其實你……”

    其實你有機會在醫院送走你父親。

    這句話,林語嫣沒有說出來,她知道喬楚一定懂。

    喬楚陷入了沉默,眼神都不敢和林語嫣直接接觸。

    氣氛陷入了尷尬和緊張,林語嫣開始有點后悔,為什么要說的這么直白。

    喬楚在心底肯定知道真正的原因,她又何必說出來?

    她不過就是想讓喬楚和慕容景這兩個人解開心結。

    但至于有沒有效果,也不是她能夠左右得了。

    她畢竟不是幼兒園的老師,兩個小朋友打架了,她讓他們互相握手擁抱和好。

    兩個成年男人心里的隔閡,需要他們自己打開心扉去解決。

    喬楚再次抬眸時已經換了話題,他面無表情道:“林語嫣,今天我找你來,其實還有另外一件事要單獨告訴你,這件事跟冷爵梟有關。”

    林語嫣心里有些緊張起來,她問道:“什么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