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95章 不再見他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95章 不再見他

    半小時后,當林語嫣他們再次聯系上慕容景的時候,慕容景按掉了林語嫣的電話。

    還不等林語嫣再打,慕容景就發來了短信:五分鐘后見。

    五分鐘后,在一商場的地下停車場里,林語嫣和冷爵梟見到了慕容景和兒子亞撒。

    亞撒的臉上顯然有些失望。

    冷爵梟下車后走到林語嫣這邊,將她扶下車。

    慕容景望著他們說道:“這次大意了,被對方察覺到我的存在了,那殺手沒露面。”

    “慕容叔叔,下次你就讓我自己來吧!”亞撒說了一句,語氣里還有點怨言。

    “亞撒!你還想有下次?你一個孩子這樣以身犯險來抓殺手,你這是要嚇死我啊!”林語嫣率先教育道。

    亞撒微微低頭,聲音很小聲:“媽媽,我自己有分寸……”

    “有分寸也不行!這次是慕容叔叔陪著你,萬一你自己來出了事情怎么辦?你以為對方這么笨就等著被你抓嗎?”冷爵梟神態嚴峻,語氣有些冷,這種時候不該鼓勵兒子了,畢竟確保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慕容景幫亞撒道:“你們也別生氣了,亞撒在行動前都事先跟我打過招呼,就是怕萬一入了敵人圈套也好有個知情人。”

    冷爵梟問道:“你們這次要抓的殺手是上次暗殺語嫣的人嗎?”

    “不錯!就是她!我已經確定對方是個女人!而且還確定這個殺手的代號就叫風信子,孔麒麟給我打過一次電話,他說他聯系上了另外一名殺手狐狼,但對方拒絕見他。狐狼只是說風信子獨自接下了暗殺林語嫣的單子,跟他們另外四人沒有關系。”

    慕容景冷笑一聲:“但誰知道是不是在撒謊!”

    “那個叫狐狼的人有透露過是誰要暗殺我嗎?”林語嫣面色如常,對這種有人要暗殺她的事情也已經看淡了,好像在談論其他人。

    “沒說。就算知道了,對方也不會說的,他們做殺手的都相互包庇。”

    慕容景說完后,亞撒說道:“媽媽,我已經聯系上了風信子,她這幾天假裝成初中生跟我在網上玩游戲,她以為她偽裝的很好,其實我已經知道她的身份了。本來我今天要約她出來見面的,但她突然又改了主意。”

    林語嫣問道:“這么說,昨天在學校給你送信的女孩子不是她?”

    “當然不是了!風信子很狡猾,她可不會這么容易就露面!昨天在學校的姐姐只不過就是在附近咖啡館打工的服務員,她只是個送信人,而且風信子也是派其他人給她送的那封信。行事非常小心謹慎!”

    慕容景接著說道:“那信封上也就是一個時間和地點,我估計風信子是來試探我們的,所以她沒有現身。”

    “這件事從長計議,先回去再說。”冷爵梟已經拉著林語嫣的手準備上車。

    慕容景道:“你們放心吧,這件事我會一直跟進,風信子這個殺手我也想會會她……”

    亞撒急了:“慕容叔叔,下次行動你還得帶上我啊!我要親手抓住這個壞女人!”

    “呵呵,小子,你要是對我不隱瞞,我就帶上你。”

    “不會的!我剛才在商場里也就隨便說說,我不會隱瞞你的!我們下次合作愉快啊!”亞撒伸出右手希望慕容景下次還能和他配合。

    冷爵梟和林語嫣望著慕容景和亞撒相互握手,他們也沒意見。

    就算禁止亞撒做什么,回頭他又偷摸著去做,還不如當著他們的面讓他們知道。

    “亞撒,抓殺手的事情,我和你媽媽不會反對你,但是下次還有類似這樣的行動,必須要第一時間報備!不要逞個人英雄!知道嗎?”

    他黑眸里的威嚴令亞撒當場點頭答應了。

    “兒子,媽媽知道你是想為這個家做點什么,但你畢竟是個孩子,有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就算是你爸爸也有失算的時候,我們一家人做事要有商有量,切不可任性!”林語嫣也語重心長道。

    亞撒此刻已經感覺有些愧疚了,他道歉了:“媽媽,爸爸,對不起!是我想的不夠周全,是我太自以為是了!我只是不想輸給丹尼……”

    冷爵梟嘆息一聲摸摸亞撒的頭頂,平靜道:“沒有人可以不犯錯,但有些錯誤不會有彌補的機會。我和你媽媽都是為了你好,你的弟弟妹妹還沒有平安出生,你要讓我們少擔心你,負起你做哥哥的責任來。”

    亞撒聽了后眼眶都紅了,為自己一心想立功的念頭感覺到羞愧。

    慕容景打破氣氛圓場道:“好了,先回家吧,亞撒就坐我的車,我送他回家。”

    冷爵梟望著兒子那張愧疚和緊張的小臉,他說了句:“好,讓他坐你的車。”

    林語嫣也知道他們的用心,讓兒子自己好好待會,免得他們當父母的給兒子太多壓力。

    等冷爵梟和林語嫣上車后,慕容景也帶著亞撒去坐車了。

    不出兩分鐘,三輛車一起離開了地下停車場。

    ……

    三天后,白景瑞在樓清寒的醫院里被安排了第一次手術,由東方擎親自操刀。

    林語嫣和冷爵梟都來到了醫院。

    在白景瑞進手術前,林語嫣和冷爵梟都鼓勵了白景瑞。

    而白景瑞也相信東方擎的技術,毫無壓力和擔憂,還反過來安慰他們。

    手術進行到二十分鐘后,冷爵梟因為二叔冷云長的事情暫時離開了醫院。

    他臨走前告訴林語嫣,說二叔冷云長在看守所服毒自殺了,但已經被獄警及時救下了。

    冷祁山打電話給冷爵梟說冷云長想見他們父子。

    冷云長出事后,冷爵梟一直沒有去B市,這次冷云長服毒,讓冷爵梟覺得有必要去見見這位二叔了。

    林語嫣被留在了本市。

    此時,喬伊人和父親喬天行都在手術室門口等著,其實這里是一處休息室。

    林語嫣和龍花龍月都坐在沙發上,還有三小時,手術就該結束了。

    喬伊人看了下手術燈后,她走回到休息室內,一眼望向林語嫣問道:“語嫣,趁著現在沒事,我能和你談談嗎?”

    林語嫣心里有些猶豫,她能夠想象出喬伊人會對她說什么。

    雖然有點排斥,但為了解開喬伊人的心結,也為了白景瑞,林語嫣答應了。

    她使了個眼神給龍花龍月,等龍花龍月一起走出休息室關上門后,喬伊人稍稍安心的坐在了沙發上。

    喬伊人面色冷靜的望著林語嫣這身易容后的打扮,輕聲問道:“語嫣,其實你心里明白,你的存在給很多人都帶來了威脅。”

    普通婦女打扮的林語嫣唇角勾起笑意,承認道:“是啊,我還真想說自己是個紅顏禍水的女人,可要是這么說,好像又感覺有點不要臉。”

    “你確實長得很美,哪怕是東方擎給你整的,但男人都是視覺動物,女人漂亮讓他們喜歡就行了,還在乎是真還是假嗎?”喬伊人語氣平平,卻不難聽出話語里的諷刺意味。

    林語嫣并未生氣,她只是笑了聲后直言道:“伊人,其實你不用把我當成你的假想敵,我和景瑞做了這么多年的朋友,無論將來發生什么事情,我和他還是朋友,不會再有其他,你大可以放寬心。”

    對于林語嫣主動說出了喬伊人的心事,喬伊人也不再兜圈子,她的臉色有些寒了下來:“語嫣,我們相識一場,雖然我算不上你的好朋友,但我還是想對你有個要求,不知道你肯不肯答應我?”

    喬伊人眼中的期盼和隱隱的擔憂令林語嫣垂下眼眸,瞬間陷入了糾結和無奈的思緒中。

    大概過了一分鐘,失去耐心的喬伊人再次開口:“語嫣……”

    林語嫣頓時抬頭迎上喬伊人的目光,她鄭重承諾道:“我答應你!從今往后,如果不是什么生死攸關的事情,我不會再見白景瑞。”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