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00章 相互演戲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00章 相互演戲

    陳嵐的話并沒有讓陳小英覺得尷尬和難堪,她帶著歉意解釋道:“姐姐,這是一場誤會……”

    “誤會?”陳嵐笑的毫無溫度。

    “對!就是一場誤會!姐姐,當時在婚禮現場我沒有第一時間認出你來。你也知道,我們很多年沒有見面了,何況當時我還以為有人蓄意破壞我和宣德的婚禮呢……”

    陳小英頓了頓繼續無奈道:“想必你也知道了,宣德事業做的很大,多少女人盯著總裁太太的位置呢,我也是感覺壓力大。更何況宣德與第一位妻子生的兩個女兒,她們對我們母子三人懷有很大的敵意!一心想把我們母子三人趕出王家,當時我是真把你當成是王佳敏派來破壞婚禮的人了……”

    聽似合情合理的解釋在陳嵐的心中當然是鬼扯,可今天的目的不是為了來找陳小英算賬。

    而是要以吵架目的假裝拉近和陳小英的關系。

    顧影川掃了眼陳嵐,違心道:“大姨,希望你能原諒我媽!我媽帶著我和妹妹回國不容易,我們好不容易找到親生父親了,我們是真的很珍惜這個家。我媽不是有意爭對你的,還希望你見諒。我代媽向你道歉!”

    做戲十足的顧影川甚至對陳嵐彎腰半鞠躬,看起來真誠又有禮貌。

    見哥哥都表態了,顧穎也替母親說了句:“是啊大姨,我和哥哥都很希望你和我媽能夠冰釋前嫌!就算你和我媽沒有血緣關系,但你也是在陳家長大的,而且去世的外公外婆對你也不薄吧?是他們當年把你從孤兒院接出來的,給了你一個完整的家。我想你對外公外婆也是有感情的,不然你今天也不會來祭拜外婆,不是嗎?”

    陳嵐聽了后表情有些微變,瞬間沉默了。

    這時候,林語嫣的陪同也派上作用了,她不動聲色的說了一句:“媽,王太太說的事情,倒也不假,王佳敏確實和他們母子三人有很多的過節。如今王佳敏和她爸都斷絕父女關系了。”

    陳嵐冷聲道:“這跟我有什么關系!我只知道陳小英當年偷走了我的兒子!”

    陳小英一聽大喊冤枉:“哎呦姐姐,這你就更加冤枉我了……當時我把你兒子也就是冷爵梟只是寄養在了冷家,如今冷爵梟可是商界的風云人物,當年要是你自己撫養冷爵梟,還真說不準能培養的這么好!姐姐,我當年也是覺得你一個人太辛苦,一個單身女人怎么能夠承擔得起這么大的責任呢?”

    “如果當年孩子讓你帶大,說不定會讓孩子吃了很多不必要的苦!我知道你對孩子舍不得,我才一狠心替你做了決定……如今你不是也已經找回兒子與冷爵梟相認了嗎?”

    她的話令陳嵐怒從心底質問道:“陳小英!你究竟有什么資格替我做決定?!爵梟是我的兒子!不是你兒子!”

    雖然早知道免不了受到陳嵐的一頓怒罵,陳小英心里還是有些氣憤,但為了減少與陳嵐的敵意,她一直壓著心底的火氣。

    陳小英當場道歉了:“是,我是沒資格,可是姐姐,當年的我也還很年輕,做的一些事情難免也有些沖動。盡管我是出于好意,但還是傷了你的心,如今我也知道錯了,還希望姐姐你能夠原諒我。至少你現在一家團圓了不是嗎?當年的事情你還想一直揪著不放嗎?”

    陳嵐笑的冷冽:“你當然希望我把什么都忘了!可我曾經失去的一切你該怎么彌補我?陳小英,別以為我現在一家團圓了,我就會輕易的原諒你!”

    “姐姐,我不求你馬上原諒我,但至少也給我一個彌補的機會!我是真的很開心你回來了……”

    陳小英虛情假意的話頓時讓陳嵐大笑一聲:“陳小英,這么假的話你也能說得出口?當時我在王宣德書房里的時候,你為什么要說我兒子在二十年前就死了?”

    早已經想好一番托詞的陳小英,在面對陳嵐的再次質問時,她也是不慌不忙的解釋道:“姐姐,我真的很對不起你!我當時那么說也是為了我自己,當時冷爵梟和冷祁山父子都在,我要是把真相說出來,我真怕宣德不會和我結婚了……為了影川和穎穎的未來和前途,我只能做一回自私的母親了!姐姐,如果當時你私下找我來說這件事,而不是在我的婚禮上,我想我不會這樣對你……”

    “陳小英,你可真夠狠的!”陳嵐僵著臉色道。

    “姐姐,我知道我確實做了傷害你的事情,我也沒想要逃避責任,你就給我一次彌補的機會吧……你看看我們現在都是做母親的人了,年紀也都不小了,大半個人生都過去了。而你都是做奶奶的人了!難道我們真的還要活在仇恨中嗎?我多么希望姐姐你能夠和你的家人開心快樂的過好下半生,那么做妹妹的我也就放心了……”

    陳小英甚至說的眼淚都掉下來了。

    陳嵐寒著臉說道:“語嫣,我們走!”

    林語嫣二話沒說挽著陳嵐的手臂離開了。

    今天的戲就演到這。

    過早的‘原諒’太假,她們還需要等陳小英時不時的來幾次虛假的懺悔,才能順其自然的‘原諒’。

    選擇主動出擊就是為了讓陳小英知道她們的想法,這只是第一步。

    陳小英望著她們逐漸遠去的背影,從顧穎手里接過了面巾紙擦了下眼淚,眸色陰沉沉的。

    此時的陳小英哪里還有半分懺悔感。

    顧影川笑的有些嘲諷:“媽,你之前說的沒錯,陳嵐這人看樣子是挺心軟的……”

    “畢竟從小一起長大的,她當年來我們家之后,做什么都是讓著我,她也知道她沒身份沒地位,能夠被我父母收養,她也很知道感恩。盡管后來我和她之間發生了很多事情,哪怕我是奪走了她兒子,可陳嵐終究是心善的人,她不會真的對我怎么樣。她心里最感恩的人是我父親,當年我父親對她確實很不錯……”

    陳小英掃了眼自己的兒子和女兒提醒道:“你們倆都給我記住了!陳嵐這個女人,我們不要去激怒她,她是吃軟不吃硬,等我們隔三差五的去向她道歉,她很快就會原諒我們了。她現在成了冷爵梟的媽,冷祁山對她也不錯,后臺硬了,我們犯不著去得罪她。最好的辦法就是和她保持這種親戚關系,有必要時還能利用她幫我們做事……”

    ……

    走出墓地園林的林語嫣和陳嵐很快就一起上了車。

    等車開出去五分鐘后,林語嫣對陳嵐道:“媽,陳小英這人城府極深,行事作風能屈能伸,只要能達到目的,眼淚也是說來就來,不去演戲真是可惜了。”

    陳嵐面色沉靜道:“哼,她這是鱷魚的眼淚。我們跟她走著瞧!陳小英一定以為我還是當年的那個傻帽,這次我要讓她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做錯了,就再也沒有機會贖罪!”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