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05章 銀龍失蹤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05章 銀龍失蹤

    至于是不是他內心猜測的人,其實冷爵梟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只能說對方的行事作風很像他多年前認識的一位朋友。

    林語嫣也不再猜測了,接下來的時間里就看著冷爵梟將她的賬號繼續練級。

    霸氣的神級玩家冷爵梟將林語嫣剛才僥幸殺掉的高級玩家又連續殺掉了三次。

    玩到后來都感覺沒勁了,冷爵梟離開前說去處理點公事,將空間又留給了老婆和兒子。

    林語嫣和亞撒退出了這款游戲,母子倆又去玩高智商的游戲了。

    他們隨心所欲的玩法卻絲毫感受不到電腦屏幕后的一位高級玩家已經炸了。

    此時在世界另一端的異國他鄉,住在歐洲某小國的鄉野別墅里,有個年輕男人剛剛將電腦屏幕給砸了。

    而坐在他不遠處正在雕刻冰雕的男人抬眸,問的有些漫不經心:"小豬,這次你反應挺大,從來沒見過你這么生氣,怎么了?被人K.O好幾次?"

    殺手粉紅小豬抬眸掃向他,怒道:"他媽的!今天跟我玩的對手是個游戲瘋子!他這叫什么玩游戲,他這就是在故意挑釁我!我剛剛被這孫子屠殺了三次!他好像跟開了外掛似的!"

    "老子不服!我就不信他能一直贏下去!可這孫子跑了不玩了!我非得揪出這孫子!"

    那只拿雕刻刀的手停了下來,叫狐狼的男人眸色一閃:"你不會告訴我你想回國吧?"

    粉紅小豬順手捋了下額前的發絲,笑的有些不以為然:"有何不可?"

    狐狼聲線有點冷:"你我不是都說好了,風信子的事情我們不摻和。"

    "我沒說要摻和!我只是去找那個孫子!找機會再跟他殺幾局一雪前恥!"粉紅小豬已經朝身后的沙發坐下。

    "但我們回去的話,銀手萬一查到我們的動向怎么辦?我都跟他說過了,風信子的事情跟我都沒關系!這次風信子接的任務是個棘手的活兒,她這次有點糊涂,也沒調查清楚冒然就接,她現在肯定腸子都悔青了!"狐狼的語氣倒也沒有什么諷刺之意,就事論事而已。

    粉紅小豬一臉無所謂:"你管她做什么,一個娘們而已,我們五個人就她實力最差,還非得想證明自己,我早跟她說過,女人就該回家做飯生孩子去,當什么殺手……"

    狐狼嘲諷道:"也不知道是誰曾經還追過風信子,可人家看不上你,現在你倒是說風涼話了,你也真是夠'爺們'的。"

    "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別再提她了!狐狼,你到底去不去?你要是不跟我去,我就自己回國,我太想念國內的麻辣火鍋了!"

    粉紅小豬一臉惆悵的表情讓狐狼頓時明了,他說道:"下周四就是你妹妹的忌日,其實你是想回國看她,算起來你已經有三個年頭沒有去她的墓地了。"

    "我知道你和銀手算有點交情,你放心,到時候風信子就算是求我幫忙我也不會摻和她的事情。任務完成不了是她自己的能力問題,名譽受損也是她該承受的!"

    聽到粉紅小豬再次承諾后,狐狼隱隱嘆息一聲:"回國算上我一個,我要是不去,真怕你到時候幫風信子……"

    ……

    到了第二天,亞撒自然是沒有成功約到對方。

    其實也就是他最近認識的一個黑客朋友,大亞撒幾歲,平時也玩游戲。

    亞撒見過對方的頭像,是他喜歡的小姐姐類型。

    當天晚上八點冷爵梟得到消息,陳小英的老公顧真在本市秘密出現。

    冷爵梟帶著穆天和歐陽去抓顧真了。

    顧真要是被抓到了,就能證明陳小英犯了重婚罪。

    顧真沒死,在法律上還是陳小英的老公。

    光這一點,就夠陳小英和王宣德鬧個幾天了。

    同一時刻,樂悠悠約林語嫣在一間高級女子會所做美容。

    等林語嫣到了后才知道,樂悠悠還多約了一個朋友:獨孤九。

    獨孤九很熱情,一見到林語嫣和樂悠悠就打招呼。

    "語嫣,悠悠,不好意思,我晚到了十分鐘。"

    樂悠悠率先說道:"阿九,沒事!我們也才到……"

    五分鐘后,樂悠悠和獨孤九去做美容了,林語嫣現在是孕期就不做美容了,她來了其實也是陪樂悠悠。

    在林語嫣等她們的時候,她一直坐在休息室喝花茶。

    閑著沒事的她刷了會微博,她看到唐文軒和馬雅互相取消了關注。

    還有不少喜歡馬雅的粉絲去唐文軒微博處留言,希望他和馬雅復合。

    看了幾條留言后,正準備退出微博的林語嫣無意看到一則視頻,是一位浪漫男士向他女朋友求婚的場景。

    忽然間,林語嫣被身后背景里的一男一女吸引了注意。

    兩人都戴著帽子和口罩,他們像只是路過,很快就上了不遠處的一輛車。

    林語嫣拿著手機久久不語,眼神甚至有些恍惚。

    剛才戴口罩的那個女人非常熟悉,熟悉到讓她感覺到害怕。

    就算看不清對方的臉,可整體的感覺上看著就像是她死去的妹妹佟瑤!

    此時的林語嫣眼眶泛紅,她想著是不是自己出現了錯覺。

    佟瑤早已經死了,當初在停尸房,她和母親王彩霞一起驗的尸。

    當著法醫的面確認了佟瑤的身份。

    也是她們親手安排的葬禮。

    林語嫣揪心的收起手機,已經有段時間沒去墓地看望佟瑤了。

    對于佟瑤的情感,林語嫣一直很復雜,痛心的同時也伴隨著一些恨意。

    但隨著時間的消逝,她對佟瑤的恨意漸漸散去了。

    只剩下了遺憾和想念。

    就算她和妹妹佟瑤這輩子做不到相信相愛了,但林語嫣還是慶幸在此生有過一個妹妹。

    林語嫣忽然又拿出手機,給弟弟劉光明發了個短信,希望他能夠抽出時間和她一起去墓地看望佟瑤。

    母親王彩霞還在療養院調養身體,為了避免母親傷心,林語嫣就不打算告訴她了。

    半小時后,樂悠悠和獨孤九一起走出了美容師。

    林語嫣揮手向她們打招呼。

    剛要說話,手機響了。

    她對樂悠悠說道:"你們先坐,我接個電話。"

    一看是個陌生電話,林語嫣也接了。

    很快,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語嫣姐!是我,天翼!"

    "天翼,怎么了?有事嗎?"盡管她問的平靜,但心跳卻在加快。

    天翼沉聲道:"語嫣姐,我已經完全肯定!我老板失蹤了!"

    林語嫣驚聲問道:"權銀龍真的失蹤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