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06章 煽風點火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06章 煽風點火

    在手機里林語嫣得知,天翼已經找了權銀龍一段時間。

    可是音信全無,才肯定是出事了。

    林語嫣在電話里告訴天翼,她在這邊也會和冷爵梟派人去尋找。

    她還告訴天翼,隨時保持聯系,有什么消息就互通。

    電話掛了后,獨孤九說了一句:"看來權銀龍也沒有什么朋友,他的下屬都來向你尋求幫助了。"

    林語嫣將手機收起,抬眸看向獨孤九說道:"其實是因為天翼當我是朋友,他和他老板關系又不錯,權銀龍出事,天翼應該告訴我和爵梟,權銀龍也是我們的朋友。"

    "那你們打算怎么找?"獨孤九隨意問了一句。

    "我給慕容景打個電話,也讓他幫忙找找看……"林語嫣開始四處打電話,不敢耽擱,早點讓大家知道,增強找到的可能性。

    等林語嫣打完電話后,三人一起離開了美容院會所。

    剛走到停車場,坐在車里等林語嫣的龍花龍月已經下車了。

    樂悠悠略顯遺憾道:"語嫣,那權銀龍出事,你現在是不是沒心情陪我們去阿九的酒吧了?"

    "那倒不至于,我現在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先等消息。我們既然說好了,就去看看阿九的酒吧,可惜我現在沒法喝酒,只能陪你聊聊天了。"

    獨孤九輕笑道:"你能陪我們聊天就足夠了,語嫣,謝謝你能夠賞臉去我那。你放心,去了后就坐在我辦公室,我們不在吧臺里喝。"

    五分鐘后,她們都上了車。

    不出一小時,林語嫣她們到了獨孤九的酒吧。

    就像獨孤九說的,她們都去了獨孤九的辦公室,說是辦公室,其實更像是私人的小會所。

    格調很高,環境舒適高雅,特別符合獨孤九很講究有品味的氣質。

    龍花龍月都站在門外,她們不想進去。

    林語嫣三人聊了十分鐘后,拿著紅酒的獨孤九站起身去水晶柜子里拿出一個小玻璃瓶。

    玻璃瓶里的液體看起來像大海的顏色,很漂亮。

    樂悠悠好奇問道:"阿九,這是什么呀?"

    獨孤九拿著小玻璃瓶走過來重新落座,她勾唇神秘一笑:"你猜。"

    林語嫣的眼神也在注視瓶身,但不知道要往哪個方向猜。

    "我猜不出來。"樂悠悠坦白道。

    "悠悠,你想不想再和冷思辰有牽扯?"獨孤九云淡風輕的問了一句。

    話音剛落,樂悠悠的表情明顯一僵,她很快回神輕笑一聲:"不想了……"

    獨孤九的眼底帶著絲懷疑:"可上次你還哭著對我說,你依然忘不了他。"

    "哎呀阿九,那天我都喝醉了……"

    林語嫣一聽樂悠悠又在喝醉,她語氣帶著點責備:"悠悠,你胃病還沒好,你怎么又喝酒了?"

    樂悠悠頓時端起茶幾前的花茶,有些心虛道:"語嫣,我沒喝酒啊……你看我這不在喝茶嘛。"

    "你當著我的面喝茶,背著我卻喝酒!你……阿九,你怎么也不勸勸悠悠呢!"林語嫣望向獨孤九的臉色不太好。

    "語嫣,年輕人嘛,失戀了總歸是要醉個幾次,你也別太擔心,就算悠悠醉了,我會負責照顧她送她回家。你這不懷孕了嘛,悠悠就算想找人傾訴也不敢找你,她怕你老公生氣,也因為你懷孕了不能喝酒陪她。"獨孤九舉起酒杯喝了一口。

    眼饞的樂悠悠不自覺的咽下一口口水。

    看著她的舉動,林語嫣意識到樂悠悠有點依賴酒精了。

    這個獨孤九又是開酒吧的,多的是酒。

    想起自己懷孕的身份,林語嫣心中也頗感無奈。

    如果她能夠喝酒,她一定會陪著樂悠悠。

    就像樂悠悠在過去陪著她一樣。

    "悠悠,我有點不舒服,要不我們先走吧。"林語嫣試圖拉走樂悠悠,免得她又找借口喝酒。

    真正的朋友只會關心你的身體健康,不會任由你隨心所欲的糟蹋自己的身體。

    顯然這個新朋友獨孤九,屬于縱容朋友的那一類人。

    樂悠悠一聽心有不甘:"回去太早了,我回去也沒事做……語嫣,你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吧,我就留在這里跟阿九聊天。"

    "聊天?你是不是又想喝酒了?悠悠,借酒消愁愁更愁啊。"

    林語嫣的語重心長并未讓樂悠悠有什么感覺,她只是垂眸回了一句:"我知道,但是我就是想喝酒。語嫣,失戀的人不是你,你不會懂我內心的痛苦。"

    這種話一說,林語嫣也不知道該繼續怎么勸。

    但她也不忍心就此放任樂悠悠。

    "悠悠,其實除了喝酒以外還可以有很多其他的調整方式,喝酒并不是唯一的途徑。"

    林語嫣的勸慰讓獨孤九插話道:"語嫣,悠悠是個成年人,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身為局外人,我和你確實都不能與悠悠感同身受。你還記得悠悠自殺過的事情嗎?讓她獨自待著胡思亂想,還不如讓她喝醉后回去好好睡一覺,哭也好鬧也罷,我都會陪著她。"

    獨孤九的幾句話忽然讓林語嫣心情很復雜。

    這些事情,本來都是她做的。

    不知不覺間,林語嫣感覺自己竟已經無法參與其中了……

    她內心涌起一股失落和傷感,還有自責和愧疚。

    面對獨孤九的話,當事人樂悠悠卻一直微低著頭,并不想更正或者回應獨孤九的話。

    她的沉默更像是默認了。

    眼底泛起一絲酸意,林語嫣望著樂悠悠瞬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她感覺她對樂悠悠的那種額外關心,反倒是樂悠悠所不需要的。

    深深呼出一口氣,樂悠悠對林語嫣的不挽留,讓林語嫣轉眸看向獨孤九直接問道:"阿九,這小玻璃瓶里的藍色液體是什么東西?"

    獨孤九回應道:"這東西會讓任何男人都可以重展雄風,什么意思,你懂的。"

    林語嫣和樂悠悠同時閃過驚訝的眼神,林語嫣率先問道:"難道你想讓悠悠拿著這個東西去找冷思辰復合嗎?"

    "錯!不是復合,只是為了報復。讓悠悠約冷思辰出來,找機會讓他將這藥水喝下去,然后在關鍵時刻,讓悠悠再離開,讓冷思辰嘗嘗被耍的滋味。"

    獨孤九的這種報復計劃令林語嫣蹙眉,她沉著臉沒說話。

    其實她一直在壓制著內心的怒火。

    對于獨孤九的惡作劇行為,林語嫣感覺不恥的同時也覺得極為不妥。

    讓樂悠悠報復自己的前未婚夫有意義嗎?

    繼續和冷思辰糾纏下去,只會讓樂悠悠更痛苦。

    冷思辰又不是沒大腦的男人,他會甘愿被耍?

    "悠悠,她說的這種方式,你是怎么想的?"林語嫣也不想評價獨孤九了,她只想知道樂悠悠的真實意愿。

    一直沒說話的樂悠悠臉色有些怪異,看起來甚至可以說是糾結。

    她遲疑的問出口:"阿九,這瓶藥水真的可以治好男人的隱疾?"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