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07章 故意挑唆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07章 故意挑唆

    當樂悠悠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林語嫣便知道,她心動了。

    林語嫣甚至有些不敢相信,樂悠悠居然真的會有那種心思……

    獨孤九肯定道:"我保證冷思辰拒絕不了你。"

    "悠悠,你不會真想這么對冷思辰吧?"林語嫣語調中帶著懷疑和詫異。

    "我沒有,我只是問問怎么了?"樂悠悠顯然有點不悅。

    這時候,獨孤九的手機響了。

    等她接了后得知,酒吧外面有兩位女顧客鬧事,其中一位非得讓一名調酒師陪酒,那名調酒師性格怪異偏偏不喝酒,只愛調酒。

    那名女顧客聽說已經醉了,純粹就是在耍酒瘋。

    獨孤九握著手機站起身說道:"抱歉,我失陪一會兒,去處理點事情。語嫣,你要是不舒服我送你出酒吧。"

    林語嫣頓時看向樂悠悠,用眼神詢問她是否一起離開。

    "語嫣,你先走吧,我再待會兒。"樂悠悠語氣冰冷,一點沒有離開的意思。

    "那好吧,悠悠,別怪我多嘴,少喝點,身體是你自己的。"多了林語嫣也不再說,免得樂悠悠心煩。

    隨著獨孤九已經走到門口的林語嫣忽然又轉身,迎面撞上樂悠悠的眼睛。

    "悠悠,我知道你還忘不了冷思辰,畢竟你曾經愛過他,但做事還是留點余地,不要做的太絕了。"林語嫣最終還是提醒了她,冷思辰患有隱疾的事情根本不好笑,更不該拿來取樂或者報復。

    因為對方不愛樂悠悠跟她分手了,就想出那種方式去羞辱對方,在林語嫣看來實在太不道德也不仁義。

    面對林語嫣的善意,樂悠悠倒也沒再排斥。

    她只是平靜道:"語嫣,你多慮了,我還不至于對冷思辰真做出這種事情,我再怎么喜歡他,心里也有底線。"

    林語嫣飽含深意的望著她,臨走前沒有再說話直接轉身離開。

    等林語嫣跟著獨孤九穿過一處走廊時,林語嫣一眼望向酒吧大廳,正巧有兩個醉醺醺的女人走了出來。

    她們身后還跟著幾名酒吧里的服務員。

    其中一名走上前向獨孤九匯報情況。

    鬧事的女顧客已經冷靜點了,酒吧里代駕的司機正準備要送她們回家。

    當兩名披頭散發的女顧客抬起頭來時,林語嫣表情微變。

    居然是南宮月和柳菲兒!

    柳菲兒在這里,那么柳中庭呢?

    "哈!月月,你看看,這女人不是林語嫣嗎?"柳菲兒臉頰緋紅,滿嘴酒氣,她和南宮月互相抱著腰,走路有點踉蹌。

    身穿紅底高跟鞋的南宮月將手包舉起,劃過自己額前的發絲,她眼神微瞇,待看清林語嫣的面孔后頓時笑出聲來:"喲,還真是……這世界可真是小,隨便逛個酒吧都能碰到討厭的人!"

    林語嫣面無表情,她對獨孤九說:"阿九,那我先走了,悠悠就拜托你照顧了,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夠勸勸她,喝酒傷身,她的胃病還沒好。"

    "語嫣,我真羨慕悠悠有你這樣的好閨蜜!可惜她在背后對你好像已經有些不滿了……也許是冷思辰的關系吧,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她。"獨孤九精致的妝容下神態自若,笑的燦爛又無害。

    可聽在林語嫣的心里已經有些異樣,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感覺獨孤九對她好像有股敵意。

    不過她也沒再繼續糾結這種直覺,對著身后的龍花龍月道:"我們走吧。"

    還不等她們轉身,南宮月大喊道:"站住!"

    林語嫣側身望著她,眼神有些不解。

    "林語嫣!你真是沒良心!當初我哥冒險去金沙島救你老公,現在他受傷了在家養傷,你居然都不去看他!一個爛水果籃,我哥當寶貝一樣舍不得丟,你這種女人真是害人不淺……"

    當南宮月醉態十足的將這番話說出來后,還是讓獨孤九有些微微挑眉。

    她探究的眼神落在林語嫣身上時,林語嫣并未有半分愧疚和心虛。

    林語嫣直面南宮月的眼神回擊道:"我去看過你哥,是南宮桀自己不愿意見我,那我也沒辦法。當初也是他自己為了彌補錯誤堅持要跟我去金沙島,我對南宮桀問心無愧,如果以后他想找人幫忙,他知道我的聯系方式。"

    "哼,你就是仗著我哥喜歡你,你才有這幅神氣活現的樣子……"南宮月的眼神里滿滿都是對林語嫣的厭惡和鄙夷。

    龍花怒道:"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對我們太太不敬,小心我揍你!"

    "揍我?哈哈哈……你敢嗎?你要是敢揍我,我哥一定不會放過你!你不過就是林語嫣身邊養的一條狗!你有什么了不起!有種過來打我啊……"南宮月開始叫喧。

    看著南宮月這幅囂張欠揍的賤樣,龍花就一肚子氣,拳頭剛捏緊就被林語嫣一個眼神給制止了。

    "龍花,我們不必理會一個喝醉耍酒瘋的女人,這是浪費時間。"林語嫣無心再待下去轉身就走。

    剛走兩步,雙腳因為眼前出現的男人而站在了原地。

    "林小姐,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柳金龍的出現倒也沒讓林語嫣太過吃驚,還正是應驗了南宮月的那句話,世界真是小。

    "你既然來了正好,送她們倆回家吧。"林語嫣掃了他一眼后繼續往前走。

    她一走,柳金龍就攔在她眼前問道:"不會吧,見了面就對我說這些?林小姐,當初你在我媽的生日宴會上騙的我好苦……"

    "柳先生,過去的事情就別提了,我和你非親非故,也沒什么話好說,麻煩你讓一下。"林語嫣說的還算客氣。

    如果柳金龍不識相,她也不介意讓龍花龍月打出一條通道。

    柳金龍看了眼林語嫣身后的龍花龍月,嘴角微勾:"你身后的這兩個女人一看就知道很能打,我這孤身一人勢單力薄的,要打起來還真沒什么勝算……"

    林語嫣眸色平靜道:"所以還請柳先生讓開。"

    "我要是不讓呢?"柳金龍玩味道。

    "不讓的話,我會請你出酒吧。"獨孤九優雅地走了過來。

    她修長的身體往林語嫣身邊一站,給人一種很強勢的壓迫感。

    獨孤九面色慵懶,眼神卻幽暗犀利,讓柳金龍莫名有些局促。

    他笑了聲側身道:"林小姐慢走,改天再去拜訪你。"

    "哥!你對她這么客氣干什么……"柳菲兒不滿道。

    柳金龍掃了眼喝醉酒的妹妹,眼神帶著絲嫌棄:"酒量不好還喝這么多,媽要是知道了又該數落你了,你還是個學生,這么不知分寸!回頭我再教訓你!"

    林語嫣懶得再聽,她帶著龍花龍月走了。

    獨孤九眸色深沉的站在原地,望著林語嫣遠去的背影有些若有所思。

    她今晚的言行舉止居然沒有引起林語嫣的反感。

    至少在表面上,林語嫣還是和她維持著基本的交流。

    哪怕明知道有些故意挑唆她和樂悠悠的關系,可林語嫣依然以禮相待。

    林語嫣挺能忍。

    在獨孤九的心中已經很自然的將林語嫣劃為非善類。

    通過樂悠悠的嘴,讓獨孤九知道了一個核心。

    冷思辰這個男人是樂悠悠和林語嫣之間的一個隔閡。

    就算林語嫣沒有錯,但冷思辰喜歡林語嫣這個事實就是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

    而現在的樂悠悠顯然還在敏感脆弱期。

    獨孤九那英氣十足的眉峰上染上幾分喜色,感覺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

    當林語嫣她們三人走出酒吧時,再次碰到一位熟人。

    "語嫣!你怎么也在酒吧?"南宮桀穿著一身黑色風衣,身后帶著副手蔣濤新。

    "你親自來接你義妹回去?"林語嫣問道。

    南宮桀笑了聲:"看來你見過她了……對,這丫頭不讓人省心,之前喝醉了給我打電話,我怕她不跟我的下屬走,我就自己來帶她回家。"

    林語嫣看向他身后的蔣濤新,轉眸再次看向南宮桀:"說到下屬,南宮桀,我提醒你一句,你的下屬蔣濤新將跟我有三番五次過節的謝丹丹從牢里弄出來,我可以當做沒看見,但如果謝丹丹還想對我使壞,不要怪我不客氣!幫她的人我都不會放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