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09章 像男人手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09章 像男人手

    半小時后,徐浪帶著樂悠悠去了郊區一處廢棄的別墅區。

    這里是違章建筑,已經被劃分為拆遷的區域。

    這大半夜的也沒什么人,樂悠悠被兩個男人架著身體下了車。

    徐浪對開車司機說道:"你在外面等著,我們很快就出來!"

    五分鐘后,徐浪和那兩個男人將樂悠悠帶進了一幢別墅。

    在別墅內,那兩個男人把樂悠悠仍在了一塊舊床墊上。

    徐浪嘴里叼著煙:"把媚藥給她灌下去!"

    兩男人照辦了,一個掰開樂悠悠的嘴,另一個在灌藥水。

    "喝了這玩意兒,良家婦女都會變成蕩婦……呵呵呵,待會我先上,上完再輪到你們!"徐浪一臉淫笑道。

    其中一個男人掃了眼樂悠悠的身材和漂亮的臉蛋,滿意道:"徐先生,你可真大方,那待會我們就不客氣了……"

    "徐先生,萬一她待會認出我們怎么辦?"另一個男人有些擔心。

    徐浪伸出手指夾著香煙,吐出一口煙圈:"盡管放心!這藥水是我的私藏,市面上一般弄不到,我保證她在十小時內意識不會清楚,就算睜著眼睛看著我們叫春也認不出我們……待會你們拍攝的時候記得找好角度,這娘們身材不賴,到時候我們賣個無碼超清版,也能賺上一筆……"

    "要不直接開著直播間?先請個小網紅預熱下氣氛,然后等那些網民都點進來看了,直接收費……"一男人建議道。

    "不用這么麻煩!而且人知道多了也不安全,我們回頭就將視頻賣給小網站,一次性買斷就行了!對了……你們誰去車的后備箱里把那些器具和衣服拿出來,待會給她換上。"徐浪眸色深沉的來回掃蕩著樂悠悠的身材,嗓子眼里早已經燥熱難耐。

    一男人點頭轉身出去了。

    在等那男人的期間,徐浪和屋里的男人在研究錄視頻的相機,商量著待會怎么找角度拍攝。

    雖然是第一次拍這種A片,但至少也看過很多,可這次他們會成為視頻里的男主角,想想都覺得熱血沸騰和超級刺激。

    正當徐浪色瞇瞇朝著樂悠悠走過去想摸她的時候,虛掩著的門突然被人一腳大力地踢開!

    還沒等看清來人是誰,電燈忽然就滅了。

    徐浪和拿相機的男人就被人揍翻在地!

    "他媽的!你們誰啊……"

    徐浪剛吼了一聲,緊接著又被人揍了一拳。

    屋內黑暗幾乎看不清人影,但揍他們的人卻仿佛有夜視眼,每一拳每一腳都是這么精準。

    兩人早已經被沖進來的人揍得哀嚎連連。

    此時,戴著夜視眼睛的獨孤九,看準徐浪之前骨折還沒好的手臂就是陰狠的一腳!

    十公分的高跟鞋鞋跟已經插進了他的小臂血肉內,徐浪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

    獨孤九絲毫沒有心軟和猶豫,對準著他的手臂用腳使勁的碾壓,徐浪痛的直接昏死了過去。

    另外一個男人也已經被沖進屋的男人揍得不省人事。

    "阿九!夠了!別鬧出人命了……"說話的花海彬已經將電燈又重新打開了,他隨手摘下了夜視鏡。

    他掃了眼躺在地上的徐浪,手臂周圍一灘血跡,臉上也血淋淋的,鼻血橫流,估計鼻梁又被打斷了,那骨折的手臂是徹底廢了……

    獨孤九現在的表情極其可怕,完全不像平時的那股優雅和慵懶,眼底一層殺氣和陰狠。

    就在半個多小時前,他車開出去沒多久就看到樂悠悠的鑰匙包賴在了副駕駛位上。

    他很快將車開回,發現樂悠悠所住的公寓里電梯壞了,她就直接爬樓梯了。

    但還沒到十層,她在五層樓的樓道里看到樂悠悠的隨身包,里面的化妝品散了一地,錢包已經沒了。

    獨孤九立刻猜到樂悠悠可能遭到了不測,她馬上去小區的保安處調取監控。

    兩位值班的保安今晚恰巧在偷喝酒,后來兩人干脆玩起了橋牌。

    樂悠悠被兩男人架出公寓樓的時候,樓道里的監控雖然記錄下來了,但沒人看到。

    獨孤九讓保安再調取了徐浪那輛黑車的車牌號,她當時沒猶豫直接將電話打給了花海彬。

    花海彬查到后,將徐浪的車和手機快速定位,兩人在不同方向出發去追徐浪的車。

    兩輛超跑在救人的關鍵時刻發揮了最快的效率!

    兩人同時到了這處廢棄別墅區,在看到黑色SUV后,很快制定了營救方案。

    在樂悠悠被迫害之前,成功將罪惡制止。

    "阿九,這些人你想怎么處理?"花海彬見她沒說話主動問道。

    獨孤九眸色陰沉:"你留在這里善后,報警處理!我先把樂悠悠送醫院去!"

    花海彬在這節骨眼上也沒婆媽,直言道:"行!這里交給我了,你先走吧……"

    雖然心里也想跟著她去醫院,但他知道得先把事情給辦妥了。

    很快,獨孤九抱起樂悠悠行色匆匆的離開了。

    留下善后的花海彬心情很是愉悅,獨孤九的突然出現給了他太大的驚喜。

    哪怕到了現在,他都感覺自己好像在做夢。

    但看到地上昏死過去的兩個人渣,他又完全相信了事實。

    獨孤九在剛才確實和他一起教訓了這兩個混蛋。

    多少年沒有過這種默契了……

    他甚是懷念。

    ……

    三小時后,樂悠悠在樓清寒的醫院里醒了過來。

    論醫生資質,獨孤九也愿意相信樓清寒是最好的。

    畢竟樓清寒是冷爵梟的朋友,樂悠悠又是林語嫣的閨蜜,樓清寒會第一時間趕到救治樂悠悠。

    又洗胃又輸液的,樂悠悠也是被折騰的夠嗆。

    她醒來的第一眼就看到一臉疲憊擔憂的獨孤九。

    "阿九……"

    樂悠悠虛弱和混沌的眼神讓她看起來就像一朵枯萎的花,獨孤九一手握住她的掌心解釋道:"你放心,你什么事情也沒有,我和花海彬趕到的及時,抓你的那幾個混蛋我已經讓花海彬報警處理了。"

    獨孤九的話讓樂悠悠腦中竄起的恐怖念頭瞬間打消了。

    不省人事的她就怕之后發生了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阿九,你是怎么發現我出事的?"樂悠悠無力的勾起一絲笑意,此時的獨孤九在她的眼中美極了,美的發光。

    獨孤九是她的救星。

    面對樂悠悠眼中的疑問和好奇,獨孤九的臉色總算有了絲暖意,她從衣服兜里拿出樂悠悠的鑰匙包。

    "你把鑰匙包賴我車里了,我回頭就去找你了。"

    獨孤九那聽似稀疏平常的話,不知為何突然讓樂悠悠濕了眼眶流出了眼淚,她感激道:"謝謝你阿九……"

    "別跟我說謝字了,我們不是好朋友嗎?"獨孤九理所當然道。

    樂悠悠使勁握住了她的手,感受到獨孤九那只大手的溫暖,她含淚輕笑道:"阿九,你的手好大,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的手像男人手?"

    她這一問,獨孤九的臉色微僵,那只握住樂悠悠的大手瞬間抽回。

    獨孤九的異樣讓樂悠悠瞬間感到內疚:"對不起,我只是開玩笑……希望你別介意。"

    此刻的獨孤九已經站起身,她走向窗前望著天色漸亮的天空,眼底一片復雜,心情也有了波動。

    他背對著樂悠悠站在原地足足站了五分鐘。

    樂悠悠早已經在內心自責,怪自己說話沒輕沒重,沒有哪個女人會喜歡聽到自己身體的某一部分像男人。

    "阿九,我真的很抱歉,是我說錯話了……"

    不等樂悠悠說完,獨孤九慢慢轉身望向樂悠悠忐忑緊張的眼神。

    她面色如常道:"悠悠,你不必自責,你說的沒錯。我的手確實像男人手,因為曾經的我就是一個男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