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10章 墓地燒經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10章 墓地燒經

    獨孤九最后一句話的信息量太大,樂悠悠有恍惚的錯楞。

    遲疑了幾秒后,她問道:"阿九,你說你曾經是男人,這是什么意思?"

    一時間,她還沒法往變性那邊去想。

    而此時的獨孤九卻不想再回答了,他想問樂悠悠中午吃點什么掠過這個話題。

    還沒等問出口,病房里推門走進一個男人,正是冷思辰。

    樂悠悠望向他的時候明顯有絲驚愕。

    察覺到她眼中的不悅和排斥時,獨孤九開口道:"是我通知他來的,你這次出事其實跟他也有一定的關系,這次派人抓走你的幕后主使者是徐浪。花海彬在警局聽到了徐浪的供詞,徐浪是為了報復冷思辰才間接報復你。"

    "可我不想看到他。"樂悠悠心里在賭氣,她現在這幅狼狽的樣子不想讓冷思辰看到。

    然而獨孤九卻說道:"別騙自己了,冷思辰現在就在這,有什么話你就和他說,你若是想徹底從這段感情里走出來,心里那些還沒說出來的話需要有個交代。讓冷思辰照顧你幾天吧。"

    不等樂悠悠拒絕,冷思辰接著說道:"悠悠,給我個機會照顧你,只要你不排斥我,我們依然是朋友。"

    冷思辰的話讓她扭過了頭,給他一個背影不再說話。

    在獨孤九離開病房前,冷思辰給了獨孤九一個感謝的眼神。

    "悠悠是我的好朋友,我希望她過得好。雖然兩個人的感情一旦破裂總有一方要受傷,但我希望你可以更妥善的處理好你和悠悠的關系。"

    "不要讓自己在多年以后去后悔,被愛是一種奢侈的幸福,對于一個曾經甚至到現在還深愛你的女人,無情冷漠的分手方式并不能讓對方減低被傷害的程度。"

    此刻的獨孤九哪里還是當時挑唆樂悠悠和林語嫣關系的人。

    獨孤九面色如常,語氣平淡卻鏗鏘有力。

    她渾身透出來的氣場甚至讓冷思辰有些刮目相看,明明是個女人,行事卻有種強勢和深沉的大男人作風。

    冷思辰本不喜歡被人說教灌雞湯,但想到樂悠悠差點被徐浪這人渣給害了,他忍下了心中那種憋屈和自傲。

    "我會處理好我和悠悠的關系。這次謝謝你和花海彬救了悠悠,是我沒有把徐浪的問題處理好,徐浪這件事我會徹底解決。"冷思辰眼神肯定且真誠。

    獨孤九注視著他的眼睛足足十秒鐘,直到冷思辰都感覺有些發毛后,獨孤九才回眸離開了病房。

    五分鐘后,樂悠悠依然沒有主動說話,內心愧疚的冷思辰站在原地也沒有說話。

    病房里的氣氛越來越僵,心情壓抑且復雜的樂悠悠說了句:"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照顧,徐浪的事情我也沒有怪過你,我不會把罪責推到你身上,我反正也沒事,阿九及時救了我,你也無需自責了……"

    冷斯辰忽然打斷道:"到了現在你還要為我著想?悠悠,你明明有正當的理由可以罵我!你這次出事確實跟我有關系,我也感到內疚和抱歉,我想不到徐浪會變成這個樣子……"

    樂悠悠轉過身看著他:"我說了我不怪你,徐浪這次被抓,他肯定更加對你懷恨在心,你真要想辦法讓他在監獄里待個十年八年,如果可能的話,最好一輩子都別放出來!如果你再給他翻身的機會,他一定還會來報復你,他就是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一番話說的冷思辰忽然紅了眼眶,他微微側身回避她的眼神。

    這個讓他重傷了兩次的可憐女人,即使分手了還在擔心他的安危,讓他更加心生愧疚。

    他垂眸說道:"我知道,我會處理好他的事情……"

    "這……獨孤九是什么來歷?聽她在電話里說是我大哥過去的故友?"

    "是,語嫣也認識她。"

    樂悠悠又補充了一句:"我出事的事情不要告訴語嫣了,她現在有孕在身,我不想她的情緒老是有很大的波動。這段時間,我們倆的事情都影響到了別人,是我情緒無法自控,我有錯。我希望以后我們能夠和平相處,沒事的話就不要再見面了……"

    她的語氣平靜而又穩定,冷思辰都有點不敢相信她的快速轉變。

    樂悠悠說這番話的時候,甚至一絲哽咽都不再有,好像真的也將感情放下了。

    冷思辰輕聲問道:"這真的是你的心里話?"

    還是故作瀟灑呢?

    "這是我的心里話,人總要自己學會成長,總要面對現實,哪怕不想面對。過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提了,以后我們各自安好就是晴天。"樂悠悠說的依舊波瀾不驚。

    冷思辰都開始佩服起她的堅強了,剛剛出事不久,心態卻如此沉穩,好像如今的樂悠悠有了質的改變。

    樂悠悠望著沉默的他繼續道:"你真的不用照顧我,我知道忘掉你和走出我們曾經的那段感情我還需要點時間,所以希望你對我也有點耐心,我一定會忘掉你。"

    不知為何,當她如此果斷平淡的說出要忘掉他的時候,冷思辰心里也有一瞬間的心痛。

    雖然過去的他是真的希望她能夠忘掉他,盡快走出傷痛。

    可當親耳聽到后,沒想到在內心也是復雜矛盾的。

    但冷思辰沒有說出這種感受,他頷首道:"好,讓我幫助你一起忘掉我。還有什么需要能讓我為你做的?"

    樂悠悠沉默了,她陷入了沉思。

    半響后,她說了句:"等我出院后,我們找個時間去我們第一次過夜的酒店住一晚上,算是正式的分手吧。"

    冷思辰望著她認真而又飄忽的眼神,過了幾秒,他道:"好。"

    就算只是個儀式,他愿意成全她。

    ……

    兩天后,林語嫣和弟弟劉光明一起去墓地看望了佟瑤。

    姐弟倆給佟瑤燒了些往生咒的經文,希望佟瑤能夠投個好胎。

    劉光明邊燒邊問:"姐,這往生咒有用嗎?"

    林語嫣站在一邊,看著燃燒中的經文嘆息道:"誰知道呢,自從上次我看到像佟瑤的身影后,連續兩個晚上夢到她,我讓龍花去問了寺廟里的主持后才知道當初為佟瑤下葬時,我們忘了燒往生咒,主持說佟瑤等不及了,沒有這往生咒她沒法投胎做人,才會給我來托夢……"

    "有這么玄乎嗎?會不會是那主持騙人呢?我偶爾也會夢到佟瑤,我覺得也算正常吧。"

    林語嫣的理由讓劉光明不太確信,不過行動上還是在虔誠的燒著往生咒。

    龍花龍月都等在墓地的不遠處。

    林語嫣蹲下已經不太方便,就讓弟弟劉光明代勞燒經文了。

    半小時后,林語嫣和劉光明離開了墓地。

    他們走后不久,墓地遠處的那片灌木叢里走出兩個女人。

    全部戴著帽子和墨鏡,臉上的口罩更是讓她們倆看起來像兩個在化療的病人。

    這兩個人就是佟瑤和森小莫。

    望著佟瑤的墓地,森小莫問了一句:"看到自己的墓地有什么感覺?"

    "躺在里面的人不該是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