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13章 設下圈套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13章 設下圈套

    一小時后,事先約好的陳小英和陳嵐來到了林語嫣所在的港式茶餐廳。

    她們都沒有帶其他人,等她們進入包間后,林語嫣戴上耳塞開始監聽。

    可過了半小時,林語嫣也沒有聽到有利的證詞。

    陳小英比她想象中要狡猾。

    五分鐘后,林語嫣摘下了耳機,她給冷爵梟打了電話。

    手機那頭接通后,冷爵梟剛一說話,林語嫣便說道:"爵梟,媽這邊不順利,看來我們只能實行B計劃委屈媽了……"

    得到冷爵梟的同意后,林語嫣立刻掛了電話對龍花道:"通知龍月,等陳小英和我婆婆走出餐廳后就行動!"

    ……

    兩小時后,陳嵐和陳小英被人帶到了一處郊區,這里是動物園。

    因為上次老虎圍欄出現老化損壞后,老虎沖出圍欄差點咬死了人。

    動物園目前處在修繕整頓期間。

    那只老虎也沒有被槍決,只是被單獨關在了一處牢籠。

    當陳嵐和陳小英被人解下眼罩后,陳小英看到了不遠處牢籠里的老虎,她驚得失語。

    陳嵐因為事先知道并不害怕,但為了騙過陳小英,陳嵐也裝作很膽小。

    "你們是誰?為什么要抓我們?"陳嵐率先問道,她此刻的雙手雙腳都被綁住了。

    她們面前站著的四個黑衣男人都不說話,臉上戴著黑色的面罩,只露出了眼睛和嘴的部位。

    陳小英迫使自己冷靜下來,她環顧了四周后,才意識到她們深陷一處動物園。

    她不免想起上星期的新聞,說郊區的動物園因為老虎差點傷人事件使得動物園處在關閉狀態。

    "姐,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陳小英下意識想到很可能對方是沖著陳嵐來的,而她只是順帶被牽連。

    陳嵐看了她一眼,不屑道:"我能得罪什么人!倒是你,你壞事做了這么多,是不是哪個仇家盯上你了?"

    陳小英一聽陳嵐這語氣還是老樣子,她失去耐心道:"姐,你說我給你打了那么多次電話,不知道歉了多少回,我想你心里就算再怎么討厭我是不是也該消氣了?今天我約你來餐廳吃飯,你不也來了?難道你還沒原諒我?"

    "原諒你?!陳小英你真是癡人說夢!我要是原諒你這種人,那我就豬狗不如了!"陳嵐怒懟道。

    還不等陳小英回話,其中一位黑衣人怒斥道:"吵什么吵!都給我閉嘴!"

    這一吼,陳嵐和陳小英都暫時沉默了。

    五分鐘后,墻上的一面液晶顯示屏忽然亮了。

    很快屏幕里出現了一個男人。

    他坐在沙發上眸色陰沉,臉上有傷還包著紗布。

    陳嵐驚異道:"黃甫少華……"

    她這一說話,陳小英也認出了那男人的身份。

    其實屏幕里的'皇甫少華'是歐陽所扮演,他臉上貼了仿真皮的易容面具,再加上姜老師高超的化妝術,將歐陽活生生變成了'皇甫少華'的樣子。

    而皇甫少華在第一次被全球通緝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冷爵梟的仇人。

    就連陳小英也知道的很清楚。

    曾經還慶幸冷爵梟的敵人多,可現在她不這么樂觀了。

    顯然她已經被當成了可報復威脅的對象之一。

    "皇甫少華,如果你想要報仇就去找冷爵梟,抓我們這些老年人算什么男人!"陳小英試圖自救。

    歐陽用了變聲器,讓自己的原聲改變成了皇甫少華的嗓音。

    他冷笑道:"老年人?你們一個是冷爵梟的媽,一個是他的小姨,你們都是他的家人,多抓一個人我就多一份勝算!"

    陳嵐道:"你如果想要錢,你直接說好了,不必拐彎抹角!"

    "我不要錢!我要的是冷爵梟的命!"歐陽說完后就拿出手機打電話給冷爵梟。

    就像事先設定好的那樣,冷爵梟不相信,拒絕拿自己來換人。

    掛斷后,歐陽故意氣的將手機摔爛。

    他和冷爵梟的對話全讓陳嵐和陳小英聽到了。

    陳小英譏諷道:"老姐姐,看來你兒子對你也沒什么真感情!他不肯冒危險來救你!你們這一家人在這種關鍵時刻算是測出虛假來了……"

    "陳小英你憑什么笑我?如果不是你當年奪走我兒子,他現在也不會和我這么疏離……說到底,他眼中只有他老婆和兒子!"陳嵐在說這話時,心里很愧疚,在心里默念:語嫣,你可別當真啊,媽這么說只是在演戲……

    陳小英冷笑幾聲后對歐陽提出了談判條件。

    "皇甫少華,我想跟你做一筆交易。"

    歐陽假意冷笑:"你有什么資格跟我談交易!你是冷爵梟的小姨,你們都是一家人,你們家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來人!把陳小英的兩只耳朵先割下來寄給冷爵梟,你們給他帶話,說他要是不肯按照我的條件來贖人,下一個輪到切手指的就是他媽陳嵐!"

    屏幕里的歐陽下的命令立刻讓黑衣人去執行了。

    陳小英后脊背很快濕了一片,驚詫的不敢相信。

    可當她看到黑衣人從腰間抽出一把尖刀時,陳小英頓時嚇得腿軟……

    尖刀在靠近她耳朵的兩公分處,陳小英毫無形象的大聲尖叫和喊救命。

    她嘴里不斷嚷嚷著:"別割我耳朵!我和冷爵梟一家人毫無關系!我不是他小姨!我和陳嵐根本沒有血緣關系……"

    歐陽假裝來了興趣,他手一揮:"等等!先別割她耳朵!"

    陳小英見自己有了轉機,心口頓時松了一口氣。

    但歐陽卻不讓她有喘息的機會,他寒聲問道:"你說你和陳嵐沒有血緣關系,看來傳聞是真的……那你和陳嵐看起來感情不錯,你當年不是和冷祁山還有過一段情嗎?"

    此時的陳小英早已經卸下了心理防線,在這種生死攸關的情況下,她再也無心去維系著虛假的親情。

    她直言道:"我和陳嵐哪有什么感情!她不過就是當年我們陳家養的一條狗,收養她也不過就是因為我小時候生病為了沖喜!"

    陳小英的話令陳嵐眸色微閃,像是受到了什么打擊。

    見陳嵐面色發白,陳小英趁機說道:"陳嵐!你別怪我說話難聽,事實就是事實,當年你在陳家的地位都不如一個傭人!也就我父親看你可憐還善待你幾分,其實我和我媽早就想把你趕出陳家了!"

    "陳小英,你終于肯說話了!所以你一直恨我才把我兒子奪走?"陳嵐試探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