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18章 佟瑤再現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18章 佟瑤再現

    盧葦感受到王彩霞眼中明顯的嫌棄后,她倒也沒有生氣,換做是任何一位母親知道自己兒子喜歡那種不潔身自愛的女人后,恐怕都會唾棄那個女人。

    為了自證清白,盧葦坦白道:"阿姨,其實這件事是我騙了光明。除了他,我身邊再也沒有別的男人。我之所以欺騙光明是因為這孩子是意外得來的,我沒想過在這個階段要孩子,更何況我和光明只是普通朋友關系,如果我因為孩子就讓光明負責,以后我們即便是結婚了也不會快樂的……"

    劉光明激動打斷道:"你說什么?你是騙我的?這孩子就是我的對不對?!"

    他臉上的欣喜和興奮是那么明顯,林語嫣和王彩霞都看明白了,看來劉光明是真的喜歡盧葦。

    而盧葦卻沒有這種男女之情,即便是兩人酒后亂性發生了關系,可她還不會因為懷孕的關系就隨便的結婚。

    王彩霞倒也沒有什么封建思想,她也明白當下年輕人會發生這種不負責任的事情也并不稀奇。

    她盯著兒子眼中那種迫切想當爸爸的眼神有點無奈,為了兒子,她愿意試試看。

    "盧小姐,你看我兒子也很真心實意,他愿意承擔起當父親的責任,你能不能試著給光明一個機會?我兒子也到了合適的結婚年齡,他還是第一次這么喜歡一個女孩子,以前在英國時,他也沒有隨便找姑娘談戀愛,光明是個不錯的孩子。"王彩霞的幾句話算是很客氣了。

    算不上卑微,但身為劉光明的母親也已經很真誠了。

    林語嫣也適時插話道:"盧小姐,身為光明的姐姐,我比較開明,我不會努力勸說你們在一起。但你現在既然有了身孕,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好好的為孩子想一想。但如果你真的是一點也不喜歡光明,那你完全有權利選擇怎么做。"

    "雖然你是意外懷孕,但怎么說也是一個小生命。我現在有孕在身,也許會格外有感觸,我是真的希望你在做重大決定前能夠三思而后行,避免將來后悔。別的話,我就不多說了。"

    她轉眸看向劉光明囑咐道:"光明,你再怎么喜歡一個女孩子,也不要去糾纏對方,也不要去強迫別人做決定。如果對方不喜歡你,你要接受這個現實。你年紀也不小了,要有做男人的氣度和胸襟。"

    這番話聽則像是對劉光明單獨說的,可何嘗又不是說給盧葦聽的。

    林語嫣在得知自己弟弟這么沒尊嚴的糾纏對方時,心里報以理解的同時也覺得無奈,感情這種事情,最好自然是兩情相悅,強迫的多半不會幸福。

    因為她自己成了個例,所以也不想對弟弟太過苛刻。

    但同樣身為女性,如果盧葦真是受到了她弟弟的騷擾,林語嫣也不會不管。

    感情可以無疾而終,但千萬別做死纏爛打的渣男。

    劉光明似乎是聽懂的姐姐的言外之意,他低頭道歉了:"姐,對不起,我讓你和媽擔心了。"

    王彩霞望著懂事的兒子也不再多言。

    "盧葦,這樣吧,我給你一星期的時間好好考慮,不管結果如何,一星期后你告訴我答案,我都會接受的。如果你真的不喜歡我,以后我不會再來糾纏你了。"劉光明此刻的冷靜讓林語嫣頗為欣賞,適當的退讓何嘗不是一種更有效的進攻。

    如果盧葦對劉光明沒有一點點的喜歡,那天晚上也不會酒后亂性了。

    林語嫣完全相信一點,她弟弟劉光明絕對不會趁著盧葦喝醉酒故意趁機占她便宜。

    只能說明,盧葦當時也是默認和劉光明發生了關系。

    那事情的轉機還是有的。

    不管結果怎么樣,林語嫣還是愿意幫弟弟一把。

    盧葦見林語嫣和王彩霞都比她想象中要好相處,心中也不再是豎起倒刺的一味排斥。

    她妥協道:"阿姨和冷太太的話我都聽進去了,我答應你們會好好考慮,我也會給光明一個最終的答案。"

    懷孕這件事很直接,要么生下來要么就去打胎選擇不生。

    不管會不會和劉光明結婚,但如果劉光明和盧葦之間有個孩子,這一生就有了紐帶和橋梁,至少他們永遠會是孩子的父母。

    也難保有一天,他們不會因此而結婚。

    十分鐘后,劉光明送盧葦離開了商場。

    林語嫣和王彩霞還有龍花龍月也離開了。

    當她們走出商場時,被對面商場大屏幕上的一個整形機構的廣告給震驚了!

    王彩霞甚至激動的捂嘴,她被廣告里的代言人給嚇的當場哭了出來……

    林語嫣揉了揉眼睛還以為自己的眼睛出現了幻覺!

    身后的龍花龍月也驚呆了。

    那大屏幕里的大美女不正是已經去世的佟瑤嗎?

    "語嫣!你快告訴媽,媽的眼睛是不是有問題……她、她真的是瑤瑤嗎?"王彩霞死死盯著大屏幕,眼睛一眨不眨。

    直到整形廣告已經播放完畢,王彩霞才轉頭看向林語嫣,她激動抓著林語嫣的手臂急問道:"語嫣!你看到了嗎?她是瑤瑤嗎?是不是?她究竟是不是瑤瑤……"

    王彩霞淚如雨下,看到和女兒佟瑤一樣的面孔后,大腦一片空白仿佛置身夢境。

    林語嫣漸漸回神,她望著淚流滿面心痛到嘴唇顫抖的王彩霞,嗓子眼里如鯁在喉,心里即使很不忍心,但還是不想給母親制造幻想。

    她輕聲道:"媽,這是一個整形機構的廣告,這個女人只是被整容成了佟瑤的樣子。你還記得馬雅這個女明星嗎?就是東方擎的妹妹,我就是整容成了她妹妹東方晴的樣子,同時也和馬雅擁有一樣的容貌。現在的整形技術很高超……"

    林語嫣傷感道:"佟瑤的葬禮是我們親手操辦的,當初也是我們在驗尸房……"

    "別說了!什么都別說了……"王彩霞掩面而泣,她腳步匆忙獨自一人快速往停車位的方向走去。

    "媽……"更多的話再也說不出來,林語嫣心里難受的呼吸都帶著痛。

    她這輩子,因為佟瑤的死,感覺最對不起的就是自己的父母,尤其是母親王彩霞。

    林語嫣站在原地怎么也邁不動腳步,她對身邊的龍花說道:"龍花,你開車先送我媽回去。我估計她現在不是很想看到我,有什么事情你隨時給我打電話。"

    就算王彩霞沒有再因為佟瑤的事情責怪過林語嫣,但林語嫣心里明白,王彩霞的內心深處還是對她有怨恨的,只不過隨著時間給隱藏起來了。

    龍花頷首離開。

    龍月已經拿出紙巾遞給了林語嫣。

    沒有知覺的林語嫣其實早已經兩行清淚,她接過紙巾擦了擦說道:"龍月,回頭你去查查看,是什么人非要整容成佟瑤的容貌!對方是無意之舉還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再去調查那家整形機構。"

    "太太,我知道了。其實即使你不說,我也想去調查這件事!"龍月心里也充滿了不安的疑問,就怕又是什么居心叵測的人想利用佟瑤這件事作妖!

    ……

    到了晚上十點,林語嫣和冷爵梟正準備睡覺了。

    冷爵梟剛將林語嫣摟進懷里親吻,臥室的門外就有人來敲門。

    "媽媽!爸爸!你們睡了嗎?"

    門外的是兒子亞撒,冷爵梟的表情有點不悅:"這小子還真會挑時候!"

    林語嫣輕輕一推他:"別生氣了,說不定兒子有急事找我們……你快去開門。"

    不情愿的冷爵梟用手指示意下自己的性感薄唇,林語嫣無奈的傾身向前去親他。

    他摟著她不愿放手,在林語嫣被吻的快喘不上氣來時,冷爵梟舔了下她的嘴唇后才意猶未盡的起身去開門了。

    "他最好是真的有什么急事。"冷爵梟的語氣依舊是冷冷的。

    林語嫣沒好氣道:"你這親爹真是越來越不待見自己的兒子了,說的好像亞撒是我嫁過來的拖油瓶。"

    沒多久,門就開了。

    亞撒一看到冷爵梟就興奮道:"爸爸!我找到權銀龍叔叔所在的位置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