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24章 莫名帶走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24章 莫名帶走

    半小時后,簡單喬裝成村民的天翼臉上蒙了塊布,穿著偷來的民族服飾混進了觀禮隊伍中。

    他時不時在查看觀禮中的人,想試圖找出林語嫣他們。

    去往復返找不到天翼的冷爵梟和慕容靜正在發愁,當天翼來回掃蕩的眼神中,他成功和冷爵梟的視線撞在一起。

    冷爵梟此刻的裝扮正是天翼見過的,他們之前有過互動,萬一身份暴露,會再使用新的易容身份,天翼一眼就認出了老頭妝的冷爵梟。

    天翼用眼神示意,冷爵梟和慕容景秒懂。

    不出三分鐘,他們在一處木屋背后的大樹旁相見。

    相互說了最新的消息后,冷爵梟當即做出了決定:"慕容景,找神婆的事情就交給你了!不管權銀龍身上的蟲蠱是真是假,我們先抓走神婆再說。孔麒麟已經在半道劫走了權銀龍,他們將新郎隊伍的人都用麻醉針打暈了,新郎隊伍遲遲不出現,我相信格桑和曼英很快會去找新郎隊伍,給我們的時間不多,必須速戰速決!"

    "語嫣姐呢?"天翼問道。

    冷爵梟回了句:"她混進了給新娘梳頭的老年隊伍,等她見到了金沙也會給她來一針,讓金沙睡上幾小時。"

    不出半分鐘,冷爵梟他們各自出發了。

    因為今天是婚禮,所以為了吉利,格桑的人都收起了獵槍改為佩戴彎刀。

    在慕容景尋找神婆的時候,冷爵梟和天翼趁機去了寨子里的武器房,將看守獵槍的人打暈后藏進了桌子底下,還將里面的獵槍全部丟進了附近的一間露天茅坑。

    看著上百把的獵槍全部沉浸在了屎坑中,冷爵梟不由自嘲道:"天翼,回頭真要叫你老板賠我幾個億,我的心靈受到了創傷……"

    "冷總,何止是你受到了創傷!我也要我老板賠償我的精神損失費!拉美實在是太丑了……"天翼想起來讓拉美坐了他的大腿,后脊背依舊感覺涼嗖嗖的不寒而栗。

    這犧牲也是相當的大!

    ……

    二十分鐘后,當慕容景成功找到神婆時,林語嫣也正好輪到給金沙梳頭。

    這些寨子里平均年齡在六十歲以上,兒女雙全又老公健在的老年婦女才有資格給金沙梳頭。

    為了帶給金沙福氣和好運。

    林語嫣的老年易容妝很得體,她利用了民宿老板母親的容貌,順利混進了婚房。

    當她拿著梳子要給金沙梳頭時,手指上的那顆金戒子里藏了暗針,上面已經擦上了高濃度的麻藥,一旦扎進血肉里立即見效。

    至于等金沙忽然暈倒時,林語嫣也早已經想好了對策,可以大喊一聲說新浪因為衣服勒得太緊暫時昏厥了,趁著大家都幫新娘松開衣服時,她就趁亂逃走。

    一切看似都這么的順其自然,可偏偏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

    還不等林語嫣將梳子碰到金沙的發髻上,婚房里突然沖進來幾個男人,看起來都是寨子里的人,他們臉上都蒙著布條。

    為首的男人戴著獠牙面具完全看不清真容,他手一揮就讓身后的男人動手了。

    金沙嚇得大叫,屋里的那些老太太們全部縮在角落里不敢動。

    幾個男人很快將金沙拖出了婚房,她嘴里被塞上了布,讓她再也發不了聲音。

    林語嫣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的有點反應遲鈍,等她回神時,金沙早已經被帶下樓去了。

    這些男人的出現,林語嫣認定不是他們自己人。

    看來事情變得越來越復雜,婚禮上混進了其他人,不管目的是什么,也跟他們沒關系了。

    林語嫣也及時下樓了。

    剛走到一樓的走廊上轉了個彎,林語嫣就被一個高大的男人擋住了去路。

    她一抬頭就看到男人臉上的獠牙面具。

    是他!

    抓走金沙的人!

    "這位大媽,你剛才很淡定嘛,婚房里那么多老太太都嚇得發抖,就你最冷靜!你不是這寨子里的人吧?"男人粗獷的聲音中帶著點野性。

    林語嫣心中一驚,居然被這個男人看出了端倪。

    她假裝害怕道:"不要殺我,你們抓走新娘我不會說出去的……"

    盡管林語嫣的表情十分到位,害怕的樣子完全不像是裝的,可她標準的普通話讓男人更加肯定了一件事。

    男人走近一步,沖著她說了句寨子里的方言,林語嫣的臉色一僵,她知道男人在試探她。

    她聽不懂就會當場暴露!

    林語嫣迅速做出反應,沖著他的脖子處就想用戒指上的針扎暈他。

    男人的反應速度更快,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冷聲道:"你果然有問題!"

    一把金色的精致手槍已經抵在林語嫣的腹部,男人沉聲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還不等林語嫣作出回答,男人的一個手下匆匆跑過來說道:"二少,大少剛打來電話說,讓我們盡快將金沙這個女人帶到神壇處!"

    藤野掃了眼林語嫣的手指間,他用力拔出那個金戒指,看到上面亮閃閃的極細針頭后,他輕笑道:"看來你這招本來是用來對付金沙的……"

    林語嫣不敢動,她的太陽穴上流下一滴冷汗,真的很怕這男人會對著她的肚子開槍。

    她已經斷定這男人絕非寨子里的人,從他握著的那把金色手槍就可以看出。

    見林語嫣不說話,藤野懶的再問,本來可以自由離去的他,鬼使神差的突然將金戒指對著林語嫣的脖子就是用力一扎。

    林語嫣驚恐的眼神盯著他不過幾秒,她雙眼一閉癱倒在了藤野的懷中。

    藤野的手下詫異道:"二少,她是誰啊?"

    為什么二少要抱起這個看起來六十幾歲的老婦女?

    藤野抱著林語嫣就大步往前走去,邊走邊道:"不知道是誰!剛巧被我碰上了,先帶走再說,大不了一會兒再扔掉!"

    別說他手下人不懂,就連此刻的藤野自己也都不懂。

    他干嘛要帶走一個大媽呢?

    他只知道剛才湊近她的時候,她身上散發出來的茉莉花香好聞到讓他能睡著……

    身為一個多年來飽受失眠痛苦的患者,藤野只想著等他大哥藤田把事情解決后好好的去睡上一覺。

    也許把懷里的這個大媽綁在身邊,可以幫助他睡個好覺。

    林語嫣就這樣被莫名其妙的理由給帶走了……

    ……

    半小時后,藤野帶著林語嫣和金沙出現在了神壇。

    當他們走進神壇里的石窟后,立即將神壇外的大石門又給關上了。

    不出一分鐘,藤野就看到大哥藤田正在鞭打捆綁著的曼英。

    曼英紅著眼眶至今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此刻,冷酷無情鞭打她的男人正是和她睡在一間屋子里的第二任老公格桑!

    "為什么?為什么要這么對我?"曼英含淚問道。

    藤田陰騭的眼神撇向她,他寒聲道:"要怪就怪你自己倒霉!本來金沙和小龍順利舉行婚后,神壇門自然打開,我就可以得到飛象!沒想到小龍失蹤了!一定還是那幫人帶走了他!婚結不成了,我可沒有耐心再等金沙或拉美找到男人結婚!"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