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25章 發現端倪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25章 發現端倪

    "曼英,別廢話了!快告訴我飛象到底在哪?"藤田揮手又是狠狠一鞭子。

    曼英渾身是血,可嘴硬,就是沒有說出飛象的具體方位。

    除了地上散落一地的祖先靈位,藤田幾乎翻遍了這里,可還是沒有找到傳聞中的純金飛象。

    他甚至開始懷疑那傳聞的真實性,如果傳聞有誤,那他這兩年來在這里委曲求全的日子算是都白費了!

    曼英痛心疾首的望著他,心里依然不愿相信眼前的這一切。

    直到她看到被人拖進來用力仍在地上的大女兒金沙。

    "你們到底要干什么?格桑!我不相信你會這么對我?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曼英試圖打動藤田。

    藤田不耐煩道:"我不叫格桑,我是藤田!曼英,別傻了,我現在的樣子才是真正的我!如果當初不是因為你救過我,我早就可以像現在這樣對你!我已經試圖將傷害降到最低,可命運似乎不站在你這一邊,如果你希望你和金沙都沒事,就告訴我飛象在哪!我保證不會再傷害你們!"

    曼英看了眼被五花大綁嘴里一直在嗚嗚嗚的金沙后,心中最堅實的意志力瞬間瓦解。

    老祖宗流傳下來的鎮壇之寶再怎么重要,她也不敢拿自己女兒的命相抵。

    一臉沉痛的曼英無力道:"飛象在密室里,你將我祖先的牌位都放好后,站在青色臺階上磕三個頭就能打開密室的門。"

    藤田的眼中閃過疑慮,但還是照做了。

    他讓手下人將地上的牌位撿起來放好后,又將曼英松綁了。

    "讓我給你祖先磕頭那是不可能的,曼英,只能是你磕頭。"藤田手里握著槍對準了她。

    曼英早知道他會這么做,心如死灰的她顫巍巍的走過去,忍著身上的疼痛跪在了青色臺階上。

    面對老祖宗的牌位,她心中有愧,磕頭也格外帶有贖罪感。

    是她眼瞎才會錯看了男人,還連累了自己的女兒。

    等曼英磕頭后,密室的石門果然打開了。

    藤田怕密室里有機關,他叫了一個手下人先進去試探。

    待試探沒問題后,手下人拿著飛象交給了藤田。

    飛象到手后,藤田又逼問曼英關于藏寶圖的事情。

    曼英死氣沉沉道:"藏寶圖的事情只是個傳聞,你居然也會信……飛象是我祖先歷代傳下來的吉祥物,我們從來沒想過要把飛象切開看是否有藏寶圖,不過就是很多年前有人為了偷金象而編造出來的謊言……"

    "就算你拿槍頂著我的腦袋,我說出來的話也還是一樣,我不知道什么藏寶圖,恐怕你要失望了……"

    藤田一直注視著曼英的眼睛,看她樣子不像是在撒謊。

    可他不甘心,為了測試曼英是否真的在騙他,藤田給了弟弟藤野一個眼神。

    藤野舉起手槍對準了金沙,走近一步,將槍口抵在金沙的太陽穴上。

    金沙嚇得直流淚,不過短短幾秒,那紅色的喜服裙擺上就濕出了一片,金沙嚇尿了。

    藤田厭惡的回眸,沖著曼英惡狠狠道:"曼英,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你好好想想藏寶圖的事情!"

    曼英對藤田的無情和兇狠氣的歇斯底里起來:"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還要我怎么說?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們!我曼英即便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此話一說完,藤田感覺空氣有些冷颼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眼前放著眾多死人牌位的關系。

    他臉一僵對藤野道:"算了,估計她們是真的不知道。"

    藤野收起手槍,金沙剛松了一口氣就被藤野用槍柄直接給打暈了。

    他手再一揮,站在曼英身后的手下也用槍柄狠狠敲暈了她。

    母女倆都暈了后,藤田才注意到被藤野帶進來的林語嫣。

    他望著這老年婦女一臉詫異:"她是誰?你怎么帶她進來了?"

    藤野無所謂的看了眼扎暈過去的林語嫣,他回道:"這老女人不是寨子里的人,很可能是來找金沙男人的,我感覺這老女人身上的花香味能治我的失眠,我想帶回去試試看,要是沒用再把她活埋了便是!"

    藤野道:"隨便你吧,今晚我們就在寨子里住一晚,明天天一亮就走。"

    "哥,那找金沙男人的那幫人……"藤野顯然還有些顧慮。

    "金沙那小白臉男人不是被人帶走了嗎?我看他們已經走了,不用管他們。"

    藤田看向手下人說道:"你們幾個把曼英和金沙都拖進密室去,讓她們母女倆就餓死在里面。"

    不出五分鐘,曼英和金沙被捆綁在一起扔進了密室。

    藤田和藤野這倆兄弟帶著人又離開了神壇。

    離開前,他們還將神壇的石門給堵死了。

    藤田拿出之前在神婆那里要來的一些死人符貼在了神壇四周。

    雖然說不相信曼英和金沙還能活著出來,但他心里還是有點怵,貼上這些死人符求個心理安慰也好。

    ……

    到了晚上十點,格桑在寨子里當起了當家人。

    曼英和金沙的失蹤也將罪責都推給了冷爵梟他們。

    本來要離開寨子的拉美在得知姐姐和母親失蹤后,就再也不忍心離開寨子去見天翼。

    她流著淚問藤田:"格桑叔,你認為真的是找小龍哥的那幫人抓走了姐姐和阿媽?"

    "肯定是他們干的!"

    藤田假意擔心道:"拉美,你也知道,小龍的來歷我們都不是很清楚,金沙要留著他做未來的丈夫,我和你阿媽都也依著她,現在那幫人找來了,知道我們是刻意留著小龍不讓他走,也許那幫人懷恨在心就報復了你姐姐和你阿媽……不過你放心,格桑叔會盡全力去尋找你姐姐和你阿媽,明天我就帶人去找他們!"

    拉美立刻道:"格桑叔,明天我跟你們一起去找姐姐和阿媽!"

    藤田眸色一頓,他勸說道:"拉美,現在你阿媽和姐姐都不在,你就是寨子里的女當家,你要是也跟我們走了,寨子里大大小小的事情誰來拿主意?你不用擔心,尋找你阿媽和姐姐的事情有我呢,你就安心在寨子里等消息吧。"

    "可是格桑叔……"拉美依舊不放心。

    "好了,拉美,今天格桑叔也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說吧。"

    拉美無奈的離開了母親曼英的房間。

    她心中復雜了,想到天翼,再想到失蹤的姐姐和母親……

    拉美突然下了決定,她今晚就要去城鎮里的百象塔找天翼!

    拉美從房間里拿了點隨身的物品后,就帶著幾個寨子里的看守連夜趕往了城鎮。

    半小時后,藤田的手下來匯報,把拉美離開寨子的事情告訴了他。

    藤田滿眼無所謂:"隨她去吧,那幫人肯定早就離開了,她是找不到的。"

    等手下人離開房間后,藤田一時睡不著,將金象鎖進柜子里后就去找弟弟藤野了。

    不出十分鐘,藤田來到了藤野的房間。

    他一進屋就看到木榻上躺著的林語嫣。

    之前中了麻藥的她還沒有睡醒。

    藤田聽到里屋傳來檀香味和水聲,高聲問了句:"小野,你在洗澡呢?"

    在里屋用大木桶洗澡的藤野回了句:"對啊,哥,你有事嗎?"

    見來的不是時候,藤田打算離開了。

    就在他轉身之際,忽然留意到林語嫣隆起的腹部,他好奇的走過去看了看她的肚子。

    "明明很瘦……怎么這老女人肚子那么大呢?看起來像懷孕的女人……"藤田剛說出這句話,他腦中便有了好奇的猜想。

    趁著林語嫣還不省人事,也趁著弟弟藤野在里面洗澡,藤田一時好奇心頓起,就隨手掀起林語嫣外面的衣服。

    這種寨子里的民族服飾有好幾層,他還頗有耐心的慢慢往上翻起。

    等林語嫣潔白無瑕的肚皮暴露在他眼前時,藤田直接楞在了當場。

    明明是個老女人,怎么會有這么嬌嫩的肌膚……

    正當藤田想繼續往林語嫣內衣方向翻起的時候,藤野腰間圍著塊條紋棉布浴巾,一臉怪異道:"哥,你在干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