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27章 智商降低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27章 智商降低

    冷爵梟身后的慕容景提醒道:"此處不宜久留,有什么話我們離開再說。"

    三人走進里屋,林語嫣一眼便看到被打暈的藤野躺在地上。

    不出一分鐘,三人順著屋外的鋼絲繩索爬了下去。

    這處木屋的地理位置很好,窗外是幾棵隱蔽的大樹,樹下的四名守夜人已經被冷爵梟和慕容景給打暈了。

    冷爵梟在得知林語嫣只是湊巧被抓后,他不打算對藤田藤野進行打擊報復,從始至終他們此行的目的就只有一個:救出權銀龍。

    而權銀龍此刻就在城鎮里,孔麒麟帶著保鏢隊等著林語嫣他們的回歸。

    十分鐘后,林語嫣和冷爵梟藏在了一輛馬車里,上面全是金沙和權銀龍本來舉行婚禮時要用到的鮮花。

    慕容景蒙面坐在了馬車夫的旁邊,在馬車經過站點時,一名守夜人將馬車攔了下來。

    車夫用寨子方言解釋了下,說這車鮮花要及時送回城鎮退貨,因為在婚禮上沒有用到,鮮花的錢還可以退回來。

    守夜人以為是當家人藤田的意思也就沒有為難,順利放行。

    等馬車一路趕到了直升機的隱藏地點,林語嫣他們順利離開了山寨。

    孔麒麟得到消息后也帶著人迅速趕往下一個城市,準備乘坐輪船離開這處小國家。

    負責墊后的天翼一直守在去往城鎮的必經之路,如果藤田他們派人追過來,他就會一把火燒了那座古老的木橋。

    可幸運的是,藤田他們始終沒有追來。

    天翼等了三小時后獨自劃著皮劃艇趕往了城鎮……

    ……

    兩天后,林語嫣和冷爵梟他們順利回到了國內。

    此番救人的事情告一段落。

    可讓林語嫣他們愁人的是,權銀龍暫時失去了記憶,智商停留在十歲左右,折騰好幾天救出來一個傻子!

    這讓大伙兒苦惱不已。

    為了看住權銀龍,冷爵梟將他安置在了自己家里,林語嫣也同意這樣的做法。

    樓清寒已經聯系了國內外的專家,近期會開一次研討會議,對于如何救治權銀龍失憶的問題需要制定詳細的治療計劃。

    天翼為了守住他老板,他也住在了林語嫣和冷爵梟的別墅里。

    由于天翼拿出了大量權銀龍過去的生活照片和身份證明文件,本來對他們充滿敵意和陌生的權銀龍已經有所改變。

    雖然他還是沒有恢復記憶,但權銀龍已經在積極配合一些恢復記憶的物理治療。

    一旦他感覺腦部不適時,樓清寒派出的醫生團隊就會停止,等第二天再進行記憶訓練。

    樓清寒一邊親自照顧受傷的時念,一邊又每天跑來冷爵梟的別墅查看權銀龍的身體狀況,短短兩星期就瘦了五斤。

    剛從公司回來的冷爵梟一走進大廳就聽到冷清寒打電話的聲音。

    見他背對著身影站在一處角落,說話語氣似乎比一般病人溫柔很多。

    "小念,再過半小時我就回去了,晚飯我會讓護士給你按時送到,你別擔心……"

    有些羅里吧嗦的掛了電話后,樓清寒一轉身就看到嘴角勾笑的冷爵梟。

    樓清寒有些臉色尷尬,他道:"權銀龍這兩天的智力已經上升到了十二三歲,也算是一種進步,你們帶回來的神婆配出的解藥才剛剛起到效果,我現在可以肯定權銀龍體內的蟲蠱就是影響他心智年齡的關鍵!"

    冷爵梟聽了后卻岔開了話題:"看來你和時念相處的不錯,叫人家小念,挺親昵……"

    "何止親昵,喬楚昨天跟我打電話說,他說樓清寒昨晚還幫時念擦身呢……"林語嫣手里端著盤水果出來,眼中對樓清寒也滿是調侃。

    還不等冷爵梟他們問更多細節,樓清寒紅著臉快步走向沙發處抓起隨身包就走。

    他邊走邊道:"那什么……我還有點事,明天我會派張醫生過來看權銀龍,這兩天我很忙還有幾臺手術要做……"

    看著樓清寒落荒而逃的身影,冷爵梟輕笑一聲:"語嫣,說不定我們很快就能喝上樓清寒的喜酒了……"

    林語嫣也感慨道:"當初我們還擔心時念真像喬楚所說,沒想到樓清寒自己先淪陷了,我挺好奇他和時念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

    還不等他們繼續八卦,二樓的走廊上傳來權銀龍的暴怒聲:"亞撒!你是不是拿了我最新版的游戲機!"

    亞撒的外套里夾著天翼早上剛買給權銀龍的游戲機,走的飛快且一臉無辜道:"誰拿你游戲機了!拜托,我游戲機不要太多!"

    權銀龍在后面追,亞撒快一步躲進了房間,砰一聲關上了門。

    等冷爵梟和林語嫣走到二樓時,權銀龍像個少年一樣站立在亞撒房門口,不停的敲門道:"我知道一定是你拿了我的游戲機!我告訴你啊,別以為你不出來我就拿你沒辦法!你信不信我去告訴你爸媽?"

    他隨便往左一撇就看到了林語嫣他們,擰眉道:"你們來的正好!快教教你們的兒子!怎么能夠這么欺負客人呢?想要玩游戲機就跟我借,干嘛偷呢!"

    還不等林語嫣做出反應,亞撒的門突然又被打開了。

    亞撒一臉諷刺道:"也不知道是誰,住進我們家的第二天就擅自進我房間玩我的游戲機!你堂堂一個成年男人還真好意思……"

    亞撒的話頓時讓權銀龍有點下不來臺,這件事就連林語嫣和冷爵梟也知道,當時因為權銀龍失憶了,林語嫣讓亞撒別不依不饒的,看來兒子心里早已經記仇了。

    "我當時只是誤闖進而已……又不是故意的!"權銀龍將臉一撇有點不服氣。

    "行了,我也沒那么小氣,你要不要進我房間和我一起玩游戲?"亞撒主動邀請道。

    權銀龍本來很生氣,但一聽亞撒的話瞬間欣喜道:"我能和你一起玩?"

    亞撒嘆氣道:"雖然你玩游戲很菜,沒事,讓老司機帶帶你,省得你又被人群噴……進來吧。"

    高冷傲氣的小身板已經轉身進屋了,權銀龍一臉笑意的跟了進去,很快門又關上了。

    林語嫣憋著笑沒說話,看樣子不用他們做父母的出面解決了。

    "權銀龍這一失憶,連智商都直線下降,難怪會同意和那丑女人金沙結婚,恐怕他連什么是丈夫和啪啪啪都不知道……"冷爵梟一臉同情的摟著林語嫣往前走去。

    "老公,權銀龍這要是一直不恢復記憶可怎么辦?"林語嫣有點擔心了,這長期下去也不知道會不會影響權銀龍的腦部神經。

    冷爵梟倒是很樂觀:"沒事,我當初不也失憶過嘛,物理治療要是一直沒用,改天我們用刺激性療法,權銀龍怕什么我們就安排什么,保證嚇得他恢復智商!"

    林語嫣:……

    ……

    第二天的晚上八點,樂悠悠和冷思辰相約在了當年他們第一次在酒店過夜的地方。

    酒店房間里的陳設雖然沒怎么改變,可他們如今的關系早已經變了。

    為了讓他們之間有個正式的分手儀式,冷思辰甚至帶上了他們一起喝過的酒。

    這半瓶珍藏至今的紅酒,樂悠悠曾說,等他們將來結婚的那天再一起喝交杯酒。

    可惜這交杯酒成了現在的別離酒。

    臥室里,冷思辰穿著當年的那套舊西裝,手里舉著兩杯紅酒對樂悠悠說道:"悠悠,我希望你以后能夠找到真正愛你疼你的好男人,等你結婚的時候我一定會到場。"

    樂悠悠眸色平靜的接過他手中的酒,她淺笑道:"我記得,當年你還去浴室里拿了支郁金香放在了臥室……"

    為了盡可能的還原過去的場景,冷思辰一聽她的話立刻放下酒杯轉身走向浴室。

    過了十幾秒后,他從浴室里走出來,表情有些遺憾道:"浴室里沒有郁金香。"

    "沒事,我也就隨便說說。"樂悠悠不在意道。

    冷思辰忽然決定出去一趟,他道:"悠悠,你等我一下!我去酒店大堂問問有沒有郁金香,既然這場儀式對你這么重要,我想要盡可能的做好。"

    不等樂悠悠阻止,他轉身就去開門離開了酒店房間。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樂悠悠的心中傷感極了,眼中那泛起的酸澀最終沒有流下來。

    今天來這里,不過就是一場看似體面的正式道別,別到了最后還不能瀟灑的說再見。

    在等待冷思辰的時間里,樂悠悠望著兩個紅酒杯有些出神。

    她從隨身包里翻出當初獨孤九送給她的藥水。

    腦中忽然閃過曾經想過很多次的瘋狂念頭。

    如果冷思辰喝了這藥水,是不是真的可以和她發生關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