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29章 他是男人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29章 他是男人

    面對樂悠悠的問話,林語嫣平靜道:"她已經走了,之前是她打電話給我,讓我來給你送衣服。悠悠,昨晚在酒店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林語嫣順便掃了眼地上那撕破的衣服,還有樂悠悠身上的曖昧痕跡,都在顯示著昨晚發生了什么。

    她這一問讓樂悠悠陷入了沉思,腦袋漲的發疼,昨晚那些面紅耳赤的感官記憶在樂悠悠心中翻涌……

    就算昨晚的她失控喪失了理智,但她并沒有瘋!

    昨晚上的事情,她全部記得。

    "語嫣,我先去洗個澡,我們離開酒店后再說。"

    林語嫣點了下頭,望著樂悠悠卷著床單走進了浴室。

    在樂悠悠洗澡期間,母親王彩霞給林語嫣打了電話。

    "語嫣!你看新聞了嗎?"王彩霞憂心忡忡道。

    "沒看,怎么了?"

    王彩霞感慨道:"你知道嗎?你小姨差點被人給炸死在車里!"

    林語嫣眸色一驚:"什么?怎么會這樣?小姨她得罪了什么人了嗎?還是陳梅她……"

    "這次不是你表妹惹事!當初你小姨當街打小三,那小三后來懷恨在心找了幾個流氓報復你小姨!據說是在你小姨的車里安裝了炸彈,但你小姨命大!那天她剛好把車借給樓下的一位麻友了,倒霉了那個麻友……"

    王彩霞沒有把話說透,林語嫣也猜到結果:"那個人死了?"

    "嗯,被當場炸死了……"

    林語嫣嘆息不已,一條無辜的人命就這樣沒了。

    "媽,也許上次我們不該放任小姨當街打人……"林語嫣內心有些自責起來,如果當時她去制止小姨王彩月,那被打的小三會不會就不會這么歹毒報復呢?

    王彩霞勸說道:"語嫣,你別這么想,就算當初我們阻止了,那小三還是會害你小姨的……新聞里說了,說警察在那小三的出租屋里搜到了幾種殺害蟲的毒藥,她還購買了一些空心的膠囊,那膠囊的外表和你小姨平時在吃的藥看起來一樣,那些東西早在你小姨當街打她之前就在網上買好了……"

    由此可見,那小三想毒死王彩月的心早就有了。

    "媽,那劉國富怎么樣了?他參與害小姨的那件事了嗎?"

    "這混賬東西還算有點人性!他沒有害你小姨,警察也查實了。據說劉國富在警察局還和那小三打起來了,嘴里囔囔著要打死那個賤女人……后來他回去跪在你小姨面前贖罪,可你小姨說要和劉國富離婚了……"

    王彩霞的語氣中并無幸災樂禍之意,哪怕劉國富當年和妹妹王彩月都背叛了她。

    可王彩霞早已經不愛劉國富了,如今得知曾經的小三妹妹和渣男劉國富要離婚了,她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

    只是覺得人生在世,什么情情愛愛都是胡扯一通,幸福到老的婚姻真是少之又少。

    林語嫣淡淡的問了一句:"那小姨現在的精神狀況怎么樣?"

    "不太好,你表妹早上還給我打電話說,讓我有空去陪陪你小姨,陳梅說她出錢讓我們出國去旅游散心……"

    "媽,改天我們一起去看看小姨吧,她雖大難不死,但心里估計也有陰影了……如果有必要,我可以給她預約幾個心理醫生去看看,免得小姨胡思亂想。至于她和劉國富離婚的事情,我們都別勸,讓小姨自己做決定吧。"林語嫣客觀分析道。

    王彩霞倒也贊同:"嗯,這點媽跟你想的一樣,你小姨的事情我們不插手,但如果需要我們幫忙,我們親戚一場該幫就幫。"

    聊了幾句后,王彩霞掛了電話。

    此時,樂悠悠也洗完澡出來了。

    不出十分鐘,林語嫣和樂悠悠一起離開了酒店房間。

    龍花和龍月始終跟在她們的身后。

    四人進了電梯后,樂悠悠擔憂道:"語嫣,你今天怎么沒易容?當初暗殺你的殺手不是還沒抓到嗎?"

    林語嫣淺笑道:"沒事,但凡我不易容出來都是為了吸引那個殺手再次動手,但我們已經安排好了陷阱,只要對方敢出現,這次一定讓她跑不了!"

    "那就好!"樂悠悠松了一口氣,轉念就想到了自己的事情。

    昨晚那一幕幕欲仙欲死的場景又充斥在了她的大腦里……

    "悠悠,你的臉頰好紅,你沒生病吧?"林語嫣望著樂悠悠臉上這不正常的紅暈,根本沒往那方面去想。

    樂悠悠尷尬道:"我沒事……電梯里太悶熱了……"

    出了電梯,林語嫣她們直接開車離開了酒店。

    半小時后,她們到了一處粥店。

    為了談話隱蔽,林語嫣要了一間包房。

    昨晚的事情涉及樂悠悠的隱私,龍花和龍月被林語嫣請出了包房。

    等粥和小菜上齊后,林語嫣讓樂悠悠先吃點東西,反正不趕時間。

    樂悠悠心不在焉的吃了些后就主動放下勺子,她道:"語嫣,你知道我昨晚和冷思辰見面的事情吧?"

    林語嫣點點頭:"我知道,你上次跟我說過,你說要和冷思辰來個徹底的了斷。"

    樂悠悠自嘲一笑:"是啊,想來個分手儀式……可昨晚上我差點又犯了大錯!"

    她這一說完,林語嫣滿眼疑問的望著她。

    樂悠悠嘆氣一聲將昨晚的事情告訴了林語嫣。

    聽完后,林語嫣心中已經有了底。

    她猶豫了幾秒,還是問出了口:"所以昨晚你和冷思辰并未發生關系……那昨晚你是和誰……"

    哪怕林語嫣心中已經猜到了是獨孤九,可這種驚人的答案,她還是不敢問出口。

    沒想到,樂悠悠倒是回的干脆:"如果我沒瘋,昨晚上我和阿九發生了關系。"

    等她一說出來,林語嫣心跳莫名加速,親耳聽到自己的閨蜜和一個女人發生了那種關系,這心情頗為奇妙復雜。

    她舉起右手邊的溫水喝了兩口壓壓驚。

    還不等林語嫣再問,樂悠悠盯著她肯定道:"語嫣,我肯定阿九他是個男人!"

    剛喝進水的林語嫣忍不住一口噴了出來,樂悠悠的臉全濕了。

    樂悠悠卻并不在意,她隨手一抹水澤繼續道:"我真的沒有開玩笑!"

    "悠悠,你為什么說阿九是個男人?"

    怎么可能?!

    林語嫣依然不敢相信自己說聽到的。

    樂悠悠眸色暗沉道:"阿九當初在醫院親口跟我說過他曾經是個男人,只可惜當時我并不懂他說的意思……后來我想再問時,他已經不想說了。"

    "但通過昨晚的事情,我肯定他是個男人!"樂悠悠在斷定這件事的時候,也不知為何,心里竟有一絲驚喜和慶幸的感覺。

    林語嫣不再懷疑樂悠悠的猜測,畢竟樂悠悠不是懵懂無知的少女了,她和男人發生了關系,這種事情不需要怎么去具體考證。

    發生了就是發生了。

    "那這么說,獨孤九他只是做了變性手術?但實際上他還是個男人……"林語嫣也只能往這方面去想了。

    她知道某小國有的是這種特殊性身體狀況的男人。

    想到這一點,林語嫣忽然想起一位知情者。

    她立刻拿出手機將電話打給了對方。

    很快,手機那頭傳來磁性的低沉嗓音:"老婆,你在哪呢?"

    "爵梟,有件事我想問你,希望你老實回答我。"

    相比林語嫣的嚴肅性,本來說話慵懶隨意的冷爵梟在轉椅上微微坐直,眼神有些沉了下來:"什么事?"

    林語嫣認真問道:"你實話告訴我,獨孤九以前是不是個男人?"

    這一問,冷爵梟瞬間站了起來,一時間他沉默不語。

    林語嫣卻笑了聲:"看來他真的是男人。"

    "語嫣,你怎么會知道這件事?"冷爵梟的黑眸中帶著絲疑慮和隱隱的擔憂。

    他不敢確定林語嫣是不是還知道了另外一件事。

    "反正我就是知道了,先不和你說了,我和悠悠在一起呢,有什么話等我回去后再說。"林語嫣率先掛了電話。

    樂悠悠一臉復雜的看著林語嫣,她立即道:"語嫣!我現在就要去找阿九當面問清楚!他為什么把手機關機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