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31章 驚人真相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31章 驚人真相

    林語嫣的聲音頓時寒了下來:"你為什么要故意躲著她?獨孤九,如果你還是個男人,你就見一見悠悠!"

    她的話仿佛讓時間靜止了,手機那頭的獨孤九突然掛斷了電話。

    林語嫣望著手機陷入了思緒,想了想還是沒有撥過去。

    對方都不想談了,硬聊也沒效果。

    而那一頭也不再打來,林語嫣抬眸對龍花道:"開車吧。"

    等龍花將車開出去十幾分鐘后,獨孤九的電話再次響起。

    林語嫣遲疑了幾秒,接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是冷爵梟告訴你的?"

    獨孤九的問話讓林語嫣輕笑道:"阿九,你是不是忘了那天晚上你和悠悠的事情?"

    林語嫣的提醒并未讓他驚訝,獨孤九隱隱嘆氣:"她也知道了……"

    "對,悠悠知道了。"

    手機那頭再次陷入沉默,林語嫣主動道:"阿九,見見悠悠吧,她對你……"

    獨孤九忽然道:"悠悠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

    握住手機的林語嫣身形一僵,她本來要說的不是這句話,可獨孤九卻把真話說了出來。

    "我不能代表悠悠說什么,感情上的事情,你還是問她吧。"林語嫣既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語嫣,我們見面再談吧。"獨孤九冷靜道。

    "阿九,你真的覺得有必要見我?"林語嫣不確定的問道。

    獨孤九的聲音有些縹緲:"事到如今,有件事我想告訴你,但電話里我不想說,如果你不想見我,我也不勉強,這次我走了以后,我不知道我什么時候會回來……也許這輩子都不會再回來。"

    林語嫣一聽急問道:"你現在在哪?我去找你!"

    獨孤九在電話里說出地址后就掛了。

    "太太,現在要去見獨孤九嗎?"龍花問道,而身邊的龍月轉過頭望著林語嫣。

    林語嫣收起手機隨意往包里一放,肯定道:"就當是為了悠悠。"

    萬一樂悠悠真的懷上了獨孤九的孩子,她想先替悠悠測測獨孤九的心意。

    ……

    四十分鐘后,林語嫣她們到了獨孤九的一處秘密住所。

    這處小四合院隱藏在高樓大廈的后面,通往四合院的小路開不進車輛,只能步行前往。

    待她們走到小四合院前,發現前門已經虛掩著,似乎有人來過。

    林語嫣輕輕推開木門走了進去,龍月守在外面,龍花跟隨在林語嫣身后。

    當林語嫣正準備走進一處院子時,忽然看到前方飛出來一個行李箱。

    緊接著就是獨孤九暴怒的聲音:"花海彬!你發什么神經?干嘛扔我行李箱!"

    "你才發神經!好端端的,你為什么又要走?你在市里開這么多的酒吧,我還以為你會長期定居在這里……要不是我特意查了下,我還不知道你已經將酒吧都轉手賣掉了!這次離開你又想去多久?五年?還是十年?"花海彬的聲音很激動,甚至帶著一絲隱忍的哽咽。

    林語嫣和龍花隔著墻站在原地動也不敢動,呼吸聲都盡可能的小,生怕影響到兩位正在吵架的故友。

    花海彬居然和獨孤九也認識,這讓林語嫣越發的好奇了。

    "誰說我要離開……"獨孤九明顯是嘴犟還不想承認。

    叉腰擋在獨孤九面前的花海彬冷笑道:"你騙鬼呢?當著我的面撒謊,你真當我是蠢豬嗎?"

    "花海彬,你別一來就胡攪蠻纏,就算我要走,關你什么事!"獨孤九干脆承認了,滿眼不悅,看著花海彬就煩。

    花海彬頓時泄氣般的有些頹喪:"我們三好不容易在一個城市了,當年的事情都過去這么多年了,難道你還放不下冷爵梟嗎?"

    聽墻角的林語嫣瞬間給雷劈了似的驚訝,她張著嘴回眸看了眼龍花。

    龍花捂著嘴看起來比她還震驚。

    林語嫣心里五味陳雜,她懷疑是不是自己曲解了花海彬的意思。

    可花海彬接下來的話卻肯定了林語嫣的心中猜想。

    "小九,你也看到了,冷爵梟現在都快是三個孩子的爹了,你還有什么想不開的嗎?"

    獨孤九陰沉著臉打斷他:"你閉嘴!這些跟我有什么關系!更何況林語嫣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女人,你又不知道……"

    花海彬往前走了幾步,坐在花壇邊的青石板上,他用手隨意捋了下額前的發絲說道:"林語嫣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我是不太清楚,那是因為我不感興趣去打聽這些事!冷爵梟這么腹黑,你還擔心他會被林語嫣騙嗎?但據我所知,林語嫣曾經也冒著危險去救冷爵梟,我想他們夫妻是真心相愛的……

    "夠了!你別再我面前說這些!我不想聽!"獨孤九瞬間背過身去,滿臉怒氣。

    "你不想聽我也要說!你在市里已經待了一段時間,我相信你在背后一定查了不少,你也看到了,冷爵梟現在過得很好!你難道還在期待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嗎?如果冷爵梟真的對你有那種意思,早在你當年沒有做手術前……"

    啪!

    花海彬臉上被獨孤九狠狠打了一巴掌。

    獨孤九紅著眼眶嘴唇微顫道:"你是不是非要揭開我的傷疤讓我感到痛你才甘心?"

    "呵,不錯!即使過了這么多年,我心里還是會痛!現在你開心了滿意了?你給我滾!我不想再看到你!"獨孤九滿眼冰封,眼神蕭殺又冷冽。

    臉頰上已經微微泛起五指印的花海彬慢慢站起身,他的眼神始終望著獨孤九。

    看到獨孤九還像當年一樣苦苦戀著冷爵梟,他一臉沉痛道:"小九!你明明知道,冷爵梟一輩子都不可能接受你!而我從始至終都在等你……為什么你就不能睜眼看看我?我比起冷爵梟真就那么不堪嗎?"

    面對這處戲劇性的大反轉,林語嫣腦中的三觀被震得稀碎……

    原來獨孤九當初變性的理由竟然是因為冷爵梟!

    而花海彬又喜歡獨孤九。

    好一出曠世奇戀,林語嫣甚至有那么一瞬間想將他們三個男人的愛情故事畫進自己的新漫畫里……

    待林語嫣剛回眸再看向龍花時,一眼便掃到不遠處的高冷冰山。

    "老公!"林語嫣驚呼出聲。

    她這一出聲,在院子里的兩個男人都迅速走了出來。

    不出五秒,走廊外的五人都有種石化的既視感。

    逃命要緊的龍花低著頭一溜煙離開了是非之地。

    剩下的林語嫣僵著身體像是移不動腳步。

    冷爵梟那張完美的俊臉上陰云密布,他暗黑冰冷的眸子不曾看獨孤九和花海彬一眼。

    朝著林語嫣的方向大步走來,待走到林語嫣面前后,冷爵梟拉起林語嫣的手就走。

    "冷爵梟你給我站住!"花海彬實在看不下去了。

    剛才他和獨孤九的話,冷爵梟明明就聽見了,他現在居然裝作無動于衷帶著老婆就離開,這讓花海彬心疼起獨孤九來。

    林語嫣的背影頓住,她一停下腳步,冷爵梟也被迫停下。

    他頭也不回道:"還有事嗎?"

    冷爵梟的聲音毫無溫度,花海彬壓著心中的怒火沖到他們面前。

    當著林語嫣的面質問冷爵梟:"冷爵梟,剛才我們說的話,你都聽到了?"

    "聽到又怎么樣?"冷爵梟冷冷地撇了眼花海彬。

    花海彬呼出一口氣,沉聲道:"好!那你現在就當著小九的面,把你的真實想法告訴小九……"

    "花海彬!你別再胡鬧了!讓他們走!"此時獨孤九的臉色早已經青紅交錯。

    在最難堪的處境讓林語嫣知道了真相,還讓冷爵梟也當場聽到了。

    如果沒有花海彬在這,他本可以裝作面色平靜對林語嫣說出當年的真相。

    可惜,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快。

    越想裝的云淡風輕,現實卻越要給你會心一擊!

    面對獨孤九的失控咆哮,花海彬不敢再為難冷爵梟。

    冷爵梟沒有轉身去看獨孤九,此時的尷尬復雜處境讓他不想再作停留。

    他盯著花海彬的眼睛平靜道:"讓開。"

    花海彬咬了咬牙,表情雖有點不甘心,但還是不情愿的讓開了。

    獨孤九望著準備離開的夫妻,他對著林語嫣的背影輕聲說了句:"林語嫣,你幫我帶句話給樂悠悠,那天晚上的事情是個錯誤,讓她忘了吧,不要再找我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