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34章 你懷疑我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34章 你懷疑我

    林語嫣的心跳有些加速,心里希望李莉的死和東方擎一點關系也沒有。

    自從上次東方擎的秘書珍妮向她澄清后,林語嫣一直沒有主動聯系東方擎。

    她不知道該對東方擎說什么。

    不可否認,林語嫣在心里也曾懷疑過東方擎有沒有真的放過李莉。

    畢竟李莉是毀掉東方晴遺體的罪魁禍首。

    而東方晴對于東方擎來說又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帶著一顆忐忑的心,林語嫣打開了那則關于李莉的新聞。

    五分鐘后,林語嫣終于呼出一口氣,總算放心了。

    李莉的死和東方擎沒有任何關系。

    兇手是位兼職的出租車司機,鑒定結果顯示兇手有間歇性的精神疾病,李莉坐上兇手的出租車時正值司機發病期間。

    司機在行兇時沒有自主的行為能力,導致行兇手段極其殘忍,李莉純屬運氣不好剛巧倒霉碰上了。

    現如今真相大白,林語嫣心想著要給東方擎發條短信。

    白景瑞的修復手術也在前幾天就已經結束了。

    東方擎應該就會在這幾天回伊甸園。

    猶豫片刻后,還是覺得打電話比較有誠意。

    林語嫣深呼吸一口氣撥打了東方擎的手機號。

    她承認,現在面對東方擎,她有些心虛。

    沒有在李莉出事時的第一時間相信東方擎,而是選擇在公安機關發布新聞后才聯系他,多少還是有點歉疚。

    不出十秒,手機通了。

    "喂,東方?"林語嫣輕聲問道。

    手機那頭很安靜,聽起來像是沒有人。

    "東方是你嗎?"她再次問道。

    大概過了幾秒后,手機那頭總算傳來東方擎的聲音,但他的聲音出奇的冰冷:"有事嗎?"

    他的冷淡令林語嫣微微一愣,但她沒有在意繼續道:"東方,景瑞的修復手術很成功,伊人前幾天發短信已經告訴我了,真的很謝謝你。"

    "你謝我?是以誰的立場?"東方擎冷聲問道。

    林語嫣回道:"當然是以景瑞朋友的立場。"

    東方擎淺笑一聲,毫無感情的說道:"大可不必,白景瑞也是我的朋友,就算你當初不說,我也會幫他。"

    到了此刻,林語嫣終于意識到東方擎的不對勁,至少情緒不太好。

    準確的說,似乎對她有怒氣?

    "東方,你怎么了?發生什么事情了嗎?"林語嫣關心道。

    "我能有什么事,李莉的死跟我無關,難道我還能被抓嗎?"

    聽到東方擎主動說起這件事,林語嫣立刻道:"東方,新聞我也看了,我很高興李莉的死跟你無關……"

    "呵呵……看了新聞。李莉出事時,難道連你也懷疑人是我殺的?"東方擎寒心的反問讓林語嫣頓時語塞。

    她的沉默讓他再次冷笑道:"原來你是真的懷疑過我。"

    "東方,對不起,我沒有在第一時間選擇相信你。因為在過去你對李莉……"

    還不等林語嫣將緣由說出來,東方擎低吼道:"你不必解釋了!是我太愚蠢!我以為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懷疑我,你也會選擇相信我……呵,是我想的太天真了……"

    他的自憐自艾和對她的責怪,讓林語嫣的心情瞬間沉重起來。

    "你不要這么說,如果當初折磨李莉的人是我,你也會懷疑我的不是嗎?"林語嫣試圖用換位思考的方式讓東方擎明白她的立場。

    可東方擎不僅不理解,反倒更加生氣了:"我不會!就算所有人都認為你是兇手!我也會選擇相信你!"

    他的話令林語嫣有些無語,顯然東方擎已經陷在了自己的情緒中,此刻的他多少欠缺理智。

    如果當初東方擎沒有冷血可怕的折磨過李莉,她自然也不會馬上懷疑他。

    但有前車之鑒,凡有正常思維能力的人都會下意識的去懷疑,這不是很正常嗎?

    "怎么,無話可說了?你是不是現在才覺得對不起我,心里感覺到內疚?想對我說對不起?哼,我告訴你,太晚了!"

    話音剛落,東方擎就掛斷了。

    林語嫣拿著手機有些沒反應過來,等回神后說了句:"沖我發什么火啊……怎么像個孩子!"

    對于東方擎的情緒化,林語嫣心里的那點歉疚感,頃刻間就蕩然無存了。

    她懶得再打電話給東方擎,他又不是她兒子,難道還慣著他?

    不過林語嫣的心情也沒好到哪里去,一路上沒再說話。

    龍花龍月偷偷瞅了她幾眼也不敢說什么。

    二十分鐘后,等林語嫣她們下了車準備走進商場時,東方擎的秘書珍妮打來了。

    林語嫣板著臉接聽了。

    "林小姐,首先我要代替我老板向你說聲對不起!之前他在電話里情緒不太好,你千萬別生他的氣……"

    珍妮來當說客,林語嫣一時間還不想接受,她反問道:"是東方擎讓你來道歉的?"

    珍妮臉色一僵,坦言道:"不是我老板……不過我老板估計已經在折磨他自己了……"

    林語嫣挑眉:"折磨他自己?什么意思?"

    "我老板跟你掛斷電話后,他就去健身房了……我站在門口都能聽到他用力打拳踢沙包的聲音……"

    話未說完,珍妮急聲道:"林小姐,我先不和你多說了!剛才保鏢跑出來跟我說老板的手骨折了……"

    還不等林語嫣問清楚,珍妮已經草草掛了電話。

    再撥過去時,珍妮已經不接電話了。

    林語嫣接了這通電話后,心里開始不自覺的擔心起東方擎來。

    她轉身問龍花:"東方擎最近是不是住在碧水閣?"

    "是的,太太,碧水閣上個月剛交房,二少爺也在那里置辦了一處房產……"

    林語嫣已經沒耐心聽龍花說完了,她已經往車的方向走去,邊走邊說:"快走吧,我們去看看那個任性整容醫生,隨隨便便就能骨折,他還想不想當醫生了!"

    聽著就來氣,不就是懷疑了他一次是殺人犯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林語嫣腳步輕盈走路飛快,一點也不像懷了雙胞胎的孕婦模樣。

    這滿世界溜達的產前鍛煉,林語嫣可是天天超額完成,完全不輸身后龍花龍月的體能。

    導致龍花和龍月在私底下已經有些職業危機感,真怕哪一天林語嫣嫌棄她們沒用把她倆都給開除了。

    ……

    半小時后,林語嫣她們順利到達碧水閣小區。

    這里因為有個風景優美的人工湖泊而變得搶手,樓盤一推出時立刻售空。

    林語嫣和冷爵梟房產太多,對于這些新地段都沒什么興趣。

    如果不是因為現在東方擎住在這里,林語嫣壓根不會踏進這里一步。

    今天的林語嫣只是戴了口罩和藍膜太遠眼鏡,并未易容。

    她身后雖然只是帶著龍花龍月,但一直有三輛不同型號的車跟著她們,都是冷爵梟的人。

    剛去附近超市買菜回來的冷思辰一眼便認出了林語嫣。

    "語嫣!"

    林語嫣一回頭便看到拎著環保袋的冷思辰。

    他一身休閑服,腳上一雙人字拖,與平時西裝革履的禁欲系律師模樣相差甚遠。

    今天的他看起來格外柔和陽光。

    也許是因為風和日麗的好天氣,迎著暖風,林語嫣站在原地等著冷思辰走近她。

    她一臉笑意道:"原來你搬家了。"

    冷思辰點點頭:"嗯,想換一個環境居住。對了,你怎么會在這里?顯然不是來看我的。"

    "我來找東方擎,之前他秘書說他手骨折了,我去看看。"此刻說起來時,她倒也沒那么急迫了。

    她當時一著急都忘了,東方擎本來就是醫生,她這個外行瞎著急什么。

    而且東方擎在最開始的時候可是心臟科醫生,后來才轉型做了整容醫生。

    冷思辰一聽東方擎也住在這里,頗為詫異:"這里的房子只賣不租,沒想到他在這里也有房產,可我從來沒碰到過他……我反正也沒事,我陪你一起去看看他吧。"

    林語嫣不反對,冷思辰就拎著菜和她肩并肩走著。

    在這種暖風吹拂陽光明媚的上午,能夠和林語嫣一起走著,并且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彼此都不再述說過往,冷思辰有種前所未有的輕松感。

    "語嫣,悠悠最近還好嗎?自從上次我和她在酒店里一別,我們就再也沒有聯系過了。"

    冷思辰的聲音里聽不出過多的情感,不像懷念也不像傷感。

    在他心中,好像已經把樂悠悠當成了熟悉的家人。

    林語嫣的腳步逐漸慢下來,等站立在原地不動時,她抬眸看著冷思辰的眼睛認真說道:"悠悠……她懷孕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