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40章 質疑身份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40章 質疑身份

    盡管覺得有些羞于描述,但東方擎還是將他和森小莫之間的糾葛說清楚了。

    原來當年森小莫作為他的得力助手時,因為喜歡上他而大膽主動獻身,卻遭到東方擎的羞辱并驅趕。

    東方擎當晚被驚醒后,對一絲不掛的森小莫非但沒有那種心思,反倒惡語相向。

    不僅罵她下賤不知羞恥,還拽著她的手臂強行拖走,連給她穿衣服的時間都沒有就將她趕出了房間。

    雖然那時已經很晚了,但東方擎的房間離實驗室很近,有一些在實驗室做實驗的實習助手都看到了森小莫狼狽不堪的一幕。

    她們都明目張膽的嘲笑這位東方擎的首席助手森小莫。

    森小莫在那晚所遭遇的一切,可以說是一場噩夢!

    尤其對于一個很年輕的女孩子來說。

    林語嫣在聽完事情的經過后,她眸色微冷,并未覺得森小莫恬不知恥。

    相反,她感覺東方擎做的有些過分了,至少挺無情冷血。

    一個女人對男人主動些,哪怕是獻身,也用不著這么冷酷的對待她。

    就連林宗聽了后也頗為詫異,他忍不住調侃道:"東方擎,我看森小莫也算得上是美女,當年她主動投懷送抱,就算你不心動,將一個不穿衣服的女孩子毫不留情的趕出房間遭人唾棄嘲笑,你確實不夠紳士。"

    事隔多年,森小莫在東方擎心里雖然依然是個下賤的女人,但他也同時感到有些內疚。

    就像林宗現在所說,當年的他確實不夠紳士。

    東方擎面色深沉嘆息一聲:"不管怎么說,森小莫當時不該被所有人嘲笑,是我處理事情的方式太激進了,那時候我也年輕,并沒有考慮那么多……"

    他眼中的悔意讓林語嫣不愿再責備一句,事情都過去這么多年了。

    很難再去細說誰是誰非,森小莫自然有不對的地方,東方擎也并非完全無辜。

    男女之間的感情事,處理不好本來就免不了傷害。

    這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冷爵梟忽然提出了一個疑慮:"東方擎,森小莫當年是個行事作風都很大膽的女人嗎?"

    東方擎微微蹙眉似在回憶,想了幾秒后,他回道:"不是,她當年還是挺內向的,有時我跟她說話,她都還會臉紅。"

    "照這么看來,當年她進你房間的事情可能沒這么簡單,我懷疑森小莫是不是被人教唆或者鼓吹了,實驗室那幫實習助手里,有沒有人跟森小莫發生過過節?或者有其他喜歡你的人嗎?"林語嫣已經往另一個方向在推理。

    林語嫣提出的疑慮,頓時得到冷爵梟的支持,他說道:"語嫣的猜測也正是我在想的,其實只要往那群實習助手去查,因為會有線索。"

    東方擎此刻也意識到當年的事情可能另有隱情,他點頭:"你們這么一提醒,我想起一件事,森小莫因為學習能力強被我快速提拔成首席助手時,其實有幾個實習助手不服氣,但當時我沒有當回事。現在想來,也許森小莫已經成了眾人嫉恨的對象。"

    "東方,調查當年實習助手的事情就拜托你了,至少你當過她們的導師,你查起來更方便。"林語嫣的要求,東方擎沒有拒絕,他同意了。

    但他有些不解:"如果查到森小莫確實被那幫實習助手擺了一道,難道你希望我向森小莫道歉?"

    "難道不該道歉嗎?森小莫當初給李莉暗地里整容的事情,難道不是沖著你來的嗎?語嫣和森小莫又沒仇,從曾黎被整容成佟瑤模樣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出,森小莫已經將我們這些人都當成了她的潛在報復對象。"冷爵梟的話一語中的。

    在場的其他人都覺得無從反駁,從現在事態的發展上看,森小莫的最大目標就是東方擎。

    只要事情一涉及到林語嫣的安危,東方擎不再掉以輕心。

    他鄭重承諾道:"你們放心,如果森小莫要打擊的對象是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們成為她的靶子。如果道歉就可以解決,我絕對拉的下這張臉。"

    五分鐘后,他們準備離開會所。

    東方擎和林宗坐一輛車離開了,他們之間還有事情要談。

    林語嫣坐在沙發上一臉惆悵,她看向冷爵梟問道:"爵梟,你說曾黎的那張臉真是整容的嗎?"

    "你的意思是你懷疑她是佟瑤?"冷爵梟說出來的時候語氣平靜,并未覺得這種推測難以置信。

    他的鎮定讓她驚奇:"我這樣懷疑她,你不覺得我瘋了嗎?"

    "不覺得,我反倒覺得有這種可能……"冷爵梟的黑眸微微瞇起,他回憶起今晚在酒會時佟瑤臉上的表情。

    冷爵梟那張完美的俊臉上一片寒意,心中對自稱曾黎的女人諸多懷疑。

    他剛才的話讓林語嫣不禁垂眸,她滿眼遺憾道:"老公,也許是我們對佟瑤懷有愧疚,所以希望這個叫曾黎的女人就是佟瑤……可怎么可能呢!當初佟瑤吞金自殺,是我和媽一起去停尸房認領的……"

    "我記得佟瑤死的時候,驗尸官沒有對她進行血型檢測對不對?"冷爵梟忽然提出這個很關鍵的要素。

    林語嫣抬眸望著他,面色微僵道:"就算沒有檢測,但那確實是佟瑤啊……"

    他幽深暗沉的眸子里存有疑慮:"這可說不定,如果森小莫真有這么高的整容技術,佟瑤想要金蟬脫殼從監獄逃出不是沒有可能。"

    冷爵梟的結論讓林語嫣震驚,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在他嘴里聽到,卻并不覺得有多不可思議。

    也許在林語嫣的潛意識里,在她當初見到佟瑤出現在整形機構廣告里的一瞬間,她就已經有所懷疑了……

    只是因為現實的角度不敢真的去這么推論。

    可現在冷爵梟都提出了這種質疑,林語嫣反倒有些淡定了。

    原來她并沒有瘋,去質疑曾黎身份的人不止她一個。

    "爵梟,那你覺得我們該怎么調查曾黎的身份?如果她真的有所隱瞞,她現在對外公布的信息顯然是假的。"林語嫣肯定道。

    冷爵梟拉起她的手說道:"想要知道曾黎這個女人的真實身份,我們可以從她的血型開始查起,既然媽一直不死心,我們干脆找機會抽走曾黎的血液,讓她的血型和媽的血型進行匹配,DNA親子鑒定是最直接真實的證據。"

    "可曾黎如果真的是佟瑤,她絕對不會允許我們做!爵梟,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我們可以先讓天翼幫忙,讓他去曾黎住的地方偷換牙刷,她使用過的牙刷照樣可以檢測出。"

    林語嫣的小心謹慎令冷爵梟頗為欣賞,他勾唇一笑:"老婆,現在的你真是處事不驚,在明知道曾黎很可能就是佟瑤的情況下,居然還能這么冷靜的出謀劃策,如今的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她順手刮了下他英挺的鼻尖,夸贊道:"誰叫我嫁了個腹黑的男人!這叫近墨者黑!"

    "原來我還有這樣的功能……能夠潛移默化提高你的智商,為夫我也是甚感欣慰……"

    他嘴角揚起的得意壞笑,讓林語嫣一拳砸向他的胸肌:"去你的!"

    "老婆,可別砸疼了你的手。"冷爵梟握住她的拳頭輕輕吻了下。

    林語嫣擰著眉心埋怨道:"我靠……疼死我了!你的胸肌可真硬……"

    他吻著她嬌嫩的手指邪笑道:"我身上最硬的地方你都不怕,還怕我胸肌嗎?"

    她一聽,臉頰爆紅道:"你個色胚!沒說幾句就不正經……"

    冷爵梟將她摟進懷里,扣住她的尖下巴親吻道:"我一直以為你愛的就是我的不正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