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50章 傷了爵梟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50章 傷了爵梟

    清冷而又悠遠的聲音好似不是從冷爵梟的嘴里發出,林語嫣望向他,剛想說愿意相信他,哪怕她心中還在遲疑。

    冷爵梟快她一步,將手機拿出,他點開了一個視頻,毫無溫度道:"這是杜曉娟曾經偷錄下的視頻,里面一共有五段視頻,其中一段是皇甫少華的,當年皇甫少華也曾在那家日式酒吧,可她沒有想到,皇甫少華因為傷了根做不了男人。"

    拿過他的手機,林語嫣再也不想等下去,想盡快揭開謎底。

    點擊視頻后看到,原來杜曉娟剛要開始脫上衣時,她就回頭看向了后面,好像是有人在敲門。

    從視頻中看,她好像也知道是誰來了。

    杜曉娟有些倉促的開始脫自己衣服,把外衣和內衣都脫掉了,還連帶自己的超短裙和內褲。

    接著她慌慌張張的去解冷爵梟腰間的皮帶,很大力地扯下他的西裝褲,狠拽著褲管硬是將褲子褪到了他的腳邊。

    躺在床上的冷爵梟顯然是不省人事,女人拿起床頭柜上的遙控器按了下,好像是把門打開了,沒過多久,穆天就急匆匆沖進了臥室。

    穆天一跑進臥室,杜曉娟還裝出一副被人誤場臥室后的驚嚇,她雙手抱胸,還將被單遮住下身。

    就在穆天尷尬的想轉身離開時,床上的冷爵梟被自己的咳嗽聲咳醒了……

    事情真的如他所說。

    從穆天的發型和容貌上看,這還是幾年前的穆天。

    還有冷爵梟,視頻里的他有些消瘦,面孔的骨骼菱角十分明顯。

    林語嫣心中涌起翻江倒海般的震撼。

    頭皮感到發麻的同時被一股狂喜包圍。

    他真的沒有背叛她,他只是被別有用心的女人給利用了……

    "爵梟……"林語嫣的眼中泛起復雜之色,多半是愧疚和難堪。

    然后冷爵梟直接打斷她:"杜曉娟是個很有心機的女人,她以為她可以利用私生子改變自己的人生,卻犯了個致命的錯誤!"

    他眼中泛起的寒氣和陰沉就連在身邊的林語嫣都有些懼意。

    冷爵梟傾身向前靠近她,深邃冷酷的眼神看起來有些陌生冷漠,他森冷道:"沒有人可以誣陷我!我沒有做過的事情,誰也不可以逼迫我承認。"

    林語嫣有些緊張的望著他,他話中的深意似乎也是在爭對她,此刻的她更加內疚了。

    可那句對不起卻像是如鯁在喉,忽然間說不出口。

    "那杜曉娟的孩子是誰的?"她有意岔開了這個話題。

    冷爵梟的嘴角勾起一絲似有似無的笑意,有些詭異的輕笑道:"你猜是誰的?"

    林語嫣有些木然的搖了搖頭。

    他說道:"那孩子是皇甫少華的種,我留有皇甫少華的指紋和血液,以方便警察通緝抓捕他。恐怕連當年的皇甫少華自己都不知道,他還在杜曉娟那里留了個種。"

    "杜曉娟一直想靠著豪門私生子這件事改變命運,好不容易在不同時間遇上我們這些客人后,想著法的朝我們下手,另外兩段視頻是兩位房地產老總,這兩個老男人倒是和她發生了關系。只是這兩個男人的現狀很糟,一個因為破產在三年前跳樓死了。"

    "還有一個已經進了監獄,杜曉娟以為皇甫少華也死了,所以才會將私生子的事情打到我的頭上。"

    原來這就是事情的來龍去脈。

    林語嫣的心口沉悶壓抑,她自知理虧,雖然是那女人作妖陷害冷爵梟,但她作為妻子卻沒有選擇在第一時間信任他。

    她飽含歉意道:"老公,真的很對不起,這件事是我錯了……"

    但是抱歉的聲音似乎讓冷爵梟有意隔絕了。

    他說道:"杜曉娟她惹錯了人,我已經派人將她帶走,今晚就會送她去戰亂國家,如果她能夠活下來算她命大,別說我故意欺負一個女人。她用這種下作的手段陷害我,別妄想我會放過她!"

    哪怕單單是從傷害了林語嫣的角度出發,杜曉娟都已經觸犯到了冷爵梟的底線!

    他對杜曉娟的報復令人發寒,林語嫣只是輕聲問了句:"那么皇甫少華的兒子呢?"

    "呵,他會被安排進孤兒院,而他的真實身份永遠不會被人知道,除非有一天皇甫少華出現,可以拿他兒子做要挾。"

    冷爵梟冰冷殘酷的話隱隱讓她心中反感,身為母親,林語嫣還是有了同理心。

    她當即勸了一句:"爵梟,我希望你永遠不會拿孩子做要挾,哪怕他是皇甫少華的兒子,孩子是無辜的……"

    "哈,無辜?林語嫣你可真是偉大的圣母!你忘了我們兒子曾經也被人做要挾了?你以為那些人渣懂得孩子是無辜的道理嗎?你別幼稚了!婦人之仁遲早會讓你嘗盡苦頭!"

    他眸色中的暗黑是林語嫣很少見到的一面。

    她的心情很復雜,想說點什么,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能說的只能是繼續道歉:"爵梟,杜曉娟的事情是我不夠信任你,我真的很抱歉……"

    冷爵梟盯著她真誠的眼眸沉默著。

    他眼中的寒意并沒有因為她的道歉而減去一分。

    忽然,他側眸看了眼從醫院大樓里走出來的穆天和龍花,他眸色冷靜道:"讓龍花送你回去,我還需要回公司處理點公事。"

    說完后,他再也沒有看林語嫣一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此刻的冷爵梟很有距離感,陌生的讓她以為自己有了幻覺。

    但看著那張再也沒有笑容的完美側顏,林語嫣有些狼狽的下了車。

    在她走了幾步后,她看到穆天拿出手機接了電話,看樣子是坐在車里的冷爵梟打來的。

    穆天說了兩句后,很快就掛了電話。

    待他經過林語嫣身邊時,他向她點了下頭就快速走向冷爵梟。

    林語嫣轉身看向那輛黑色的邁巴赫時,冷爵梟正從駕駛位走出來,他掃過林語嫣的身影后就打開車門上了后座。

    眼神中沒有任何情感的交流。

    這一眼,令林語嫣感到渾身冰涼。

    她從未感受過冷爵梟這樣的眼神……

    好像他對她是前所未有的失望。

    是因為她對他的不信任嗎?

    林語嫣不敢去細想。

    她心中即便是后悔莫及,也有種活該被他冷落的自虐感。

    她不該這么貪心,在不信任他以后,還妄想他會哄她開心。

    沒有人喜歡被懷疑,尤其他還是她深愛的男人。

    也許在她的潛意識里始終不信冷爵梟會在這七年里為她守身如玉。

    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生物,手握權勢坐擁萬貫家財的冷爵梟,他能夠如果委曲求全的對待自己,一度讓林語嫣覺得不可思議。

    也或許是因為冷爵梟曾經背著她和歐陽蘭蘭結過婚,雖然是場形式上的婚禮,可畢竟是欺騙她了。

    還有和王佳倩的假結婚,也曾經一度讓林語嫣痛心和失望。

    愛情上的信任橋梁早就在過去崩塌,雖事后得到了修補,但多少還是有了淺淺的裂痕……

    林語嫣望著那輛疾馳而去的邁巴赫,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她的唇邊泛起一絲苦澀的笑意,好像感覺有些自作自受。

    如果她能夠在第一時間選擇信任他,他和她的處境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

    "太太,多給冷總一些時間吧,冷總他是真的很在乎太太對他的看法。"龍花站在林語嫣的身后提醒了一句。

    "嗯,我知道……"越是深愛越是在乎對方的看法,林語嫣知道這次是她傷了他的心。

    可她不擔心,她會通過自己的努力去用心融化他心中豎起的那道冰墻。

    ……

    同一時刻,樂悠悠的病房內,坐在沙發上的獨孤九一直沉默到現在。

    她坐在床上看著他的外形改變,心里有些無法言說的喜悅。

    獨孤九今天的穿著毫無女性特征,一身黑色的休閑服,看起來隨意又冷酷。

    他一張素顏沒有任何妝容,五官菱角分明,俊美的讓樂悠悠移不開眼。

    他的一頭黑直長發被簡單的扎了個馬尾披在背后。

    最最重要的改變,也是樂悠悠心中最為驚喜震撼的部分。

    忍了又忍,她微紅著臉頰終于先開口問道:"阿九,你的胸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