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52章 友誼盡頭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52章 友誼盡頭

    樂悠悠抬起紅腫的眼睛繼續冷笑:"我當然知道,這就是我心里的話。語嫣,冷思辰對我一直提不起性趣,這些年你是不是在背后笑話我?你對他的特別,是不是也讓你覺得沾沾自喜?我好不容易想通了,想放過冷思辰也放過我自己,偏偏卻遇上了獨孤九又摔了一跤,我是真沒想到他曾經會為了冷爵梟去變性,可惜他對自己不夠狠,居然只是半個男人……哈哈哈,現在他又想做回男人了,真是狗血的人生……"

    "悠悠,我怎么會去笑話你!你想錯了!而且冷思辰的隱疾,我怎么會覺得沾沾自喜?我在你眼中真是這種小人嗎?"林語嫣耐著性子解釋。

    盡管樂悠悠的話很傷人,但她的情緒還算冷靜,不能因為樂悠悠的幾句氣話就當真。

    林語嫣又問道:"關于獨孤九曾經為冷爵梟變性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顯然當事人獨孤九和冷爵梟都不會說。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就算你和冷爵梟都不說,獨孤九背后的花海彬可沒義務幫你們隱瞞。"

    樂悠悠的嘴角泛起一絲涼薄的笑意:"我什么都不用付出,不過就是給花海彬打了個電話,他就告訴了我,好像他對我和冷爵梟都有敵意,巴不得我會因此恨上冷爵梟,或者讓我對獨孤九失去興趣。"

    "這個男人情商可真低,我都愿意生下獨孤九的孩子了,會在乎他曾經是為誰變性嗎?獨孤九能夠變性成為女人,他當然不可能喜歡女人了……可那一晚上的事情,我又覺得他并非擁有女人心,他骨髓里還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

    望著林語嫣的眼睛,樂悠悠一臉寒霜說的認真:"語嫣,你家庭幸福美滿,有個愛你寵你的完美老公,現在還懷了龍鳳胎,后半生有兒有女,嫁給冷爵梟有花不完的錢!今生你算是過上了每個女人做夢都想要的生活……"

    她慘淡的笑了聲繼續道:"而相比我,我讓一個我愛的男人整整七年提不起任何性趣,兩次在一起都是以分手收場!如今我都不追求愛情了,只想有個可以陪伴我的孩子,可連這點小小的要求,命運都要剝奪我做母親的權利。語嫣,你告訴我!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我今生的種種不順?"

    樂悠悠的問題,林語嫣無法回答。

    人生中的每一次選擇都會成為蝴蝶效應,有因為選擇而獲得幸福的,也因為選擇而獲得財富的,還因為選擇而遭遇不幸的……

    人這一生,無時不刻都在做抉擇不是嗎?

    大到生死,小到今天中午吃什么,就連網上買個垃圾袋,你都需要根據價格、質量、顏色、風格來選擇。

    人活一身,本就是滿身負累。

    獲得終生幸福談何容易,人生充滿了變數和天災人禍。

    生活中懂得感恩知足和苦中作樂的人更容易得到幸福和快樂。

    每天保持滿滿正能量的人只在少數,但關鍵還看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貪婪的人永遠不會幸福,因為人的欲望是個無底洞。

    多少名利之人追求到最后,連自己都不知道要的是什么,早已經背離初心。

    樂悠悠能當著她的面說出這番真實而又現實的話,林語嫣不知道要怎么去分解她心中的困擾和怨念。

    難道要去說樂悠悠活該嗎?

    活該她不顧勸告硬要兩次選擇冷思辰這個偏執自私的男人。

    又或者說她活該不顧一切要選擇做單身母親卻又遭遇意外流產。

    也許嚴厲嘴毒的朋友,會這么評判自己的朋友。

    但她不會,林語嫣也自認為她沒有評判別人感情的資格。

    即便心中有她的個人觀點和行為準則。

    可感情上的事情本就不能用對錯來評判。

    畢竟每一個人在面對感情時,做出的反應和抉擇都會不同。

    用每個人不同的性格、情商、閱歷去判斷同一件事做出的不同選擇,本就沒有可比性。

    而且這樣去對比也不公平。

    樂悠悠見林語嫣遲遲不語,她臉上繃緊的情緒頓時就散了,她頹喪地爬上了床躺下了。

    語氣是從未有過的失落和冷漠:"語嫣,你走吧,也許離你遠一點,我會感覺到更幸福……都說很多幸福來源于對比,我待在你的身邊,我永遠是狼狽的那個人。你過去的不幸無人替你去承受,同樣,屬于你的幸福也只有你自己能感受到。"

    "我知道我今天的話多少傷了你的心,讓你對我失望了……但這些都是我的心里話,我不是什么無私高尚的道德圣女,我也不想再裝作無所謂的樣子,每次在面對你的時候還要真心的祝福你為你高興,你不知道這樣的面具戴久了,我也會累。"

    她絕望無奈的嘆出一口氣:"也許是我的思想境界還不夠高,作為俗人,我還根除不了嫉妒心和人性的一些丑惡嘴臉。往后,各自安好,便是晴天。"

    說完這些令人惆悵傷感壓抑的話語,樂悠悠身心乏力的閉上了眼睛,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始終站在原地的林語嫣整整站了五分鐘,太陽穴的筋脈一跳一跳的疼痛。

    心中百般滋味纏繞交織在一起,令她的呼吸幾頓不暢。

    她甚至需要一手扶著墻面勉強站住腳,站到她真的意識到,她和樂悠悠的友誼可能走到了盡頭。

    林語嫣望向那張略顯蒼白的小巧面孔,此刻的樂悠悠哪里還有當年那妖嬈火爆的性感一面。這些年,她變了很多,樂悠悠也一樣。

    時間讓兩個曾經的好閨蜜漸漸有了距離。

    而形成距離的最重要原因是因為男人。

    原來,有一些幸福,不是你過得好,你身邊的人就會為你高興。

    恐怕,能始終如一為你感到高興的也只有家人了……

    林語嫣默默轉身,邁著沉重的步子走出了病房。

    全程都看在眼里的龍花也感覺沉悶和壓抑。

    她雖然不能理解林語嫣此刻的全部感受,但有一點她肯定,今天的林語嫣是真的受傷了。

    傷的不輕。

    先有冷爵梟的漠然離開,再有樂悠悠的無情拒絕。

    一天內,林語嫣同時被兩個最在乎的人傷害,龍花心里很不是滋味,而她卻無能為力,她阻止不了這一切的發生。

    當樂悠悠說出那些傷害林語嫣話的時候,龍花兩次氣得握拳想打樂悠悠幾巴掌,可礙于林語嫣在場,她也不敢動手。

    而且樂悠悠畢竟剛流產不久身體還很虛弱,對她動手也是勝之不武。

    更何況她是練家子,而樂悠悠毫無身手。

    "龍花,你把車鑰匙給我,我想自己獨處一會,你打車回別墅吧,家里如果有什么事你再給我打電話。"走進電梯的林語嫣伸手對龍花說道。

    龍花有些猶豫,她擔心道:"太太,還是我來開車吧,你想去哪里我都陪著你,我可以一直不說話不來打擾你。"

    "可你的存在已經在打擾我。"林語嫣面色深沉,讓人看不出她此刻在想什么。

    她一直伸在半空中的手讓龍花頗有壓力,最終還是從兜里掏出車鑰匙交給了林語嫣。

    龍花跟著林語嫣到了停車場,親眼看著林語嫣坐上駕駛位以后,她還是不愿意離去。

    林語嫣面色平靜的望著車前的龍花說道:"走吧。"

    她的聲音龍花聽不到,但從林語嫣的口型里看明白了意思。

    龍花帶著糾結的心離開了。

    走出去還不到二十米,她就接打林語嫣的電話。

    "別試圖跟著我,龍花,給我一點私人空間。我是一位母親,我自己會小心,就算出了事,我能對自己負責。"林語嫣在手機里說完后就掛斷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