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53章 陪伴左右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53章 陪伴左右

    林語嫣已經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龍花也不好再去偷摸著做什么。

    她只是在林語嫣的車離開醫院后,很快用手機給穆天打了個電話,把林語嫣的情況告訴了穆天,好讓穆天去告訴冷爵梟。

    車開出醫院后,林語嫣一路向北行駛,她沒有目標,心中也沒有什么怨恨需要發泄。

    她不過就是前所未有的疲憊。

    心好累。

    無法言說的累。

    她以為,她最痛苦最艱難的歲月都留在了伊甸園。

    只是沒有想到,人生不走到最后,苦難不會就此消失。

    人生該受到的苦和難,不會因為曾經的經歷而有所減少。

    當然,也不會因此而增加。

    該你受的,一樣也不會少。

    那到底什么是該,什么又是不該,卻沒人可以說出個所以然來。

    人生就是這么操蛋。

    要么接受,迎接挑戰。

    要么妥協,隨波逐流。

    佛祖釋迦摩尼說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蘊盛。

    信佛之人,心境跟常人會有所不同。

    可既然是飲食男女凡夫俗子,人生的本質上就是大同小異,始終逃不過這八苦。

    林語嫣暗笑自己,她不過就是人世間最普通的一個女子。

    這世間要是沒有了愛,人生更加沒有意義可言。

    哪怕這愛會灼傷人,好過獨自一人冷冰冰的活在這世上。

    既然賦予愛傷人的權利,自己也做不到無情絕愛,當受到傷害時,她只能去承受。

    一路上,林語嫣想了很多很多。

    她要的無非就是將心中產生的負能量去靠時間消解掉。

    她愛的男人和朋友已經受了傷,她不能再跟著沉淪。

    在這種關鍵時刻,她只能勇敢的面對,想清楚自己現在所要面對的處境,并找出解決的辦法。

    不然,愛所帶來的傷痕不會自動修復。

    愛也不會自動維系。

    婚姻需要寬容和愛來經營,友情又何嘗不是。

    曾經的慘痛經歷造就了林語嫣堅強不屈的堅韌性格,她脆弱的時候或者敏感多疑,但需要她強大的時候,她甚至超越了一般男人的承受力。

    在林語嫣的心中,她始終牢記一句話:人永遠靠的是自救。

    ……

    一個多小時后,林語嫣將車停在了一處半山腰,這里風景優美已屬郊區,周圍是片在開發中的富人別墅區。

    在林語嫣的不遠處,一排櫻花樹下,有輛銀灰色的賓利停在了路邊。

    順著視線,她看到車內的司機下了車。

    在看到司機是東方擎后,林語嫣的表情一點也不顯得意外。

    就在她將車開出醫院的十分鐘后,她就知道身后有輛車在有距離的跟著她。

    雖然距離有點遠,當時還看不清司機的容貌,但從他的衣服顏色上判斷,林語嫣已經猜到了是東方擎。

    更何況還是從醫院里一起出來的。

    東方擎慢慢走向她,他的一頭銀色的發白在櫻花樹下顯得格外充滿動漫的色彩。

    讓林語嫣不時想起他在漫畫中的形象,她的臉上不由揚起一絲帶著欣賞的純真笑意。

    俊美得異于常人的東方擎,當真是生錯了年代,還拿錯了性別,這要是出生在古代,多少英雄豪杰要為這東方擎的傾城之貌拋頭顱灑熱血……

    在東方擎的眼中,林語嫣又何嘗不是美的像一個凡人。

    她身處漫山遍野的小花從中,讓他想永遠置身在這畫中,畫中就只剩下單純的美,再無其他。

    今天的林語嫣穿著一條V領的黑色真絲連衣裙,上身穿著一件淺藍色的破洞牛仔服短外套,一頭栗色的微卷長發隨意披散著,扎著半個丸子頭,如果不是因為她隆起的孕肚,年輕的她看起來如同剛在上大學的女學生。

    她的混血美貌在東方擎的眼中,美的再也看不到任何其他事物,而林語嫣的容貌和氣質神韻也早已經和當年的東方晴分開了。

    對于東方擎而言,林語嫣是林語嫣,而東方晴只是東方晴。

    此時的他已經走到離林語嫣只有兩米遠,他適合停住了腳步,眼神中盡顯欣賞和溫柔。

    "語嫣,都說懷孕后的女人最美,你很完美的詮釋了這句話的定義。"

    他毫不吝嗇的贊美讓林語嫣的心情多了絲明媚,沒有女人會不喜歡聽到男人發自內心的贊美,林語嫣也不例外。

    但她沒有回應他的這句話,而是平靜問道:"馬雅還好嗎?"

    "她沒事,我離開醫院之前,她已經醒了。我把你救了她的事情跟她說了,她感到意外,但她讓我告訴你,她謝謝你不計前嫌幫了她。"東方擎語氣真誠,在幫妹妹表達謝意時,他同樣也發自肺腑的感謝。

    林語嫣微笑著看向山下的一覽風景,隨口道:"只是舉手之勞,她不必放在心上。"

    東方擎也順著她的視線遠眺,一前一后和她站在同一個方向,他眼底的風景里始終有著她的背影。

    控制著想攬她入懷的沖動,他將雙手置于身后輕聲道:"我已經打了電話給南宮桀,他已經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我,他說是他的兩個手下惹的事,他事先并不知道這件事。"

    林語嫣眸色微閃但沒用轉身,她問道:"你相信他說的話?"

    "嗯,我相信他。雖然南宮桀的老底不干凈,年少時也干了不少壞事。但我妹妹馬雅這件事,我相信不是他的意思。"東方擎的語氣里帶著肯定。

    "為什么這么信任他?"林語嫣轉身望著他的眼睛。

    東方擎望著林語嫣臉上的少許陽光,燦爛炫目,柔美的讓他失神了……

    幾秒后重新找回了神志,他淡淡一笑:"我可以說這是男人的直覺嗎?"

    她同樣笑了,可笑的有些心不在焉:"你既然相信他愿意不做追究,我也沒有意見。"

    "因為南宮桀有些沮喪的告訴我,因為馬雅這件事,他和左右副手鬧僵了,還被你誤會,他到現在還很懊惱……"

    話未說完,東方擎驚的及時摟住了林語嫣的腰肢,她顯先暈倒在地。

    "語嫣,你怎么了?是身體有什么不舒服嗎?"

    被他緊緊摟在懷里的林語嫣有氣無力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剛才感覺腦子有些混沌,心發慌……也許是今天太累了……"

    前后遭受冷爵梟和樂悠悠的情感打擊,又連著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早餐還只是吃了一半。

    所有的事情加在一起,林語嫣不可避免的一時低血糖有了暈倒的跡象。

    看似修長纖瘦的東方擎卻十分有利,他一把打橫抱起林語嫣邊走邊道:"我抱你到車里先休息一下,待會送你去醫院。"

    林語嫣抬起疲憊虛弱的眼眸:"不用了,東方,你讓我在車里休息下就行,你車里有吃的東西嗎?"

    他眸色一沉想了想,眼底閃過一絲慶幸:"有,我車里有一盒曲奇餅干!還是你當初親手為我做的。"

    她的表情有些僵,大腦因為心慌反應還有些遲鈍,嘴角慢慢泛起一絲無力的笑意:"不要告訴我……是我去伊甸園看你時的那盒曲奇餅干。"

    東方擎笑的一臉得意:"對,就是那一盒。"

    "居然還留著……看樣子是特別難吃……"她自語道。

    他突然停住了腳步,鄭重其事道:"不是,是因為我不舍得吃,我怕吃完了,再也吃不到你親手為我做的餅干。"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