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54章 心有隔閡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54章 心有隔閡

    他黑眸中情感的隱隱壓制,讓東方擎看起來如此深情而又痛苦,林語嫣有些心疼著看著這個當年救她于死亡邊緣的男人。

    "東方,你這又是何必呢,一盒餅干而已……"可她的潛臺詞里卻和餅干無關。

    她多么想告訴他:東方,忘了我吧,我只會帶給你痛苦,何苦要折磨自己……你配得上比我更好的女人來愛你。

    可這樣真心的話說出來又無意,他若真的能夠放下,早已經放下。

    就像此刻,他抱著她卻永遠不想放下。

    抱著林語嫣猶如擁有了全世界。

    或許,愛是世界上最難以克制的感情。

    如同現在的東方擎,他行動先于理智的去親吻林語嫣的額頭。

    但只是蜻蜓點水,他怕多停留一秒就會遭到她的推開。

    等林語嫣反應過來他做了什么時,東方擎早已經無所畏懼的繼續往前走。

    只有額頭上濕潤的氣息在提醒著她,剛才他是真的親了她的額頭。

    林語嫣下意識的垂眸不敢再看他,好像此刻忽然推開他都已經來不及了,而無力的四肢也沒有力量去做這番看似沒有必要的掙扎。

    他的吻無欲無求,似乎只是這樣的單純表達就已經足夠。

    東方擎對她的愛,已經變得隱忍而又克制。

    在林語嫣心里,只是用沉默來表達她對他的無奈和疼惜。

    剛才這小小的插曲,卻已經被別有用心之人用高清相機拍下了……

    五分鐘之后,一直在公司試圖用公事麻痹自己神經的冷爵梟,卻因為一張高清照片而當場宣布散會。

    就連穆天都被他吼著趕出了會議室。

    冷爵梟微微顫抖的修長手指將手機屏幕里的照片不斷放大,在確認林語嫣是在有清醒意識的情況下被東方擎親吻了額頭后,他瞬間握緊手機按壓在會議桌上。

    那只青筋都已暴起的男人手突然揚起,朝著對面的落地玻璃墻狠狠砸了出去。

    玻璃墻上頓時砸出一道裂痕,而手機已經四分五裂。

    那些偷偷站在外面觀察冷爵梟的幾名高管紛紛溜走了,擔心自己待會引火上身。

    始終站在會議室外的穆天看到了這一情景,眼神里充滿了擔憂和緊張。

    他不知道冷爵梟在手機里看到了什么。

    但可以肯定的是,手機里的內容一定足以令冷爵梟暴怒……

    此刻,獨自在會議室里的冷爵梟已經站起身,他走向落地窗,望著對面的高樓有些出神。

    黑眸里幾度風云變幻,腦子里是東方擎抱著林語嫣的場景。

    他們身處的位置風景絢麗,陽光明媚,看起來是如此的溫馨浪漫又和諧。

    可在冷爵梟的心里卻猶如一道驚雷的血痕,眼底仿佛在下著冰冷至極的血水……

    心是真疼。

    他當時離開醫院時的情景歷歷在目,如果那時的林語嫣能夠拉著他,抱著他,吻著他……他怎么樣也不會推開她。

    可是她沒有,她只是一臉茫然和失落的下了車。

    語嫣,你是不是不曾想到,你也會真的傷到我?

    我也會有不想對你和顏悅色的時候。

    愛的太下賤,我也會看不起自己,你知道嗎?

    冷爵梟滿眼痛楚的閉上眼睛,想把東方擎親吻林語嫣額頭的那一幕從腦中揮之而去,卻反而越發的記得深刻。

    他朝著天空喃喃的悲切自問道:"語嫣,東方擎永遠是你心中的偉大英雄,是嗎……"

    就算冷爵梟再怎么不想承認,東方擎才是當年給了林語嫣第二條生命的男人!

    ……

    晚上七點,林語嫣獨自一人從母親王彩霞那里返回家中。

    她走進大廳時,忠叔很快就迎了上來。

    他關心道:"太太回來了,吃過飯了嗎?"

    "我吃過了,你呢忠叔?"林語嫣眸色如常道。

    忠叔點點頭:"我也吃過了,大少爺在書房……"

    林語嫣下意識抬眸望向二樓,她說道:"好的,我知道了。忠叔你早點休息。"

    "太太你也早點休息。"

    等她上了二樓后,在經過冷爵梟的書房前,她站在門口沒有出聲。

    在書房內的冷爵梟已經抽了半包香煙,書房里烏煙瘴氣的能熏得人眼睛疼。

    而冷爵梟的眼睛也確實有些紅,也不知道是因為疲憊還是煙熏的。

    門口停住的腳步聲,他自然是聽到了。

    自從他上午離開醫院后就再也沒有和林語嫣聯系過。

    哪怕他看到了林語嫣和東方擎在一起的照片,也沒有主動給她打過電話,一則短信也沒有。

    更沒有派人去監視林語嫣。

    冷爵梟一直靠工作在公司里麻痹自己。

    晚上沒有吃晚餐,食不下咽。

    冷爵梟當然也知道那位匿名人發來照片的真實用意。

    他不會讓對方看笑話!

    但心里對林語嫣也確實感到不滿。

    先懷疑他在先,不夠信任他。

    受到他的冷落后,轉身就投入了東方擎的懷抱。

    他們就像事先約好了一樣,去了那處風景優美的郊區。

    在冷爵梟的心里,已經想成了私會。

    此時的他緊緊盯著房門,他期待林語嫣敲門的同時,也有點擔心她會真的敲門。

    因為他還沒有想好要怎么面對林語嫣。

    她對他的放任自流和過度給與的空間,讓冷爵梟寂寞的發瘋,他恨不得丟掉手中的煙頭,直接走出書房狠狠質問這個女人。

    可要問什么呢?

    問她和東方擎在一起開心嗎?

    她都讓東方擎親吻額頭了,還允許他抱著她,身為丈夫的冷爵梟心里堵得發慌。

    從未像現在一樣覺得自己真窩囊!

    他真怕自己一個沖動就做出傷害林語嫣的事情。

    畢竟她已經懷了雙胞胎,她是位孕婦和準媽媽。

    兒子亞撒放學后來問他,問媽媽在哪里時,他竟然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他甚至不知道林語嫣這整個下午的時間是怎么度過的……

    難道都是和東方擎在一起嗎?

    一想到這種可能,冷爵梟的整顆心就擰巴起來揪著心疼,還伴隨著一股惡氣。

    當他指間的煙灰落地時,林語嫣的腳步聲再次響起,她走過了書房,最終還是沒有敲門。

    冷爵梟失望極了,他有些微顫著手指吸了最后一口煙。

    他不知道的是林語嫣其實很想進來跟他說話。

    但她不敢。

    她害怕再次面對他的那種眼神。

    那種眼神真的很傷人。

    其實,在冷爵梟看到那張照片后,林語嫣在東方擎的車里休息了十分鐘就出來了,吃了兩塊曲奇餅干后就主動提出要回去了。

    在她一再強調自己沒事以后,而東方擎卻留在了那里,獨自待了幾小時。

    林語嫣開車去了弟弟劉光明的家,在母親王彩霞的房間睡了整整一下午。

    等起床時都已經可以吃晚飯了。

    吃完后和王彩霞閑聊了會就自己開車回別墅了。

    這和冷爵梟內心世界里的猜想完全是兩回事。

    當兩人心有隔閡,猜忌便成了一種直接的傷害。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