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55章 愛的羈絆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55章 愛的羈絆

    到了凌晨三點,冷爵梟嘴里帶著濃濃的酒味回到臥室。

    在快速洗了澡以后就上了床。

    林語嫣之前翻來覆去一直睡不著,有心在等冷爵梟回臥室睡覺。

    都說床頭吵架床尾和,即便不是在床頭吵的架,她也想借著睡同一張床的近距離和他說說心里話。

    但一直不見冷爵梟回臥室,后來她漸漸有了睡意就睡著了。

    臥室里的窗簾沒有拉嚴實,有一縷月光透過窗簾灑在了床頭,林語嫣在這縷淡淡的月光下看起來恬靜而又美好。

    冷爵梟的心律開始加速,哪怕林語嫣早已經身為他的妻子,天天睡在一張床上,對他來說還是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林語嫣不會知道,今天的冷爵梟有多想念她。

    想的他現在主動傾身向前,大手已經滑進被子里……

    沒過多久,林語嫣在睡夢中的表情有些微變。

    她的嘴里溢出一些令人心醉的聲音,她還沒有完全醒來,但已經被冷爵梟那只不老實的大手所騷擾。

    一分鐘后,她完全醒了。

    睜開雙眼就看到冷爵梟已經蓄勢待發,她驚訝的同時被他直接占有了。

    "爵梟你……"她的聲音有些暗啞和羞澀。

    冷爵梟的眼神深邃而又專注,表情有些冷,他從始至終都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

    他的動作不算溫柔但也不粗暴,想來是怕傷到林語嫣肚子里的孩子。

    時間不長,他沒有過度對她索取,半小時后就直接起身去了浴室。

    對她完全像是解決生理需求一樣的態度,全程無任何情感交流,這還是第一次。

    林語嫣的心莫名感到酸澀發疼,眼角已經溢出了晶瑩淚水,她哭的無聲而又難受。

    等到冷爵梟再次洗完澡走出浴室時,他腰間圍著浴巾就直接略過了她。

    林語嫣坐起身問道:"爵梟,你去哪?"

    他的身形一頓,停了兩秒后冷冷的回了一句:"去公司。"

    她有些不敢相信:"可現在都這么晚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現在去做?"

    "我公司里的事情,你又不懂。"話一說出來,冷爵梟自己都有些訝異。

    林語嫣是不懂他公司里的具體業務,但他也沒有必要拿隔行如隔山的專業知識去故意羞辱她。

    見他說話還那么沖,她垂眸含著淚說道:"你還在怪我當時不相信你的事情,對嗎?"

    冷爵梟始終沒有回頭,他寒著眼回道:"沒有。"

    說完后,他便離開了臥室。

    冷爵梟在衣帽間很火速的穿好衣服后就關上了臥室的門。

    門一關上,林語嫣眼中壓抑很久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了……

    如果你習慣了一個男人寵你愛你,始終如一的對你。

    但突然有一天,他對你冷言冷語還帶著些惡意的羞辱,你自然會受不了這樣的大反差。

    林語嫣當然也很不習慣。

    但冷爵梟對她的突然改變,她自知也有她一定的責任。

    可當時他說的那么隱晦還不肯把事情說清楚,再加上那陌生女人在媒體面前公開談論,林語嫣心里完全不動搖本就不現實。

    她依然忘不了當年她被那兩人渣關在監牢里,親耳聽到和看到冷爵梟背著她和別的女人結婚的事實。

    都說一朝被人蛇咬,十年怕井繩。

    在愛情上又何嘗不是。

    愛的麻木了才會無所謂。

    不愛了,才會完全不在乎。

    如果還深愛,自然是怕失去。

    林語嫣再怎么內心強大也有軟肋,在愛情和婚姻上還是怕被背叛。

    ……

    等冷爵梟獨自開車離開別墅后,林語嫣站在落地窗前望著遠去的車影直到消失在暗夜中。

    她手中握著手機給穆天打了電話。

    手機那頭響了三次就接了,穆天的聲音有些沙啞,還帶著未睡醒的語氣:"太太,出了什么事?"

    林語嫣不好意思道:"對不起穆天,這么晚了還打擾你休息,爵梟剛才獨自開車去公司了,說是有工作要處理,我在想你待會能不能也過去一趟……"

    "啊?冷總大半夜去公司?好!我現在就起來,馬上去公司!"

    其實忠心耿耿的穆天根本就沒睡在床上,他早就有了預估,他只是合衣躺在沙發上,以方便冷爵梟有事突然找他。

    今天的冷爵梟如此失態,他心里其實一直很擔心。

    聽到林語嫣親口說他大半夜去了公司,穆天眸色糾結道:"太太,我能問問你和冷總是吵架了嗎?"

    "沒有,他只是和我冷戰……"她語氣有點淡,更多的是惆悵和隱藏的壓抑,并未生氣和責怪冷爵梟。

    "對了,太太,你今天離開醫院后去哪了?當時和誰在一起?"

    他的好奇讓林語嫣問道:"為什么這么問?"

    穆天嘆氣一聲,就將冷爵梟突然在公司散會和砸掉手機的事情給說了。

    "那你知道爵梟看到了什么?"她蹙眉問道。

    "就是因為不知道,我才問太太……他閉口不談的事情,我不敢干涉。"穆天顯得有些無奈。

    林語嫣的眼底劃過一絲深沉:"這件事我知道了,謝謝你告訴我。那你掛了電話后就去吧,我擔心他一個人在公司,如果胃疼了,也好有個人幫他拿藥。我知道他現在不想看到我,所以只能拜托你了……"

    "太太,你不用跟我解釋這么多,照顧冷總是我應該做的。太太,那你接著休息吧。"

    電話掛了后,林語嫣一直在沉思。

    她在想冷爵梟究竟看到了什么這么生氣?

    想了大概有兩分鐘,她忽然想起東方擎的那個額頭吻,會不會有人偷拍了照片拿這件事做文章?

    照片這種東西,呈現出來的是靜止的狀態,很容易讓人有浮想聯翩。

    更何況她當時還因為血糖低有暈倒的跡象,被東方擎抱在懷里,是不是又加重的冷爵梟心中對她的猜忌……

    越想越覺得這件事很可能就是冷爵梟砸手機的原因。

    林語嫣此刻困意全無,她很快給慕容景打了電話。

    將事情的始末清楚簡單的講了一遍。

    慕容景在手機聽完后,語氣肯定道:"你就算不說,我都相信冷爵梟不會有私生子,還有那女人,她和冷爵梟也不可能會有關系。"

    "你為什么這么相信他?"林語嫣心中充滿疑慮,難道身為妻子身份的她忽略了很重要的疑點?

    還以為慕容景能說出多么福爾摩斯高深的話語,他卻只是說了這么一句:"拜托,你也不看看那女人什么長相,冷爵梟會喜歡這么艷俗的女人嗎?"

    "……"林語嫣頓時無語。

    她說道:"好了,你先查那張照片的事情吧,我現在從別墅出發去找你,這么晚找你幫忙,我請你吃夜宵。"

    慕容景打著哈欠道:"原來我是這么廉價的勞動力……"

    "那你到底要不要吃夜宵?不要拉倒。"

    他立刻坐直道:"當然要了!我要一只烤乳鴿、半斤羊排……"

    陸陸續續說了七八個,林語嫣一臉詫異道:"你是兩天沒吃飯了嗎?"

    "還真是……我熬夜玩了兩個游戲的通宵,這游戲還是你兒子安利給我的呢!靠,害我輸給一個游戲瘋子,我就不信了,他能一直贏下去!我就跟他玩熬鷹!"說到這里又連續打了好幾個哈欠,他那黑眼圈早已經可以當眼罩了……

    熬鷹?

    林語嫣僵著表情掛了電話,這男人任性起來比孩子還幼稚。

    一小時后,林語嫣帶著包出發了,她獨自開車離開了別墅。

    為了安全起見,她將自己易容成了中年婦女的形象。

    ……

    同一時刻,在市里的一處玫瑰園里,花海彬有些搖晃的站在墻頭跳了下去。

    差點沒站穩,他腳步踉蹌醉的不輕,右手還拿著一個洋酒瓶,酒已經快見底了。

    在這處如夢如幻的玫瑰園里他走了整整有十分鐘,終于在前方看到了一幢兩層樓的小洋房,小洋房置身玫瑰花從中,有種童話世界里的香甜浪漫味道。

    花海彬透過洋房周圍暖黃色的燈光下看清了一個人。

    果然在這。

    只見獨孤九頭戴黑色鴨舌帽,修長的雙腿架在一條藤椅上,而他坐在一塊年代久遠的雕文石凳上。

    一陣涼風吹過,獨孤九的長發隨風飛揚,他舉起手中的白瓷酒壺,當空望月咽下酒壺里的辛辣白酒……

    花海彬滿眼癡迷望著他,嘴角蕩開大大的笑意,帶著醉意隨口唱起:"我應在江湖悠悠,飲一壺濁酒,醉里看百花深處愁……"

    隨著他悠揚醉人的低沉嗓音,獨孤九的腦中劃過一個名字:悠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