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56章 無疾而終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56章 無疾而終

    一曲終了。

    花海彬舉起酒瓶將最后一口氣酒喝光,隨手將酒瓶往草叢一丟,沖著獨孤九喊了一聲:"小九!"

    獨孤九側眼看著他:"你來做什么?"

    "就這么不歡迎我?"花海彬自嘲一笑,慢慢走近他。

    他的不請自來,獨孤九懶得再理他,獨自喝著醇厚的白酒,用酒精燒著腦中那些揮之不去的人名。

    冷爵梟、樂悠悠、林語嫣……

    花海彬走到了他的面前,從外套兜里掏出一個白信封,將白信封隨手丟在了獨孤九身上。

    在獨孤九看向身上的信封時,花海彬眼疾手快的奪走他手里的白瓷酒壺,笑著遠走了幾步,靠在一處兩人高的玫瑰花壇上獨飲。

    "這是什么?"獨孤九拿起了信封。

    "你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花海彬笑的有些不懷好意。

    獨孤九帶著絲疑慮打開了信封。

    隨意看了幾張就丟在一旁,他轉過身面對花海彬質問道:"你這是什么意思?拍這些照片做什么?"

    花海彬醉眼迷離的望著他:"你不是懷疑林語嫣嗎?我就花了點時間跟蹤她,總算被我拍到點有價值的東西,這些照片足以冷爵梟和林語嫣吵架了。"

    "無聊。"孤獨九站起身,對于花海彬花時間拍這些照片毫無興趣。

    "說我無聊?我可是為了你!"

    見獨孤九離開的腳步頓住了,花海彬的眼底劃過一絲不解:"是你當初對林語嫣有所懷疑!現在我拍到了證據,你怎么反倒不滿意?"

    獨孤九眸色冷清,回頭看他:"海彬,你還不明白嗎?我對冷爵梟和林語嫣的事情已經不感興趣了。他們好與不好都和我無關,我只想做回我自己。"

    他的話讓花海彬笑的有些揪心:"是啊,我永遠跟不上你的腳步。當你喜歡冷爵梟的時候,你一言不發就去為他做了手術……碰上了樂悠悠那個女人后,你又一轉身變回了男人!你可真是自由啊,想做女人就做女人,想做男人就做男人……只有我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你估計都不會多看我一眼……"

    花海彬臉上的痛苦和蒼涼,在此刻獨孤九的眼中也變得有些礙眼,可以說是內疚。

    "我想做回男人和樂悠悠無關。"思來想去,獨孤九只是解釋了這么一句。

    "你不用跟我解釋,這些都是你的自由……不過樂悠悠這女人也挺有意思,她在得知你當年是為了冷爵梟變性后居然也很淡定……"

    一陣風似的獨孤九站在花海彬的面前,一手緊緊揪著他的領口怒問道:"你說什么?你把這件事告訴她了?"

    醉紅了眼的花海彬一臉無所謂:"對啊……這又不是什么秘密!又什么不能說的……"

    "混賬!"獨孤九怒紅著眼對著花海彬的鼻子就是狠狠一拳。

    "你是吃飽了撐著管他們的閑事!你知不知道你的照片會讓林語嫣和冷爵梟夫妻不和?你還把我當年的事告訴樂悠悠,花海彬你他媽的到底安了什么心?"

    "行!我現在就告訴你!不管我變成女人還是男人,老子這輩子都不會喜歡你!你死了這條心吧!"

    獨孤九眸色森然的掃了眼摔倒在地的花海彬,滿臉厭棄的轉身就走。

    不出十秒鐘,癱坐在地的花海彬就聽到了獨孤九的摔門聲。

    他抬起手背擦了下鼻血,笑的有些荒涼和自嘲,大大的嘲諷洋溢在整張臉上……

    垂眸看了眼被甩在一邊的白瓷酒壺,他伸手去撿起來,隨意搖晃了下,眼底劃過一絲慶幸。

    眼神沒有焦距的喝著瓷壺里的白酒,辛辣刺激的酒精順著喉嚨滑進胃里,漸漸傳來的灼燒感才感覺到自己還活著。

    獨孤九對他無情無愛,有的不過就是當年殘留下來的一點友誼。

    他又怎么會不清楚……

    "小九,我以為冷爵梟和林語嫣鬧僵了,就能給你機會,難道我做錯了嗎?"

    花海彬死死盯著緊閉的大門,可自然是得不得孤獨九的回應。

    痛到撕心裂肺處,花海彬發酒瘋的揚天大喊:"小九!我愛你到底有什么錯!我沒錯……"

    我沒錯……

    兩行清淚流淌在這張英俊的男人臉上顯得令人唏噓。

    男人深情起來也令人疼惜。

    花海彬這狼狽的一面,對于站在屋內的獨孤九而言,何嘗不是一種精神折磨。

    他不禁在想,也許冷爵梟在面對他的時候,也像他此刻面對花海彬一樣的郁結吧。

    只是,對于獨孤九來說,花海彬愛錯了人。

    就像他愛上了冷爵梟。

    同樣都是錯!

    一個無疾而終的死循環。

    真可悲。

    ……

    天快亮的時候,慕容景咬著一只羊腿突然道:"查到了!"

    羊腿掉在了鍵盤上,他隨手拿起接著吃。

    閉目養神的林語嫣頓時從沙發上站起身,她快步走向他,微微彎腰盯著電腦屏幕里的石錘證據。

    "靠!是花海彬搞得鬼!"她頗為震驚。

    慕容景捏著羊腿撕扯了一口,隨意嚼著羊肉說道:"要怪就怪你男人魅力太大了!獨孤九愛你男人,這花海彬又暗戀著獨孤九,媽的,搞得好像天下女人死光了……這基佬就是這樣多起來的……"

    林語嫣擰著眉心看了他一眼:"陽光點,少點歧視。"

    "我沒有歧視啊,我不過就是不屑!一想起男男……我就渾身哆嗦起雞皮疙瘩!"

    她掃了他一眼:"他又沒喜歡你,你瞎激動什么。"

    慕容景不悅道:"林語嫣你有病吧!我幫你把罪魁禍首找到,你倒好,還幫著基佬懟我?你要不要這么忘恩負義!"

    林語嫣沒說話,她走向沙發處坐下了,面色如常道:"我只是覺得不該歧視他們的感情,不管是喜歡還是愛,都是這世界上很美好的感情,何必帶著有色眼鏡看待。"

    "嘖嘖嘖,果然是搞設計出生的編劇,心里總是裝著這么多的大愛和寬容……"

    慕容景似貶似褒的話沒有讓林語嫣生氣,她只是平靜道:"我和爵梟這次冷戰,其實主要是因為我對他的不信任,這張我和東方擎的照片不過就是導火線加劇了我和他的矛盾,而東方擎的存在,我知道在爵梟的心中一直是顆定時炸彈。畢竟爵梟曾經失憶時,東方擎當著他的面對我示愛,如果不是因為東方擎曾經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想爵梟早就在背地里對他使絆子了……"

    "那肯定啊,如果我是冷爵梟,我也覺得東方擎是眼中釘。可東方擎對你有再造之恩,這點我也覺得他占有一塊免死金牌……不過東方擎現在對你已經愛的很隱忍了,我前兩次見他,他都不敢在我面前提起你了。"慕容景有些失神的嚼著羊腿。

    對于愛情這個世紀大難題,他是再一次的確信自己的意愿,這輩子他都不要談戀愛!

    一個人無牽無掛挺好,自由。

    成天愛來愛去的煩不煩,要死不活的難受。

    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

    無愛無情浪跡天涯,才是人間瀟灑走一回!

    兩人各自沉默了五分鐘,慕容景先打破沉默問道:"需要我將調查結果告訴冷爵梟嗎?"

    她抬眸看向他,搖頭道:"不用了,爵梟不找我當面對質,我猜他可能也沒有真的相信,畢竟只是一張照片。考驗他對我的信任時刻到了,他既然怪我不夠信任他,我也想看看他對我有多少信任程度……"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