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57章 冷戰升級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57章 冷戰升級

    連續三天,冷爵梟和林語嫣都沒再說過話。

    她有意等著他來找她,他卻故意躲著不見她。

    不僅每天在公司加班工作,就算晚上回來了他也睡在書房。

    書房有張軟塌沙發,成了冷爵梟這三天來的床。

    但冷爵梟會通過穆天假裝無意打聽林語嫣的情況。

    而林語嫣也會給穆天打電話,詢問冷爵梟現階段的心情。

    穆天默默成了傳話筒。

    別墅里的這一奇怪現象,就連偶爾來串門的權銀龍都察覺出了。

    上午八點,他剛來的時候,正巧碰到亞撒在餐廳吃早餐。

    權銀龍一走進餐廳就自來熟的坐下了,忠叔熱情的招呼他,還讓女傭先給他剛做好的雞蛋蝦仁餅。

    "忠叔,你對我這么好,是不是有求于我?"權銀龍開門見山道。

    忠叔笑的有些為難:"權先生,還真被你猜對了,其實我是想讓你……"

    "忠爺爺是想讓你幫忙勸和我爸媽……"亞撒邊說邊咬了一口奶黃包,頓時變得口齒不清了。

    "哦,原來是這件事,忠叔,不著急的,你等著吧,你家大少爺很快沉不住氣了,他會向你家太太示好的。"

    權銀龍一臉淡定拿著刀叉開始切雞蛋蝦仁餅。

    "會嗎?"忠叔還是有些擔心,每天看著這夫妻倆玩冷戰,別墅里上上下下的傭人們都看得心驚膽戰的,有幾個還擔心哪天不小心得罪冷爵梟就被開除了。

    亞撒咽下嘴里的東西后再次說道:"忠爺爺是杞人憂天,你看我身為他們的兒子我都不急。"

    "小鬼,你為啥不急啊?"權銀龍眼底泛起一絲興趣。

    "我都快有弟弟妹妹了,難道他們還能離婚不成?而且,昨晚我睡到半夜因為太渴就去廚房倒水,我可是看到有個身影偷溜進了我媽媽的房間……"

    忠叔小聲驚呼:"啊?誰敢偷溜進太太房間?"

    權銀龍看向忠叔輕笑道:"忠叔,你聽著小鬼瞎掰……"

    "誰瞎掰了!昨天半夜偷溜進媽媽房間的就是我爸……"

    他這一爆料,忠叔的臉色有些尷尬,權銀龍卻像是意料之中。

    亞撒忽然看向權銀龍:"你居然敢匡我!"

    "誰匡你了,是你自己要說……"權銀龍還未說完,他及時回頭看向身后的那股陰寒之氣。

    "靠!走路沒聲,想嚇死人啊!"看到他們議論的對象就這樣突然站在身后,權銀龍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冷爵梟面無表情,他看向忠叔說道:"忠叔,通知廚師,今晚有客人來家里吃晚飯,菜系還照平時的做,只是增添四人份的量。"

    忠叔點點頭:"是,大少爺。"

    "爸爸,這菜系能不能換一換了?每天吃這些孕婦專吃的搭配套餐,我都快吃吐了……"亞撒小聲抗議道。

    這寵老婆也不能完全不顧他這長子的心情吧?

    冷爵梟將冰冷的視線落在亞撒那張越發俊俏的小臉上,頓時有些不順眼。

    不僅不幫他向林語嫣示好,還在背后拆他老子的臺,這兒子還真是不像話!

    "你射擊教練打電話跟我說,昨天你有一環打偏了,怎么,是手槍長眼了嗎?"

    亞撒解釋道:"不是!是那把手槍出了問題……"

    冷爵梟冷聲打斷他:"別給自己找借口,你在射擊之前為什么沒有檢查出手槍的問題?"

    "哎呀,就昨天這么一次給忘了……"亞撒頓時感覺有些委屈,老爸怎么不提他平時的戰績呢?

    "失誤就是失誤!身為男人,找借口是不會有進步的。"冷爵梟對于亞撒是越發嚴厲了,但也是出于沉重的父愛。

    畢竟若是在危險時刻,你的失誤就有可能造成身邊親友的傷亡,還會讓自己陷于危險的境地。

    哪怕不是每天活在槍林彈雨中,一個自律優秀的人,會讓自己始終處于準備好的應戰狀態。

    "爸爸,你可真兇……比教練還兇!"亞撒忽然站起身準備離開了。

    "站住!離開之前,你忘了說什么?"冷爵梟寒聲問道。

    亞撒有些不悅道:"權叔叔,您慢慢用餐。爸爸,我先上樓了。"

    冷爵梟聽了后這才說道:"去吧。"

    對于亞撒的基本家教,作為父親的冷爵梟始終沒有懈怠。

    忠叔向冷爵梟頷首就轉身去廚房安排晚餐的事情了。

    還在餐廳用餐的權銀龍有些感慨道:"亞撒畢竟是個孩子,我覺得你有些過分嚴厲了。"

    "權銀龍,吃你的東西,別干涉我怎么教育兒子。如果你看不慣,以后就少來。"

    冷爵梟說完后拿過了餐桌上的一瓶礦泉水,準備離開。

    "冷爵梟!你說你和自己老婆慪氣,要不要牽扯進一大群人?你心里其實早就原諒林語嫣了,為什么還拉著臉不去說和呢?你自己一個人生悶氣,你說傻不傻?"

    權銀龍很是不解,冷爵梟都溜進林語嫣的房間偷偷去看她了,大白天的還裝高冷,有這個必要嗎?

    "你別站著說話不腰疼,我和林語嫣的事情你不懂。你不僅沒結婚,連個女朋友都沒有,你明白什么是愛情嗎?權銀龍,等你結婚后再來跟我說教吧。"

    冷爵梟并不買賬,這種隨意不走心的勸說,無法讓他立刻低下頭就去向林語嫣投降示好。

    "呵,我是沒女朋友那又怎么樣!如果我有老婆,我可不像你這么蠢!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你自己老婆有多大魅力還需要我來提醒你嗎?別到時候適得其反將自家老婆推到別的男人懷里了……不吃了,真是懶得跟你廢話。"權銀龍放下刀叉,一手扯下餐巾布,站起身就離開了餐廳。

    望著他離開的背影,冷爵梟也沒出聲阻止。

    其實,今晚的這場飯局就是他刻意安排的,就算他要向林語嫣主動去示好。

    也得找個合適的臺階下不是?

    不然他的原諒也太廉價了!

    如果不是擔心林語嫣長期心情壓抑影響肚子里的孩子健康,他還不至于這么快就真心的去原諒她。

    她不信任他這件事,真挺傷人的。

    在冷爵梟拿著礦泉水返回樓上時,他看到走廊盡頭處走出一個人,正是林語嫣。

    兩人四目相對,一時間都有些愣神。

    但他先移開了雙眼不再看她。

    林語嫣心生郁結,看到這個傲氣悶騷的男人就來氣!

    別以為她昨天半夜睡覺沒感覺,那只不老實的男人手占盡她便宜,她的嘴都快被親腫了。

    連續三個晚上都上演這種聊齋志異,每次偷親完她,他就悄無聲息的滾回書房,可惜她因為懷孕的關系,感官都比過去敏感了,半夜也常常會失眠。

    以前她怕吵醒他睡覺,就算她失眠了也是閉目躺著不起床。

    可能他還以為她睡得有多死。

    就像刻意的那樣,此時的冷爵梟走的并不快。

    書房離臥室不遠,兩人既然在走廊相遇,難免還會再有眼神接觸,除非都目視前方假裝都看不見。

    就在林語嫣與他擦肩而過時,她很'自然'的假裝腳底一滑,身體微微前傾做了個假動作,而他卻是出于本能反應,一把緊緊抱住她。

    冷爵梟率先打破這三天來的沉默,低沉責備道:"怎么這么不小心!"

    她故意裝作心生委屈的埋怨道:"有人三天來視我為透明人,我一想起來就傷心的腳軟……"

    這明擺著就是在指責他了。

    見她完全沒因為剛才差點摔倒的事情心慌害怕,他就知道上了林語嫣的當。

    冷爵梟將她扶正后慢慢放開她,繼續他的高冷禁欲風。

    他眸色冷淡的掃了她一眼:"下次要假摔,去找東方擎。"

    說完后,他面無表情的略過她再次往前走。

    當面聽到他的酸話,林語嫣驀然轉身,沖著那具高大的身影怒吼道:"冷爵梟你個王八蛋!有種你再說一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