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66章 死亡警告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66章 死亡警告

    一小時后,冷爵梟開著直升機順利將林語嫣接回別墅。

    為了安全起見,家宴正式取消了。

    林語嫣派龍月將買到的名牌包開車送到時念住處。

    同一時刻,市里某小區的一套公寓內,孔麒麟戴著手套正在查找證據。

    這套公寓在三天前剛過戶。

    戶主的真名叫鄧天葉,正是五殺團里的男殺手之一,綽號:粉紅小豬。

    孔麒麟接到咖啡店經理給他打的電話時,他剛好在家中書房內查到粉紅小豬的行蹤。

    在得知冷爵梟已經親自去接林語嫣后,孔麒麟單槍匹馬獨自來到鄧天葉的住處。

    為了不被人發現,他嘴里咬著一支小手電筒照明,沒有在屋內開燈。

    他手上的鑰匙是從原戶主那里偷來的,而鄧天葉還沒來不及換門鎖。

    就在他試圖打開鄧天葉的筆記本電腦時,忽然聽到走廊里傳來的輕微腳步聲。

    他立刻關掉手電筒,從腰間拔出手槍躲進了洗手間,踩進浴缸里,拉上了浴簾。

    不出兩分鐘,鄧天葉帶著風信子走進了浴室。

    孔麒麟眸色深沉,隔著浴簾已經將手槍無聲的對準了他們。

    鄧天葉在這時說話道:"風信子,你這次真是昏頭了!如果不是我及時出現,你都要被他們活捉了!"

    "哼,什么活捉,我差點都被炸死了!"

    一張桀驁不馴的男人臉上表情有些詫異,他問道:"什么意思?停車場里的汽車爆炸跟你無關?"

    風信子一臉狼狽,她望著盥洗臺的鏡子,看了眼劃破的傷口,語氣陰森道:"讓我暗殺林語嫣的買家在兩天前給我消息,說不用再動手了。"

    "那你怎么還動手?"鄧天葉很是不解。

    風信子打開水龍頭洗了把臉,將臉上的血跡清洗掉。

    她順手接過鄧天葉給她的酒精棉,將傷口擦了擦消毒。

    "我只不過不想倒了我們五殺團的名聲,我知道我前兩次失手后,你們都在背地里看我笑話……"

    "神經病!讓我們看笑話也總比你丟了性命要好!"鄧天葉看向她的眼神頗為嘲諷。

    風信子嘆氣一聲:"雖然不想承認,但事實卻是擺在面前,當初是我太過沖動,連對方是誰都沒有搞清楚就貿然接了這單子,現在才知道殺林語嫣談何容易……"

    "殺林語嫣不難!難得是她背后的男人冷爵梟!你還沒說汽車爆炸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他趕到的時候不過就是看到停車場里一片混亂。

    風信子拿著酒精棉轉過身望著他,滿眼肯定道:"雇我殺林語嫣的買家想殺我滅口!我汽車里的爆炸裝置就是他裝的……而且我猜他當時應該就在附近,他見我要對林語嫣動手,就引爆了炸彈!他想炸死林語嫣的同時也順便想炸死我!真是一箭雙雕的好計謀!"

    "他為什么要炸死你?"鄧天葉當即提出假設。

    "還能有什么?當然就是怕暴露自己!我前兩次失手后,如果我這次不動手,其實林語嫣她們也還找不到我……是我自己為了名聲無償再行動,可是沒想到差點死了!這個混蛋,我非要揪出他不可!"風信子恨得一臉咬牙切齒,甚至忽略了臉上的疼痛。

    鄧天葉隨手將創口貼遞給她,語帶不屑道:"得了吧,你連對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怎么找?這次他沒炸死你,為了不暴露自己估計不會再動手了……"

    她接過創口貼,比較隨意的貼上,表情頗為陰沉:"我的第一直覺告訴我,對方很可能是一個女人。"

    "你呀別作死,趁著現在冷爵梟他們還沒找上你,趕緊出國!而且別再回來了……"

    鄧天葉說著的同時突然走向浴缸的方向,想為風信子放洗澡水。

    他剛拉開簾子,就僵在了原地。

    "銀手……"

    風信子還來不及拔槍,孔麒麟的右手上正握著把銀色的小手槍,對準的人就是她。

    而他左手上的黑色無聲手槍,對準著鄧天葉的腦門。

    "你想怎么樣?"鄧天葉還算冷靜的問道。

    "孔麒麟,如果你是為了林語嫣,你抓我走就行了,別為難他!"風信子沉著臉色說道。

    孔麒麟面色如常的問了一句:"風信子,你真不知道你的幕后買家是誰?"

    "靠!你剛才偷聽了半天,難道沒聽懂?"鄧天葉忍不住吐槽。

    "買家為了隱藏身份一向不會暴露,這個你也懂,不用我刻意解釋吧?我實話告訴你,這個買家現在也是我的仇人了!居然要殺我滅口?還真把我當她的替死鬼了!你回去告訴林語嫣,如果她想找個免費的殺手,我會替她殺了那個幕后買家!"

    風信子的突然轉變讓孔麒麟不禁冷笑一聲:"你這殺手當的可真是有'原則',之前還想殺林語嫣,現在居然又要幫林語嫣去殺那個幕后買家,看來你是真的很閑。"

    鄧天葉為風信子解釋道:"銀手,你也聽到了,那個黑心女人要殺風信子,你覺得風信子還能繞過她?這已經上升到私人恩怨了……"

    "其實風信子也是受害者了……"他又補償了一句。

    "好,我信你們。"孔麒麟瞬間收起兩把手槍,抬起腳踏出浴缸,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浴室。

    留下鄧天葉和風信子在原地發懵……

    還是鄧天葉率先反應過來,他疾步追出去。

    在孔麒麟剛握住門把手的時候,他急問道:"你就這樣走了?"

    孔麒麟回頭掃了他一眼,語氣平淡:"怎么?沒給你來一槍,心里感到不安嗎?"

    鄧天葉本能的點了點頭,風信子也已經從浴室走出來。

    她的臉色有些尷尬和不安,內心頓感恥辱,她出聲問道:"你這樣放過我,林語嫣那里怎么交代?"

    "我師妹那里我會去說服,大家都是殺手圈里混的,你都可以為了自己的名聲去無償殺人,我相信你也是個知恩圖報的人,對于不守規則想殺你滅口的買家,我相信你也不會放過她。至于怎么對付她是你的事情。如果你死了,我們會再出手。"孔麒麟的表情始終冷靜沉穩,讓人一看就是經歷過生死的人。

    風信子眸色微微閃動,第一次在這種情況下看到傳說中的殺手圈第一人。

    一直以為傳聞太過神話銀手。

    今日親眼所在,她心中一個大寫的服字。

    "銀手,謝謝你愿意相信我!也謝謝你給我一次彌補的機會!"風信子此刻的心間劃過一絲莫名的悸動。

    孔麒麟的氣度和遠見讓她心生佩服。

    更何況他的外表又是如此出眾……

    相比她身邊的鄧天葉卻被無形中比了下去。

    "風信子,我提醒你一句,如果你殺不了那個幕后買家,我很難為你在冷爵梟面前求情。"孔麒麟的語氣里毫無溫度,眼底也毫無憐憫。

    他的態度令風信子有些錯楞,明明不想置她于死地,但為何聽起來卻是那么無情……

    "銀手,至于如何找出那個女人的事情,我也會幫風信子!你回去告訴林語嫣和她男人,給我們一星期的時間!如果我們殺不了那個女人,我們隨你們處置!"鄧天葉說的鐵骨錚錚,語氣里絕無一絲一毫的退縮。

    銀手看著他們,眸色中閃過一絲令人驚悚的陰沉:"就給你們一個星期,如果殺不了對方,我會親手解決你們兩個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