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67章 依然牽掛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67章 依然牽掛

    當天晚上十一點。

    在林語嫣洗澡的時候,孔麒麟正和冷爵梟在書房秘密商量對策。

    書房內,冷爵梟穿著一套居家服站在落地窗邊,手指間夾著一支煙。

    完美的側顏冷酷異常,腦子里正在消化孔麒麟爆出的信息量。

    孔麒麟坐在沙發上,他背靠沙發,膝蓋上放著臺超薄型的筆記本電腦。

    慕容景在轉椅上翹著二郎腿,十指在鍵盤上飛舞,正在過濾當天商場里各種監控探頭下的顧客。

    先進的人臉識別技術,正在急速的刪選中……

    他嘴里不忘調侃冷爵梟:"冷總,你這煙是戒不掉了,都戒了幾回了?"

    冷爵梟沒有回頭,眼底望著原本種滿花的花園早已經成了一片菜地……

    他不禁勾唇笑了聲:"我老婆真是有機蔬菜的愛好者……"

    孔麒麟抬眸看了他一眼,慕容景看向孔麒麟對著口型:老婆奴。

    冷爵梟回頭看他倆,隨意道:"煙不戒了,天天過著雞飛狗跳的日子,誰知道能不能活到八十歲,戒什么煙。"

    他的話頓時得到慕容景的贊賞:"哈哈哈……就是,我早就說過……"

    "你到底找到了沒有?"冷爵梟不耐煩的打斷他。

    "靠!又催!再給我半小時,找不出來我給你當三天司機!"慕容景當即專注于電腦屏幕。

    但他可能不知道,有時太過自信也不好,容易打臉。

    冷爵梟踱步走向茶幾前,將抽了半支的煙按滅在了煙灰缸。

    他望著孔麒麟問道:"麒麟,你覺得風信子和鄧天葉可信?"

    "以他們倆過去在殺手界的風評,我個人認為,可信。"孔麒麟說的很中肯。

    "嗯,既然你開口了,好,我就給他們一星期。"

    得到冷爵梟的首肯后,孔麒麟當著他和慕容景的面將電話打給了鄧天葉。

    手機按了免提。

    鄧天葉的聲音很快傳來:"銀手?"

    "對。"

    "什么事?"

    孔麒麟言簡意賅道:"冷爵梟已經同意給你們一周的時間,我只是跟你們確認。"

    "你不是當面威脅過我們了嗎?不用一直提醒我們吧?"鄧天葉顯然有點生氣,好像被人質疑他的品行和能力。

    "呵,多說一次,免得你們忘記。我已經好久沒殺過人了,可以為你們破例。"

    孔麒麟陰森森的話,讓鄧天葉罵了個'操'字后就給掛了。

    冷爵梟輕微的點點頭表示欣賞:"不錯,給他們一點緊迫感。"

    "孔麒麟是真的黑!讓風信子和鄧天葉先去送死,殺了那娘們最好,殺不了也能暴露那娘們的行蹤……到時候我們黃雀在后將他們一網打盡。"慕容景沒抬頭,但不妨礙他插嘴點評。

    然而,孔麒麟很認真的糾正道:"慕容景,恐怕你理解有誤,只要風信子和鄧天葉殺了幕后主使者,我會放了他們倆,絕對不再追究。"

    "我暈!你腦子沒問題吧?風信子這臭娘們第一次暗殺林語嫣,第二次暗殺亞撒,這第三次就在今天!你居然說要放了她?"慕容景驚得停下手里的工作,滿眼不可置信道。

    孔麒麟掃了他一眼,笑的有些神秘,還隱隱帶著絲輕蔑:"目光短淺。"

    "什么?你說我目光短淺?行,你倒是說說你的理由?我洗耳恭聽!"慕容景干脆雙手交叉抱胸等著孔麒麟的解釋。

    冷爵梟眸色平淡,說了一句:"麒麟的目的,恐怕是想將風信子和鄧天葉編入他自己的隊伍,等到時機成熟時過繼給語嫣使用。"

    他的一番話讓慕容景詫異的同時,孔麒麟眼眸一瞇,對著冷爵梟豎起大拇指說道:"冷爵梟,你懂我。"

    這種高智商男人間的欣賞和相互認同,令在場的慕容景一時間似乎被隔離了……

    他不悅的撇撇嘴不再說話,孔麒麟的深謀遠慮卻是讓他有點刮目相看。

    還以為孔麒麟就是個智商一般般的殺手尖子。

    沒想到還挺有兩下子。

    慕容景面色沉重,他靜下心來查找今天在商場里出入的可疑人物。

    再怎么樣也不能落后于孔麒麟!

    他見不得就單孔麒麟一人在冷爵梟面前秀智商。

    男人間的這種隱形攀比時時存在,他們這種有的是錢的人,比拼的就是才智和謀略了。

    ……

    半個多小時后,當三個男人已經擬定好計劃時,在臥室的林語嫣終于鼓起勇氣準備打電話給樂悠悠。

    今天樂悠悠也在商場,發生汽車爆炸案后,她不確定樂悠悠是否有事。

    但一直沒有得到龍花帶來的壞消息,證明樂悠悠應該沒事。

    可她還是有點不放心。

    握著手機有些緊張的將電話撥了出去。

    樂悠悠的手機響了很久,一直沒人接。

    等林語嫣打第二次的時候,總算有人接了。

    對方是個女人,但不是樂悠悠。

    "你是誰啊?"女人的語氣有點沖。

    "我是林語嫣,我想找一下樂悠悠。"林語嫣語氣平穩,語速不快不慢。

    女人笑了聲:"原來你就是林語嫣啊!呵呵,難怪你的手機號沒有顯示名字……"

    林語嫣一聽,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這才知道,樂悠悠將她的手機號已經刪除了。

    她是不是該慶幸至少沒有被拉黑?

    "林語嫣,既然你打電話來,證明你還是關心悠悠的。我和悠悠是小學同學,平時私下里雖然聯系不多,但我們身為她的朋友都知道你在她心目中的重要性……"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之間具體發生了什么事情,但如果你真的還在乎悠悠,現在就來'一夜'酒吧找她!"

    林語嫣不是特明白她的用意,蹙眉問了一句:"你們在叫'一夜'的酒吧里?"

    "沒錯,悠悠流產后其實應該好好休息,但她不聽勸!如果我說多了,她就要跟我斷絕來往。我知道她現在是特殊階段,所以我不好把話說絕只能陪著她……"

    女人的語氣里帶上一絲怒火:"但今晚她真的有點過了!就在一小時前,她已經向酒吧的經理報名,公開拍賣自己的一夜,起拍價是一百元!說句不好聽的,她這是在作踐自己!"

    "什么?這他媽到底是什么酒吧?"林語嫣都驚得爆粗口了。

    女人耐著性子解釋:"你也別大驚小怪的,其實就是個你情我愿的成人酒吧,都市里的單身白領們如果寂寞了就可以公開叫賣自己,隨著眼緣能看上的就跟對方走了,男人女人都可以出價!其實就是變相的一夜情……"

    "你把一夜酒吧的坐標發給我,我現在就去找你們。"林語嫣臉色冰冷,再也無法對樂悠悠坐視不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