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70章 相約一年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70章 相約一年

    獨孤九對她的拒絕,讓樂悠悠一瞬間打退了心中的勇氣,她撇開頭沒再說話,紅著眼眶打開了車門下了車。

    她一言不發的離開,讓獨孤九又有了點愧疚感。

    他也跟著下車了,手里還拿著車鑰匙,獨孤九找到了追上她的理由:“等等!”

    樂悠悠往前走的腳步慢下來,但她沒有回頭。

    “你忘了拿你的車鑰匙。”

    親耳聽到他的話后,樂悠悠猛地轉身含淚質問道:“獨孤九!算我求你,如果你真的不喜歡我,麻煩你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我是生是死都和你無關……”

    話還未說完,只感受到她剛剛被沖過來的男人給狠狠抱住了!

    樂悠悠感覺到有種不真實感,她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手臂抱住了男人的腰肢。

    獨孤九抱了她很久也沒有說話。

    這一次,樂悠悠沒有再主動開口,她只是無聲的抱著他,享受著此刻的親昵。

    一分鐘后,獨孤九最終說道:“悠悠,別再考驗我的心了,我和你之間還需要時間。你還沒有徹底忘掉冷思辰,我也沒有忘掉冷爵梟,你覺得我們彼此這樣湊合在一起會有幸福可言嗎?”

    他的袒露心聲讓樂悠悠激動的喜極而泣,她緊緊抱著他不愿撒手:”阿九!不管怎么說,我只希望你能夠相信我,你真的不是冷思辰的替身!你相信我好不好?”

    她近乎乞求的聲音讓他有了絲心疼,他點了下頭說道:“好,我會試著去相信你。悠悠,你能不能答應我不要再墮落下去,自尊自愛有這么難嗎?”

    獨孤九慢慢放開她,伸出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強勢的目光直視著她,仿佛想要看透她的心。

    她微仰著頭望著這個使她快速沉淪的男人,心里是充滿了不解又帶著幾絲慶幸。

    “阿九,我很感謝命運讓我遇見你。”

    他的眼底劃過一絲深邃的流光,對她說的話有了層困惑,他問道:“難道遇上我不是你的噩夢嗎?”

    樂悠悠的眼角滑落晶瑩,她淺笑道:“為什么這么說?”

    “你剛失去孩子不久,而我是罪魁禍首。”此刻的他,心中已經有了一絲不曾有過的愧疚感。

    她冷靜的推開他的懷抱,從他的手中拿過車鑰匙,一臉平淡道:“那一晚雖然讓我意外懷孕,但我愿意生下這個孩子,因為那是我和你的孩子。可惜我樂悠悠天生命不好,不僅遇人不淑,就連個孩子也保不住。阿九,既然你一直認為我心里還有冷思辰,那我無需再多說什么,時間終會給我們答案。”

    在離開之前,她說了最后一句:“你放心,以后我會自尊自愛,不會再讓你擔心了。”

    獨孤九望著樂悠悠離開的背影,心里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惆悵,還有隱隱的恐懼感。

    當樂悠悠的身影消失之前,他沖著她喊了一聲:“悠悠!”

    她回眸看他,面色如常,眼睛里已經沒有了淚水。

    “如果你真的喜歡孩子,我們相約一年,一年后,如果你依然愿意要一個我們倆的孩子,我會成全你。”

    他的這個答案顯然有點在樂悠悠的意外之外。

    她眸色復雜,心情頗為起伏的問道:“你沒開玩笑?”

    他望著她的眼睛正色道:“沒有,我是認真的。”

    樂悠悠笑了,笑容有些疲倦,但透著絲幸福和期待。

    她頷首道:“好!我們一言為定。”

    阿九,我會讓你知道我對你的喜歡并不廉價。

    如果只有時間才能證明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我愿意等上一年。

    就這樣,獨孤九和樂悠悠彼此都同意了一年之約。

    一年之后會變成什么樣,其實他和她都不會知道。

    如果羈絆早已經鐫刻進生命中,他和她遲早會再相遇……

    ……

    兩天后的上午九點,林語嫣剛坐上了冷爵梟的車。

    她一看司機竟然又是慕容景頓時驚訝不已:“慕容景,你怎么閑到當起爵梟的司機了?”

    慕容景看了眼饒過車身的冷爵梟,不悅道:“你還是問你老公吧,我只負責開車,不陪聊。”

    他的臉色有點臭,來當司機顯然不是情愿的。

    當冷爵梟上車后,在他細心的為林語嫣系安全帶時,她笑問道:“老公,慕容景是什么打賭輸了嗎?不然他怎么會愿意當你的專車司機?”

    “恩,他牛皮吹破了,承諾當我三天司機,我怎么能讓他做個失信小人?”冷爵梟一張冰塊面癱臉,諷刺人起來自然的不得了。

    “靠!誰吹牛了!這一次是因為對方太過狡猾!再給我幾天時間,我就不信找不出她!”慕容景滿眼不服。

    冷爵梟不鳥他,冷聲道:“別廢話了,開車。”

    “行!再讓你裝一天大爺!開完明天的車,老子就不干了!”

    當車緩緩駛離別墅后,林語嫣看了眼跟在后面的幾輛保鏢車問道:“你們說,派風信子要殺我的幕后主使者會不會是我們認識的人?應該不會是皇甫少華……”

    “皇甫少華可以排除在外。從慕容景找到的線索看,可以確信風信子的猜測是對的,幕后主使者是個女人。這個女人很聰明,不僅懂得反偵察能力,還知道打心理戰術,她能夠準確無誤的猜到我們下一個計劃是什么,我們一路查,她一路在銷毀行蹤。可以說,這次遇上了一個對手。”

    冷爵梟的黑眸里透著一股深沉和擔憂,遇上商業對手,也許會讓他有征服欲。

    但像這種躲在暗處的兇手,卻讓他心生不安。

    如果對方真是熟人,居然在他們眼皮子底下不暴露絲毫的破綻,那也是一種本事。

    慕容景微蹙著眉說出心中疑慮:“這女人第一次是沖著林語嫣來的,我總感覺可能和冷爵梟有關。但第二次又沖著亞撒去了,會不會只是為了故意混淆她的真實目的?說不定她的下手目標一直都是林語嫣……”

    “如果是因為爵梟,恕我直言,我心里有陰影,女人對我的報復,除了在感情上的,我想不出還有其他理由要殺我?”林語嫣的第一反應就是想到了當年的瘋女人夏天。

    雖然冷爵梟和她并未有感情糾葛,可女人的嫉妒心和愛恨情仇就有這么可怕,即便你沒有和她有過什么,她要真想報復一個人,什么樣的不幸都能拿來做報復你的理由。

    林語嫣的推測讓冷爵梟不由心生一緊,他還真有點怕又是因為自己而害了林語嫣。

    慕容景看了眼后視鏡,見冷爵梟一張臉陰沉的可怕,他緩解氣氛道:“冷爵梟,你也別想太多了,林語嫣剛才說的也不過就是一種猜測,畢竟像夏天那樣的瘋女人在世界上有幾個?”

    他這一寬慰,林語嫣才意識到,她無意中的一句話令冷爵梟有了很大的壓力。

    她握住冷爵梟的一只手輕笑道:“對呀老公,你也別多想,當年夏天的事情跟你無關,這次出現的暗殺也跟你無關,誰讓我做了你老婆,看來找個完美男人當老公真是有很大的風險那……”

    林語嫣的自嘲和對他的夸獎,使得冷爵梟的臉色有所微微緩和。

    他執起她的手貼在他的唇上親了下,雖然沒說什么,但看她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感動。

    “老公,我相信我們一定能找到這個女人!只要她還想著要殺我,一定會露出馬腳的!”

    此時的冷爵梟在腦中經歷幾番分析后,他打破沉默開口道:“你們的猜測給了我啟發,我知道該從哪里開始查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