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71章 雇傭合同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71章 雇傭合同

    時間過得很快,給風信子和鄧天葉的一周期限已到。

    孔麒麟站在鄧天葉的公寓樓下,掐著時間點走進了大樓。

    五分鐘后,他站在鄧天葉的家門口摳響了房門。

    不出十秒,門開了。

    鄧天葉在看到孔麒麟出現的那一刻,一點也不覺得是意外。

    他只是死氣沉沉的掃了孔麒麟一眼后,便轉身走進了屋內。

    客廳里,風信子一身黑色服裝坐在沙發上,一臉面無表情。

    “銀手,我們猜到你會來找我們,我們已經等候你多時。”鄧天葉走向沙發處挨著風信子坐下。

    孔麒麟眸色平靜,隨手將門關上后說道:“你們倆居然沒有逃走,讓我有點意外。”

    風信子的眼底劃過一絲復雜,再次看到這個令她欣賞的男人時,卻是因為這個男人上門來取她和鄧天葉的性命。

    也許自從選擇做殺手的那一刻起,她就注定了這樣的結局。

    她甚至想象不到一個殺人會有生老病死的那一天。

    “銀手,等你動手以后,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風信子頗為冷靜道。

    “你說說看。”

    “我死了以后,麻煩你把我的銀行卡交給我哥哥和姐姐,我手上有一份DNA鑒定報告單,他們會相信你說的話。”風信子拿起茶幾上的一個文件袋,示意了下后再次放下。

    鄧天葉眸色糾結道:“銀手,一周之約是我提出來的,應該由我接受懲罰!你能不能放過風信子?”

    他的自我犧牲讓孔麒麟反問了一句:“你們就沒有想過聯合試圖干掉我?這樣就不需要坐以待斃了。”

    “呵,你以為我沒有想過嗎?風信子不愿意走,這個蠢女人太看重名聲!她說寧可驕傲有尊嚴的去死,也不愿意卑微的茍活。”鄧天葉嘴角揚起的一絲笑意透著深深的無奈。

    他繼續道:“更何況就算我們有幸逃走了,冷爵梟也不會放過我們的,與其下輩子過的躲躲藏藏像陰溝里的老鼠,還不如死的光彩點,就當我們是技不如人死有余辜。”

    鄧天葉說完后眼神炙熱的望著風信子,眼底的那抹深意,就連孔麒麟也看懂了。

    “當初殺林語嫣的單子是我盲目接手的,就算我現在后悔也晚了!鄧天葉,你又何必陪著我送死!”風信子頗為無奈,之前該勸的話都勸過了,奈何這個死心眼的鄧天葉也是個死腦筋。

    孔麒麟望著沙發上這對愛名聲勝過愛性命的年輕男女,在如今這個到處充滿著背信棄義的社會上看,他們倆的這種行為幾乎是絕跡了。

    能夠和他們一起排進殺手榜單里,孔麒麟在此刻覺得也是一種幸運。

    就在這時候,門口又響起了敲門聲。

    鄧天葉有些詫異的自語了句:“這么晚了,會誰呢……”

    “你去開門。”風信子說道。

    孔麒麟的眸色里泛起一絲警惕,但表面上依舊站在茶幾前并未拔出手槍。

    在鄧天葉看了下門眼后,他的表情有了絲放松,但眼底的那層疑慮更深了。

    門打開后,只見門口站著一位深灰色西裝的男人,身材高大修長,足有一米八八。

    他額前的碎發全部疏于腦后,一張清俊的成熟男人臉上有著淡淡的疏離,給人一種無形的距離感。

    待他看清客廳的三人后主動笑了一聲:“都在啊。”

    “你怎么會來?”鄧天葉問道。

    穿深灰色西裝的男人正是五殺團的老大狐狼。

    狐狼沒有回答鄧天葉的話,他看向孔麒麟說道:“銀手,我來是想和你做一筆交易。”

    鄧天葉眸色一閃將房門關上了。

    待狐狼走近孔麒麟后,他主動說道:“其實我一直在背地里調查你,因為想要更了解你。無意間的一次調查,讓我找到了連你都不知道的親妹妹,如果你愿意放過他們,我會把你妹妹的消息告訴你。”

    本以為這個消息會讓孔麒麟意外,可沒想到孔麒麟在聽了后,表情絲毫沒有什么激動變化,甚至有了些不屑。

    他失望道:“狐狼,我還以為你是你們五個人里面最強硬的一個,沒想到你也會出面替他們求情。”

    狐狼微微失色笑出聲:“反正我已經金盆洗手了,那點名聲對我來說不重要,如果能用我和你的這點交情替他們求一次情,那又如何?”

    “狐狼,你何必蹚我們的渾水……”鄧天葉內心感激的同時卻有些不忍心。

    狐狼于他就像是大哥和弟弟,他什么時候見過狐狼求過人。

    哪怕這個人是銀手。

    孔麒麟眸色深沉望著茶幾上的那個文件,突然岔開了話題問風信子:“你既然知道你有哥哥和姐姐,你為什么不和他們相認?”

    風信子眼中有了絲訝異,她想不到孔麒麟會對她的事情還感興趣。

    她坦白道:“我當年被人販子擄走的時候才五歲,雖然記不清家人的長相了,但我長大后憑著家鄉的那片紫竹林和石林找到了他們,我哥哥繼承了祖上的藥鋪,姐姐現在有孕在身,那家人對她還不錯,我一個殺手身份不宜再與他們相認。”

    紫竹林……藥鋪,孔麒麟在腦中閃過幾個關鍵的詞語,很快在心里出現了兩個人名。

    他淺笑道:“莫非你說的這兩個人就是盧晉和盧葦?”

    風信子的心跳加速,她沒想到孔麒麟居然這么快就猜了出來。

    她的沉默讓孔麒麟不禁嘲笑道:“風信子,我覺得你腦子是真有問題,你姐姐盧葦很可能會嫁給林語嫣的弟弟劉光明,你居然要暗殺林語嫣……”

    他的表情顯得有些不能理解風信子的腦回路。

    “銀手,你能不能別再揪著這個問題不放了?這件事,風信子也是后來才知道的!她現在已經后悔了,我們也已經在嘗試彌補,可就是沒找到那個臭娘們!我們還不至于昧著良心去隨便殺個女人來冒充她,你別再廢話挖苦風信子了,要殺就殺,我和風信子絕對不會反抗。”鄧天葉一臉不耐煩。

    孔麒麟的臉色冷了幾分,他諷刺道:“你們倆就別再做戲了,其實你們已經預測到我不會真的動手,才會這么有恃無恐的坐在這里等我找上門。我想你們也調查了林語嫣是個什么樣的人,如果不是在生死攸關的時刻,她絕對不會選擇以殺人的方式來自保。我身為她的師兄,我自然也是了解她。”

    他的話令鄧天葉的瞳孔微微一縮,心中有了絲忐忑。

    而風信子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白里透著層青色。

    孔麒麟忽視他們的表情繼續說道:“雖然你們無法確定我到底會不會動手,但你們還是選擇坐在這里放手一搏,賭徒的心態你們已經具備,敢作敢當的行為也讓我有些欣賞。”

    “但風信子暗殺林語嫣的事情盡管沒有成功都已經成為事實,光一點,就算我饒過你們,冷爵梟也不會放過你們。更別說在背后默默保護林語嫣的那些朋友,他們的背景和實力,無需我提醒你們,你們也應該有所了解。”

    “所以,你們的處境很惡劣。以后就算繼續混在這個圈子里,也不會再有人找你們辦事,即便你們選擇金盆洗手,往后的日子也會過得戰戰兢兢,一旦得罪了誰,保不齊就此丟了命。”

    他的話已經讓在坐的風信子和鄧天葉幾度變幻臉色,客廳里的氣氛變得壓抑而陰沉。

    狐狼站在原地,心中也多了絲憂愁,他剛才提出的交易條件,孔麒麟居然理都不理他,看樣子是失策了……

    “銀手,你既然有意放過他們,那你現在說的這番話究竟是什么意思?”狐狼問道。

    孔麒麟掃了他一眼,面色如常的拿下他肩上的黑色電腦包,打開拉鏈后從里面拿出兩份合同。

    他將合同放在茶幾上,直言不諱道:“這里是兩份為期五年的雇傭合約,我缺兩個助手,年薪是一百萬。考慮到風信子和鄧天葉現在的處境是非常時期,我確實有意想放過你們,但不知你們是否想自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