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75章 埋下隱患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75章 埋下隱患

    突然出現的女人竟然是母系寨子里的那個拉美……

    真是千里追夫,跨國追到這里也是不容易!

    林語嫣的眼底劃過一絲警惕,她的右手呈握拳的姿勢,中指上的暗器戒指已經對準了拉美的脖子,隨時準備下手。

    不料,圍墻邊上的竹林里已經埋伏了幾個拉美的人。

    他們的手里全部握著槍躲在暗處,保護著拉美。

    “小金,我勸你身后的女人不要輕舉妄動,我不想殺孕婦,我此刻也懷著你的孩子呢!”拉美眸色幽深的望著天翼。

    考慮到林語嫣的安危,眼下天翼也不敢喊出聲,叫不來援兵,只能先周旋于拉美。

    他眼帶歉意道:“拉美,我很抱歉,當時沒有等你就走了……”

    “沒事!我現在來找你也是一樣的!小金,跟我離開這里吧,跟我回寨子,我們結婚,我們一起撫養孩子,我們一定會幸福的!”

    拉美的一廂情愿令天翼困苦不已,他不知道要如何解釋這個大誤會。

    當初畢竟是他先欺騙了她,為了能夠逃脫,他承認了和拉美發生關系的那個男人是他。

    可沒想到拉美不僅找到了他,甚至都已經懷孕了,天翼覺得這事情更加掰持不清楚了……

    就在他左右為難時,孔麒麟朝后門的方向走來。

    他一看林語嫣的側臉表情有些不對勁,馬上意識到門外的院子里有異常。

    孔麒麟立刻拿出手機打開了院子里針孔攝像頭,當他看到天翼被一個女人用手槍對準了心臟時,他果斷劃開屏幕,找出手機里的操控系統。

    還看到了竹林里埋伏的那些人影,他神色冷冽深沉,沉著冷靜的將院子里暗藏的機關口無聲的打開了,機關口里自動連著兩百發子彈的機槍,四面角落里一共有六處機槍。

    他從口袋里掏出藍牙戴在耳邊,將院子里的擴聲器連上了。

    “你們已經被包圍了,勸你們都放下手槍,以免被打成馬蜂窩。”

    孔麒麟的聲音頓時引起了竹林里的一片恐慌,拉美的人四處查看,在發現那些機關口的槍眼時,各個吃驚不已,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拉美的臉色十分難看,她沒想到居然就這樣中了埋伏!

    看起來靜怡安詳的小院子里竟然內有陷阱,果然是她大意了!

    天翼對她勸降道:“拉美,放下槍,我保證不會傷害你!”

    “小金,今天我是不是帶不走你了?你是不是從來就沒想過要跟我走?”拉美的心底防線漸漸崩塌,感覺千里迢迢找到這個異國他鄉,好不容易終于找到了他,可事情發展的方向和她想的有些不一樣。

    “拉美,你能不能先放下槍?如果我們能夠心平氣和的談一談,我會把真相告訴你。”此刻已經擁有掌控權的天翼決定不再欺騙拉美,是該做個了斷了。

    拉美擰著眉心驚異的問道:“真相?什么真相?難道你想要告訴我,你已經移情別戀了?”

    她的眼神不由自主再次看向天翼身后的林語嫣,還將焦點定格在林語嫣的肚子上。

    看到林語嫣隆起的腹部,拉美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你別告訴我,這個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不等天翼解釋,林語嫣自證清白道:“拉美,你誤會了,天翼在我眼中只是我的弟弟,而且我丈夫也不是權銀龍,我不管你的姐姐金沙來沒來,我想要告訴你的事情是,這里不是你們的山寨,不是你們想怎么樣就能怎么樣。”

    “天翼,你把該解釋的事情都告訴她,讓她走吧。你老板權銀龍也已經不打算追究她們,全當過去她們兩姐妹救過他一命算是給扯平了。”林語嫣說完后將空間留給了天翼和拉美。

    她的離開,拉美不敢阻止,因為她和她的人已經沒了先機。

    “拉美,你一定也不希望你的人在這里出事吧?你讓他們放下槍,叫他們先離開這里,我們的事情私下里談,我保證不會再對你有任何隱瞞。”天翼鄭重承諾道。

    他眼中的真誠和嚴肅讓拉美猶豫片刻后最終放下了槍。

    她沒有回頭,但大聲對著身后不遠處的人說道:“你們都離開這里,去老地方,我會找你們匯合。”

    “二小姐……”

    拉美手一揮阻止對方說下去,帶隊的男人朝身后那些人使了個眼色后悄悄撤離了……

    兩分鐘后,拉美隨著天翼去了咖啡屋樓上的一處包間里談話。

    而這包間里裝有監聽設備,以便孔麒麟可隨時介入面對突然狀況。

    林語嫣和權銀龍,還有孔麒麟坐在另外一處包間聽著天翼和拉美的對話,包間外面站著龍花和龍月。

    咖啡廳目前已經暫停營業,一直暗地里保護林語嫣的那支便衣特種兵隊伍安排就緒,他們已經被安插在咖啡屋的各個角落,包括后門處的那片竹林,防止拉美的人再次搞突襲。

    二樓包間內,天翼和拉美面對面坐著,氣氛有些尷尬,他率先問道:“你姐姐金沙沒事吧?”

    拉美眸色微微一閃道:“你挺關心我姐姐。”

    “呵,你錯了,算不上關心,畢竟你姐姐當時不肯放我老板走,還硬要跟他結婚,對于你姐姐的人品我無力吐槽。我只是聽說你姐姐當時被一幫人帶走了,所以問一句。”

    “你們離開寨子的那一晚,我還以為帶走我姐姐的那幫人就是你和你老板的人,但后來我得到寨子里的消息,有村民目睹你們離開時,并未抓走我姐姐和阿媽,所以我排除了對你們的嫌疑。但目前為止,我的人還沒有找到她們……”

    雖然不喜歡姐姐金沙,但她不至于會希望姐姐出事,還有阿媽,拉美希望能夠盡快找到她們。

    天翼忽然提出疑慮:“你姐姐和你媽失蹤的事情,你有沒有懷疑過是熟人所謂?我們離開時,寨子里出現了陌生男人的臉孔,我們回國后還順便查了下,查到一個叫藤野的男人是個有名的盜墓賊,他還有個哥哥叫藤田。”

    他已經將手機里的相冊給打開了,當著拉美的面指出了他們的照片。

    拉美驚得頓時站起身:“是格桑叔!!”

    只見照片里的男人穿著一身灰色的盜墓服,嘴里叼著根雪茄,看起來也就二十幾歲,但拉美還是認出了這個男人就是她媽的第二任老公格桑,而現在的格桑已經三十二歲了。

    “這盜墓賊兩兄弟劣跡斑斑,他們既然出現在你們的寨子里,我相信應該和你們的寨子里的神壇還有飛象有關!我勸你還是早點回去找你姐姐和你媽,神壇那里也可以找找看,說不定會有什么線索……”

    天翼的好心建議,拉美也接受了。

    但她還是提出了天翼刻意忽略的話題,她眸色深沉道:“小金,我聽那個女人叫你天翼,所以那是你的真名?”

    他點頭默認了。

    她又問道:“你……真的不愿意跟我回寨子?”

    “拉美,有件事我要對你坦白,其實我騙了你,當初和你發生關系的那個男人不是我。所以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我的。”

    拉美站在原地瞠目結舌的望著他,握緊的雙拳按在桌子上情緒激動不已,她咬著牙問道:“你說什么?”

    天翼站起身,再次認真道:“我沒有騙你,當時我只是為了利用你放了我。我也是被逼無奈。”

    “你撒謊!!”她紅著眼咆哮道。

    可天翼無奈的重復道:“我真的沒有撒謊,如果你要把你肚子里的孩子生下來,當時候跟我做親子鑒定就能證明我沒有騙你。我勸你還是回去調查下那個男人,如果對方只是一個登徒子……那這孩子……”

    “夠了!!你不要再說了!”拉美的臉上落下兩行清淚,她怎么也想不到會得到這樣一個答復。

    “拉美,我無心傷害你!我當時不過就是想救出我老板權銀龍!你們姐妹倆將我老板軟禁在寨子里,就因為他失憶了還給他下蠱,我們不找你們報仇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過去的事情,我們不想再追究了,還望你們一家人也不要再來糾纏我們。別逼我門兵刃相見!”

    該解釋的解釋了,該客氣的也客氣了,天翼不想再往后降低原則,該警告的話也得當場擺出來。

    拉美離開時的眼神蕭殺陰冷,她語氣中充滿了恨意:“天翼,你對我下藥害我被陌生男人侮辱的事情,我不會就這么算了!你祈禱你這輩子別落在我手里,不然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