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76章 特殊手環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76章 特殊手環

    拉美對天翼說的話,林語嫣他們在另外一處包間都聽到了。

    權銀龍喝了一口咖啡,面色發寒道:“這女人可真是夠歹毒的!”

    “不管怎么說,天翼給她下藥導致她被別的男人欺辱了,這一點如果換做是我也不可能善罷甘休!但拉美和金沙這兩姐妹做的事情又是那么的下作,也算不上無辜。”林語嫣眸色無常,隨手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

    看到冷爵梟給她發了條微信。

    她劃開后看到了內容:老婆,兒子今天想吃熏魚,我親自給他做,我們正準備去海鮮市場,你和我們一起去嗎?

    林語嫣立刻回復了兩個字:好啊。

    不出五秒,她的手機響了。

    “老婆,我們很快就會到咖啡店,五分鐘后你出來吧。”冷爵梟臉上泛著笑意,他掃了眼坐副駕駛的亞撒。

    亞撒伸手去按了免提:“媽媽,爸爸有個驚喜……”

    嘟嘟嘟,電話斷了。

    林語嫣淺笑一聲:“這個傻兒子,驚喜怎么可以說出來。”

    而此時的車廂內,冷爵梟拿著手機訓斥道:“你個小兔崽子!你是存心的嗎?怎么可以提前告訴你媽媽!”

    “哈哈哈……爸爸,sorry哦,一時激動說漏了嘴!”亞撒假裝無辜道。

    “我信你才怪!”

    正在林語嫣收起手機放進包里時,天翼推開門走進了包間。

    權銀龍一看到他就調侃道:“天翼,往后你可要小心了!拉美這女人是有仇必報啊……”

    “老板,我怎么看你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也不知道我當初是為了誰才當了個騙子!”天翼有些不滿,心情不佳的找位子坐下,看到桌上有杯沒喝過的咖啡端起來就喝。

    喝完一口后差點噴出來,他一臉嫌棄道:“靠!這么難喝的咖啡,這也太苦了!”

    孔麒麟掃了他一眼:“這是咖啡不是甜湯,這貓屎咖啡也不是人人都能喝的慣。”

    “林語嫣,剛才是不是你老公找你?”權銀龍沒再理會天翼,轉眸看向林語嫣。

    林語嫣眼中帶著絲笑意:“是啊,我不陪你們聊天了,我要陪老公和兒子去買魚了,爵梟一定是在海鮮市場定了野生的黑魚,今晚冷總要親自下廚嘍!”

    “是嗎?那我也去!晚飯我沒著落,我委屈點去你家吃得了……”權銀龍站起身主動要為林語嫣拎包。

    她鄙夷道:“去我家吃飯讓你感覺委屈了?”

    “嗨,不委屈!一點也不委屈!我這不跟你開玩笑嘛……怎么樣?他們快到了是不是?我們出去等他們吧。”權銀龍已經拿著包率先往外走去。

    林語嫣無奈的看了眼孔麒麟:“待會冷總的臉色應該不會好看……”

    孔麒麟也站起身準備送林語嫣:“師妹,在你離開前,你隨我去我辦公室一趟,我有樣東西要給你。”

    “哦,是禮物?”她來了絲興趣。

    他淺淺一笑:“算是吧。”

    “那就謝謝師兄了!”

    一下子包間又空了只剩下天翼,他一想起拉美臨走前說的話就有些心里犯嘀咕,得罪女人還是麻煩啊!

    他有些不悅的端起咖啡一口氣喝完了,嘴巴里頓時苦不堪言:“靠!這貓屎咖啡是真他媽的難喝……”

    兩分鐘后,孔麒麟的辦公室里,林語嫣環視一圈看了下說道:“師兄,你這辦公室好像有過微小的整修。”

    他背對著她正在開保險箱,隨口回了一句:“眼力不錯,我在辦公室里裝了幾處暗器。”

    林語嫣有些不解道:“你咖啡店后門的小院子里連機槍都有,辦公室還裝了暗器,你有這么多仇家嗎?”

    “小師妹,你忘了你師兄以前是做什么的了?”孔麒麟已經從保險箱里拿出了一個黑色雕花的木盒。

    “我沒忘,你是殺手界的排行第一,看來你這第一的位子招人眼紅。”林語嫣頗為感慨。

    她的話令孔麒麟自嘲的笑了下,算是默認了她的說法。

    他走到她的面前說道:“這是給你的,以后就連洗澡的時候都不要拿下來。”

    林語嫣望著這木盒問道:“這是什么?是首飾嗎?”

    “恩,外表是首飾,但其實是養身的。”孔麒麟已經為她打開了。

    手環看起來不算很精致,也評估不出它的具體價值,只是給人一種年代久遠的歷史感。

    待她拿到手里仔細查看時,孔麒麟再次說道:“這手環是我師父的母親留給他的,距離現在已經有一百五十年沒人用過了。我師父一生未娶無兒無女,他在去世前又將手環給了我。現在我把它交給你,據我師父說這手環是需要用人血每年滋養一次,佩戴的時間越久,你的壽命也會越長久……”

    他的解釋讓林語嫣詫異萬分:“這么玄乎?”

    “傳聞這副手環是六百多年前一位神醫為他的妻子而打造,這手環的材質被兩百多種稀世草藥泡制了整整十年,是那位神醫為了救久病不愈的妻子……雖然聽起來很迷信很假,但那位神醫的妻子確實活到了一百歲的高齡,這在那時候絕對算得上是稀奇的事了。”

    林語嫣半信半疑的笑了笑:“不管是真是假,師兄,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這手環還是你自己留著吧,如果能夠延延益壽,那你戴著吧,說不定真的有效果……”

    “語嫣,你是不是覺得我跟你說這些話很可笑?”孔麒麟的眉宇之間襲上一絲冷峻。

    她表情一頓趕緊揮手解釋:“沒有沒有!我絕對沒有覺得可笑,這古時候發生的很多事,至今都有科學無法解釋的,我們人類才了解這個世界多少?對于浩瀚的宇宙更是知道的微乎其微,我對我不知道的事情我充滿敬畏,我不會用我已知的淺薄學識來評判那些沒有答案的事情……”

    “那好!既然你沒有覺得可笑,那就收下這個手環!師父對我恩重如山,他老人家一生的絕技武學在我心里一直都是神一樣的存在!像他活的那么通透大智慧的人能夠把珍藏的傳家寶交給我,我絕對相信這枚手環不是一般的東西,雖然我沒有戴過,但我相信傳下來的傳聞并非無可取之處。”

    孔麒麟的表情始終很認真,眼神里帶著敬畏的虔誠和尊敬。

    他的一言一語讓林語嫣開始審視自己的狹隘視野,她正色道:“師兄,你說的我都明白,但這是你師父留給你的東西,你現在把它交給我不合適啊!”

    “收下吧!其實我選擇這么早交給你是有原因的,我十幾年來的老仇家快要找上門了,他這個人心里扭曲陰暗,一生癡迷武學,一直想著要打敗我師父,可還沒來得及打敗我師父,我師父就已經去世了。他現在把目標又對準了我,我已經八年沒有見過他了,不知道他現在的身手精進到了什么程度……為了以防萬一,我把這手環交給你,省得落入他的手中,我不想對不起師父對我的臨終所托。”

    林語嫣有些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師兄,那你過去怎么沒有殺了這個人?”

    他搖了搖頭無奈道:“你以為我沒有想過嗎?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師父對我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能殺了他。我已經答應師父,所以即便師父已經不在了,我也不會違背當初對師父的承諾。”

    “啊?你師父和這個人有什么關系……”林語嫣滿眼不解。

    既然他師父明知道這個人對師兄有威脅性,為什么干脆不除掉呢?

    她摸著下巴苦思冥想,忽然間腦中有個了猜測,林語嫣當即問道:“你的老仇家年紀和你差不多?”

    孔麒麟心下一頓想了想:“他好像比我小三歲。”

    “師兄,你說你的老仇家會不會是你師父的私生子?”

    林語嫣的大膽預測讓他眉峰擰起:“怎么可能!師父無兒無女……”

    還未說下去,孔麒麟的眼底劃過一絲疑慮,他忽然道:“不過,這也不是不可能。要不然師父也不會一直跟我強調這件事。師父生前就只有我這么一個徒弟,那個人每次出現時,他都恨不得殺了我師父……看來,他和我師父之間的淵源不簡單。”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