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84章 事出有因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84章 事出有因

    白雪的話讓林語嫣有一些困惑不解,但她沒急著再問什么,只是依然耐心的聽著。

    “語嫣,謝丹丹從牢里被提前釋放的事情我知道了……”

    林語嫣有些詫異,她都沒跟一般朋友提起,白雪又怎么會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你碰上她了?”

    白雪一臉感嘆道:“要不怎么說我很倒霉呢!謝丹丹其實和我本人沒有什么過節,我只是從顧總那里聽說了謝丹丹的所作所為,所以我覺得謝丹丹已經完全不像我過去認識的那個人了!”

    “像她這樣危險的人物,以我膽小的性格絕對不會招惹她,可有一天我為表妹過生日的時候在一家KTV與她碰上了!她當時主動叫我,我也不好不理她,我就邀請她去我們包廂坐了會兒……”

    她嘆了口氣繼續道:“也真是巧了,我表妹剛好談起老家的鄰居,說那個女人提前從牢里放出來了,當時還來不及我去細想,謝丹丹當時氣得就離開了包廂!我后來才意識到謝丹丹可能以為我們在影射她。”

    林語嫣問道:“你表妹家的鄰居和謝丹丹的事情很像?”

    “不像啊!完全是兩碼事!那個女人是因為長期家暴但又離不成婚,被逼無奈為求活路的情況下殺了她老公,后來全村兩百五十四人都為她聯名上書請求法院判她無罪,她是這樣提前釋放的!這跟謝丹丹的事實完全不一樣啊!”

    白雪臉上的委屈令林語嫣感覺惋惜,她說道:“謝丹丹坐過牢,而且她本來就是一個很敏感的人,所以當時是對號入座了。”

    “對!我以為她當時生氣走了,這件事也就這么結束了,哪里知道她設了個圈套等我鉆!三天后就在我約見客戶談設計方案時,她讓當時服務我們包廂的服務員給我偷偷下了藥,那位客戶本來就對我有點意思但礙于我已婚,對方其實不會對我怎么樣,我呢又想談成那筆生意就接著談,我總不可能一遇上對我有意思的客戶就拒絕談生意,那我不是太任性妄為了嗎?”

    林語嫣替她把話說下去:“所以你當時被下了藥以后,那個客戶就對你圖謀不軌了?”

    白雪的眼眶再次泛紅說道:“我當時都被他拖到酒店去了……那個不要臉的男人看起來很紳士又很斯文,他遇上一些懷疑的眼神時,就說我是他太太,我清醒后努力去回想還記得這些,但當時我雙腳發軟口齒不清的,給人的感覺就是喝大了的狀態……”

    “那道長泰是怎么回事?”林語嫣心中其實有了答案,但想得到白雪的親口描述。

    “向道長泰求助是我的失策,我沒想到從狼爪里脫險后再遇虎口……唉,男人都他媽的不是個東西!都趁人之危……”白雪抹了抹眼淚,想起自己的美滿婚姻就這樣給毀了,心中百感交集。

    這些內容足以讓林語嫣推測出后續的事情了。

    她平靜道:“那看樣子你和道長泰進酒店房間時,全程都被謝丹丹的人給錄下來了,然后她又將證據拿給了你老公。我猜是道長泰查清楚是謝丹丹所為吧?”

    白雪眼里顯出一絲震驚:“語嫣,你真聰明!都被你說對了……遇上道長泰之后,他不僅為我查到是謝丹丹所為,他還說會出錢讓我去打官司,但他希望我能夠做他的女人……”

    “道長泰還是這么不要臉!”林語嫣想起當年的他,還騙她去討好路易斯,可是見了冷爵梟立刻嚇的跟孫子似的,真是欺軟怕硬的狗腿子。

    “語嫣,你說我該怎么辦,一邊老公要跟我離婚還跟我搶奪女兒的撫養權,另一邊道長泰天天去我公司堵我,要我跟他同居……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了……都是謝丹丹這個賤貨害的!這種害人精為什么不死在牢里!!”

    望著白雪充滿仇恨的眼神,林語嫣嘲諷了一聲:“可惜這種害人精還有癡情男人為她鞍前馬后的,她能夠從牢里提前出來就是叫蔣濤新的男人給弄出來的。”

    還不等白雪繼續求助林語嫣,林語嫣的手機響了,是慕容景打來的。

    他問她到哪了。

    林語嫣這才想起慕容景還在等她去接。

    掛了電話后,她對白雪說道:“白雪,這樣吧,你的事情我會盡快跟冷思辰通個電話,我盡量說服他幫你爭取到你女兒的撫養權!你現在先找個安全的地方待著,別讓你老公找到,免得他又打你!如果可以的話,你也找找你老公不利案子的證據,比如他的暴力傾向,或者查查看他有沒有出軌的事實。道長泰那邊,如果他再繼續糾纏你,你就選擇報警處理!我這邊還有點家事要處理,回頭等冷思辰那邊談妥了,我會盡快給你個電話,你看這樣行嗎?”

    “對了,這是高警官的聯系方式,你也可以給他打電話說你的事情,你告訴他,就說你是我的朋友……”

    林語嫣的話被一個扎實激動的擁抱給打斷了,白雪哭的感激涕零:“語嫣……謝謝你!謝謝你愿意幫我……我真的好羞愧啊,當年你還在給冷爵梟做實習助理的時候,我還和杜小美、謝丹丹在背地里笑話過你,你能不能原諒我當年的愚蠢?我真的對不起你……”

    她的話讓林語嫣微微一愣,但轉念一想,其實當時她也能感受到。

    林語嫣拍拍她的后背,淺笑一聲:“我知道,沒事,都過去了。當年的我們都還很年輕,哪能事事做到完美。何況那時候我確實也處在被人非議的位置,我不怪你。”

    “語嫣……”白雪聽了后又哭的差點斷氣了。

    林語嫣說了些寬慰她的話,現在的白雪正遭遇人生中的一些大變故,她的情緒有這么大的起伏也在情理中。

    十分鐘,白雪對林語嫣連連道謝下了車,林語嫣告訴她,如果心情實在壓抑的時候,也可以給她打電話,白雪哭著點頭。

    揮手道別后,林語嫣開車離開了現場。

    而林語嫣幫助白雪的事情被躲藏在暗處的目擊者看了個全過程。

    此時,一輛黑色的寶馬車緩緩駛出了小巷口,坐駕駛位的蔣濤新對坐副駕駛的謝丹丹說道:“寶貝兒,你看看你的‘好同事’林語嫣又管閑事了,她可真是心地善良。”

    “我相信林語嫣一定會找冷思辰幫忙,那白雪的離婚官司很可能就能打贏了……一想到白雪能夠拿到她女兒撫養權的事情,我心里真是有點不甘心……”謝丹丹手里拿著跟棒棒糖隨意在嘴里翻攪,眼神陰毒的猶如蛇信子。

    蔣濤新有些不解道:“你這么整白雪,她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她陰冷的笑了一聲:“這個賤貨,我和她多年不見,一見面就當面笑話我!我是坐過牢那又怎么樣?哪里輪得到這個爛貨來嘲笑我?你知道嗎新哥,白雪和第一任丈夫離婚的原因,就是因為他丈夫抓到她和一富商在酒店開房!林語嫣還以為白雪有多無辜,殊不知卻是幫了個騷貨!新哥你就跟著看吧,我會讓林語嫣知道她也有眼瞎的時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