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93章 自由權利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93章 自由權利

    “他們也來了……”林語嫣頓時感到為難。

    “喬伊人這個女人事情多,你們還是盡量避開他們吧。”孔麒麟提醒了句。

    “我知道了,師兄,謝謝你告訴我這件事。我們改天見吧。”

    孔麒麟道別后,林語嫣就掛了電話。

    她想了下后對龍月說道:“龍月,你打電話給紅葉山莊的經理,讓他查一下白景瑞和喬伊人住的房間,如果我們的房間跟他們安排在同一樓層,就要想辦法換房間避免跟他們碰上。”

    “好的,太太,我現在就打。”

    亞撒不曾抬頭但問了一句:“媽媽,你為什么要避開景瑞叔叔他們?”

    林語嫣嘆氣一聲:“兒子,等你長大了就能理解這成人世界的復雜性了。”

    接下來的時間都很順利,三個多小時后終于達到紅葉山莊。

    等林語嫣他們一下車,就看到紅葉山莊門前站著的迎賓隊伍。

    除了保鏢外,林語嫣他們脖子上都被戴上了鮮花的花環。

    佟瑤手挽著王彩霞走過來說道:“冷太太,我記得這紅葉山莊的主人原來是澳城賭神路易斯吧?”

    “不是哦曾阿姨,其實建立起紅葉山莊的真正主人姓莫,聽我爸爸說十年前姓莫的主人把紅葉山莊給賣了,最近才又收購回來了,賭神路易斯還因此賺了八千萬。”亞撒眨著大眼睛認真的科普道。

    “原來是這樣……”佟瑤聽了后也不再問什么,拉著王彩霞開始往石階上。

    此時的亞撒也去拉林語嫣的手:“媽媽,你小心點,我扶你走上臺階。”

    看到兒子的貼心,林語嫣會心一笑:“謝謝兒子!”

    一席人在迎賓隊的帶領下走進了紅葉山莊。

    紅葉山莊還在路易斯手里的時候并不對外開放,顯然是路易斯的私人領域。

    現在山莊又喚回了過去的主人,開始對特殊賓客開放使用了。

    佟瑤一直還以為是她的錢起到了作用,殊不知山莊主人在得知她邀請了林語嫣一家人后,才讓經理同意回復郵件還正式發了邀請函。

    十五分鐘后,林語嫣和亞撒走進了一間套房,保鏢將母子倆的行李送進房間后離開了。

    亞撒拿著遙控器將房間里的空調給打開了,他說道:“媽媽,我們選擇夏天來泡溫泉真的是來蒸桑拿啊……”

    “對呀,出汗對人體有好處,亞撒,你記得要多喝水。”

    “媽媽,我有點累,我想洗個澡然后睡會覺,晚上我就不吃了……”亞撒走向自己的房間。

    林語嫣正在收拾行李,她抬眸看著兒子的背影說道:“你先睡吧,晚餐的話,媽媽到時候會叫你起來吃。”

    “好吧。”

    十分鐘后,林語嫣剛將衣柜門關上時,聽到門外響起了門鈴聲。

    她想著可能是龍花龍月就開門了,她們就住在對面。

    門一開,林語嫣有些詫異:“景瑞……”

    白景瑞一身休閑的淺色衣服,他笑的很溫潤:“我聽我秘書看到你們進了紅葉山莊,我讓酒店經理查了下你的房間號就想來看看你。”

    她笑的尷尬:“經理還真是隨便透露客戶的信息。”

    “經理是我的朋友,我是逼他說的。況且我也知道,有人在還沒到紅葉山莊之前就提前調換了入住房間,為的就是避開我,是嗎語嫣?”

    林語嫣眸色微閃轉身避開了他的視線,她隨口說了句:“有什么話進來說吧。”

    白景瑞望著她的背影心中很是感慨。

    待他走進后往沙發上坐下了,他抬眸望著為他在倒水的女人重新問道:“語嫣,我總感覺這段時間你一直在避著我,難道是我的錯覺嗎?”

    林語嫣心情有些復雜的將水放在茶幾上,選了個在離他比較遠的位子坐了下來。

    “是的,我確實有意在避開你。”

    得到她的肯定回答,白景瑞的表情并未很驚訝,反而是一種了然的理解。

    他平靜的問道:“是不是伊人找你說過什么?”

    “不是,是我自己覺得還是離你遠一點好。如果不是因為我,上次你也不會受傷。”

    幸好硫酸傷他的地方不是要害,也幸好東方擎的整容技術精湛,才讓白景瑞沒有留下一絲疤痕的痕跡。

    白景瑞寬慰道:“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你不要再對這件事自責了,心理有太多負擔會影響你肚子里的胎兒健康。”

    林語嫣望向他認真說道:“景瑞,事情雖然已經過去了,但是我永遠忘不了這件事。我只知道我能做的就是盡量的離你們遠一點,將那些不幸不要再帶到你們頭上。”

    “呵,說的好像我這輩子能夠平安活到老一樣。”白景瑞的眼神中有些嘲諷。

    “至少我不希望那種不幸是我帶給你們的。”她垂眸補充了這一句。

    白景瑞沉默了,為了緩解尷尬,他身體向前傾端起茶幾上的水喝了一口。

    “爵梟沒有來紅葉山莊?”

    她回道:“恩,他比較忙。”

    他的眼底泛起一絲擔憂:“我看佟瑤也跟你們一起來了,你要小心。”

    林語嫣的眼神有些詫異:“你怎么知道的?”

    白景瑞坦白道:“是爵梟告訴我的,他也是好心提醒了我一句,佟瑤如此大費周章的換了身份,我不覺得她只是為了想重新開始生活以便逃避法律的制裁。”

    “這么多人防著佟瑤,好像佟瑤是個反抗社會的人渣。”林語嫣的表情有些微妙,說不上憤怒也談不上失望,更多的是無奈中的一種悲涼。

    “語嫣,人心這種東西很可怕,有時會超出人們的想象。生命只有一次,沒有重來的機會。就當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更何況佟瑤比小人更可怕。”

    他眼底的擔憂和關心令林語嫣動容,她點了下頭說道:“你放心,我還不至于那么善良和愚蠢,該防范的我有心理準備。”

    “那就好。”

    話題再次終結,空氣中又泛起一絲尷尬氣息。

    不等這種尷尬肆意蔓延,林語嫣主動說道:“坐了幾個小時車有點累,我想睡一會兒……”

    白景瑞當即站起身:“我也該走了,你休息吧。”

    走到門口時,他又回頭看向她,語氣有些鄭重道:“語嫣,不要再刻意躲避我,我白景瑞不會因為有了妻子和孩子就完全放棄自我的權益,交朋友是我的權利,伊人沒有資格限制我。”

    林語嫣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她這么做無非就是為了白景瑞和喬伊人不吵架,不影響他們的夫妻感情。

    可他卻當面提出這樣的觀點,她有些為難了。

    明知道喬伊人那樣做是自私和狹隘的,可林語嫣想到白景瑞因為她而受的傷,心里還是拒絕了。

    “景瑞,其實我們各自安好就是最大的幸運,見與不見真的這么重要嗎?”

    白景瑞的黑眸暗了一層,眼底的情緒開始翻涌,他壓制不住內心的一股沖動,寒聲問道:“語嫣,我還沒有死,難道你真的要將一個大活人單方面的隔離出你的世界嗎?你真要這么殘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