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97章 還你自由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97章 還你自由

    林語嫣的問題讓盧糖糖也認真的想了十幾秒,她抬眸再次看向林語嫣的時候變得更加異常堅定。

    她不卑不亢道:“冷太太,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我的雇主想要我死,我也不會這么快跟她敵對!麒麟哥在你和冷先生面前替我求情繞過我一命,我定當知恩圖報!如果我好壞不分,那我真是死有余辜!”

    聽了盧糖糖的話,讓林語嫣沉默了。

    說白了,其實就是無奈中的選擇吧。

    她笑了一聲:“盧糖糖,鄧天葉,我這人其實最不喜歡的就是勉強別人。你們走吧,過去的事情一筆勾銷了。”

    林語嫣的決定讓孔麒麟心生詫異:“語嫣,你的意思是?”

    “師兄,你和他們解約吧,還他們自由。往后,我們都各自為界吧。”

    她的拒絕讓盧糖糖急聲道:“冷太太!你是嫌棄我和鄧天葉身手太差保護不了你嗎?”

    “難道不是嗎?”

    林語嫣的反問讓盧糖糖心有不甘的低下了頭。

    “師兄,我走了。”

    孔麒麟沒有再挽留她,目送林語嫣離開了。

    龍花和龍月就站在門口,她們跟在林語嫣的身后也走了。

    屋內,盧糖糖和鄧天葉漸漸站起身,兩人都有些心情復雜。

    “麒麟哥,冷太太是真的不愿意接受我們嗎?”鄧天葉問了一句。

    “你沒聽冷太太說嗎?她是嫌棄我們深受太差了……”盧糖糖面色難堪道。

    “語嫣是故意這樣說的,其實她是不想勉強你們做她的保鏢。”孔麒麟指出了真正的原因。

    盧糖糖解釋道:“可是我們沒有勉強啊!我是心甘情愿的……”

    “可惜你沒有讓語嫣感受到你的心甘情愿!你留下做她保鏢的理由足以證明你心中的無奈選擇。鄧天葉只是為了你才選擇做語嫣的保鏢,天葉,我說的沒錯吧?”

    直視著孔麒麟的眼神,鄧天葉垂眸沒有說話算是默認。

    盧糖糖當即生氣道:“鄧天葉!我的事情你能不能別摻和?我是真心愿意追隨冷太太!都是因為你!我連她的保鏢都沒資格做了……”

    “糖糖,我不否認是為了你!但你真是真心跟隨冷太太嗎?我不相信!”鄧天葉一臉懷疑道。

    “廢話!我盧糖糖沒有那么多花花腸子!我對冷太太說的理由確實是實話!在今天我見過她之后,我才意識到跟隨像她這樣胸襟氣度的女人絕對沒有辱沒了我!反而是我的榮幸!說出來你們可能不相信,我居然有點嫉妒冷太太身邊的龍花和龍月了……”

    親眼看到她眼中的失落,鄧天葉依然有些覺得不相信,他自語道:“有時候我都感覺我不太了解你……”

    “你當然不夠了解她!如果你夠了解,你也不會一直追不到她。”孔麒麟笑了一聲走向保險柜。

    等他把保險柜里的合同拿出來后,將合同遞給了盧糖糖和鄧天葉。

    “這是你們的合同,我把他們交給你們,你們自由了。”

    盧糖糖立刻說道:“麒麟哥!我求你不要趕我走!我如果現在走了,我這輩子都不會安心!冷太太的恩情,還是你的恩德我都還沒有還清……”

    “不用還了。語嫣不是說了,她愿意還你們自由,之前的事情也一筆勾銷了,你們可以放心的離開,不會有人會對付你們。”孔麒麟眸色冷淡的走回到沙發前坐下。

    他見盧糖糖和鄧天葉還不愿離開,再次說道:“你們走吧,回你們自己的房間。反正你們有車,你們要是想今晚就離開紅葉山莊也隨便你們。”

    鄧天葉已經被說動了,他輕輕拉了下盧糖糖的衣袖想示意她離開。

    “鄧天葉!要走你走!我可丟不起這個人!合同都簽了!剛才我也親口告訴冷太太會誓死跟隨她,你以為我盧糖糖說的諾言都是開玩笑嗎?”

    見她一臉怒容,鄧天葉也生氣了:“盧糖糖,你真的要誓死追隨林語嫣?”

    “是!”

    他眸色一沉,心中五味摻雜。

    在鄧天葉的人生計劃中還不曾要為某個人誓死相隨,就連盧糖糖都不是他會做出這種承諾的人。

    現在機會就擺在他眼前,如果不走,他都會罵自己是傻子。

    猶豫再三后,鄧天葉看了孔麒麟一眼說道:“麒麟哥!謝謝你們,矯情的話我就不說了!我只想說一句,以后如果有用得著我的地方,你隨時可以找我!”

    鄧天葉的離開在孔麒麟的意料之中。

    “鄧天葉,這次放你離開,還望你記住一件事,林語嫣一家人……”

    沒等孔麒麟說完,鄧天葉打斷他:“麒麟哥,我既然叫你一聲哥,那是真的把你當大哥看了!如果我走了后還能來加害林語嫣他們一家人,那我真是畜生不如了!不需要你提醒我,哪怕我身邊有認識的人要害林語嫣,我也會出手阻止這件事!”

    既然警告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孔麒麟點了下頭說道:“慢走,不送。”

    “鄧天葉,我們三觀不同,道不同不相為謀!以后你不要再來找我了!”盧糖糖索性當場與鄧天葉斷了關系。

    她的決絕讓鄧天葉欲言又止,好歹他也救過她,居然就這樣跟他劃清界限……

    他眸色森冷道:“好!我鄧天葉要是再來找你,我就叫你一聲奶奶!”

    據說不到一星期的時間,鄧天葉來找盧糖糖的時候,孔麒麟親耳聽到鄧天葉叫盧糖糖奶奶……

    ……

    在紅葉山莊的一處女子溫泉區,佟瑤穿著浴衣換好了衣服準備離開。

    她在途徑一處中式走廊時,看到了白景瑞的妻子喬伊人。

    晚風吹拂,夜色漸涼。

    只見喬伊人穿著孕婦連衣裙,她黯然神傷的坐在走廊邊上,臉上是兩行淚痕。

    她的表情有些麻木,眼眶即便是在微弱的燈光下也顯得那么紅腫,看樣子是哭了很久。

    當佟瑤走近她的時候,喬伊人下意識的抬眸看向前方。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打擾你,我只是路過這里。”佟瑤說的很客套。

    喬伊人面無表情道:“沒事,這里本來就是公共區域。”

    “不好意思,我多一句嘴,你和冷太太吵架的時候,其實我在房間內也聽到了……”佟瑤慢慢走過去。

    望著離自己只有三米遠的佟瑤,喬伊人勉強笑了一聲問道:“你是叫曾黎吧?”

    “對,就是我。”

    “曾小姐,我冒昧的說一句,如果你有時間的話,能不能坐下陪陪我?我此刻的心情真的糟透了……”喬伊人抬手去擦拭眼淚。

    佟瑤當即走到她的面前,在喬伊人的身邊坐下了。

    “白太太,如果你想讓冷太太遠離白先生,你何苦去跟冷太太求情,冷太太和白先生這么多年的交情,就連我們這些人都知道,你為難冷太太和白先生不是給自己找難題嗎?”佟瑤不動聲色的開始挑唆。

    喬伊人微微蹙眉,將眼角溢出的淚水擦了下后問道:“聽你這么說,你有什么好辦法嗎?”

    佟瑤微微一笑道:“我不敢說,我覺得我要是說了什么辦法,總有一種給人挑撥離間的感覺。”

    “不會!曾小姐,如果你有什么好方法就告訴我!我對白景瑞真是無計可施了……我們之前大吵了一架,他正式跟我提出了離婚,說等我把孩子生下來以后就去辦離婚手續……我到現在我都感覺沒有真實感……但我的心卻痛的已經麻木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