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99章 冒不起險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99章 冒不起險

    此刻的冷爵梟就站在走廊的十字路口,他帶著穆天和歐陽經過這里,巧遇聽到佟瑤和喬伊人最后離別時說的話。

    心中已經有了幾分猜想。

    佟瑤見冷爵梟默不作聲,只是有些眸色暗沉的望著她,她心中有些忐忑起來:“冷先生,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提前開完會了,所以我就來了。”他回的清冷。

    “太好了!還以為你不會來……”佟瑤心中很是感慨,當初想和冷爵梟一起來紅葉山莊泡溫泉的心愿,現在實現了。

    她笑問道:“你們是剛到嗎?”

    “恩,真準備去找語嫣。”他說完后單手插褲兜準備離開。

    “冷先生!”佟瑤轉身叫住他。

    冷爵梟側身看著她問道:“還有事?”

    佟瑤眸色微閃,發自內心的感謝道:“謝謝你能來。”

    在她看來,冷爵梟還是顧忌到了她的感受。

    可她不愿意去想,其實他只是為了老婆和孩子。

    冷爵梟想著喬伊人最后沖著佟瑤說的那幾話,他正色道:“曾小姐,你對喬伊人最后說的話我聽到了,我很意外你能對她說那番話。”

    她一臉尷尬,眸色帶著絲復雜之色:“其實我自己也有些不相信……”

    “你剛才的樣子,讓我想起過去的佟瑤。我記得她剛踏入演藝圈的時候,她為了想要超過語嫣,一直很努力演戲,聽說有一次寧可親自下冰河演落水的戲,也不愿意找替身,這樣的佟瑤值得人欽佩。”

    親耳聽到冷爵梟用欽佩這個詞形容她,佟瑤的整顆心都被點燃了,她的眼眶有些紅。

    “冷先生,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你贊賞佟瑤……”

    他垂下眼眸,纖長濃密的睫毛掩去他眼底的一片深沉,他勾唇淺笑了一聲:“曾小姐,你怎么會知道我從來沒有夸過她?”

    佟瑤眼眸微閃,有些心虛道:“佟瑤過去最愛在微博上表情她當下的心情,尤其是關于冷先生的事情,如果你當時夸過她,她肯定在微博上散紅包了……呵呵,我可是她的鐵粉呢!”

    聽著她當面撒謊,冷爵梟自然是不會揭穿她。

    那張俊氣逼人的完美面孔,此刻正一瞬不瞬的望著佟瑤,他意有所指道:“可惜,什么都太晚了……如果佟瑤還在世,我會很樂意看到她和語嫣一家人在一起。”

    他語氣中的惆悵令佟瑤芳心一動問道:“冷先生,你真的懷念佟瑤嗎?”

    冷爵梟沉默不語,給人一種心情沉重且有些默認的錯覺。

    佟瑤再次一廂情愿的以為,也許冷爵梟其實也是很想念她的。

    良久,他再次看向她說道:“曾小姐,當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有那么一瞬間,我真的很希望你就是佟瑤。語嫣和語嫣母親真的很想念她,亞撒也偶爾會談到他的小姨。”

    “一直以來,我想對佟瑤說三個字。”

    “哪三個字?”她有些心急的問道。

    冷爵梟很認真的說道:“對不起。”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卻讓佟瑤此刻有些站不住腳跟,她心口的情緒起伏的厲害,在落淚之前,她突然轉過了身急匆匆的走了。

    望著佟瑤有些狼狽蒼莽離開的背影,冷爵梟眸色涼薄,眼底一片陰沉。

    他能看出佟瑤在轉身過去的那一瞬間是哭了。

    三個男人就這樣安靜的站在原地,佟瑤的身影已經徹底消失了。

    走廊上一片寂靜,一個人也沒有。

    這時候,穆天有些擔憂的問道:“冷總,你剛才說的那些話就不怕讓佟瑤誤會什么嗎?”

    冷爵梟的表情有些深不可測,他冷笑道:“就算是誤會了也沒什么,在不知道她下一步的行動之前,如果說幾句話就能夠影響到她的選擇,就算是說一百句我也愿意。”

    “剛才她對喬伊人說的話,看來佟瑤這次是做了件好事。”歐陽說道。

    “呵,好事,她過去做過的惡,就算是做十件好事也抵不上。她一時的善良不足以代表她已經洗心革面了,對于語嫣,我一次也冒不起這個險。”冷爵梟眸色陰沉道。

    歐陽微微蹙眉建議道:“冷總,這個佟瑤一看就對你還有非分之想,我們何不利用這一點讓她放下過去的仇恨?”

    冷爵梟看向歐陽,搖了下頭否認道:“利用她的感情沒有用,像她這種不知羞恥的女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該做和不該做的,在她的眼里只有想要和不想要這兩種選擇。”

    “對付她這種人,還沒資格讓我用感情去利用她。她若是老實做人,我不會拿她怎么樣,就當她已經死過一回不再計較過去。她若是作死犯賤,別怪我會讓她真死一回!”

    穆天點頭道:“不錯!鑒于佟瑤過去的所作所為,我們確實還是小心為妙。冷總,你放心吧,我會派人繼續嚴密的監視佟瑤的一舉一動。”

    冷爵梟腦中想到了一個人,他問穆天:“佟瑤現在身邊的新助理就是你安排的?”

    “對!她是龍花龍月的同鄉,曾經在一個部隊里待過,龍月在十八歲的時候還救過她一次。據龍花說,她還是太太的鐵粉!當年太太參演的電影上映時,她獨自一人去看了十五場!”

    穆天的話讓冷爵梟和歐陽都表情怪異。

    “一個人看十五場?”冷爵梟有些驚訝。

    “恩,龍花說的時候,我都有些不相信……不過這是真的。”穆天道。

    冷爵梟的眉峰有些擰起,他想了想還是問道:“她叫什么?性取向沒問題吧?”

    歐陽一愣,穆天的臉色有些僵,回神后趕緊解釋道:“沒問題!絕對沒問題!冷總你想多了,如果她有這方面的問題,我怎么會安排她到佟瑤的身邊……她叫曲彎彎。”

    “以后讓她隨時向你匯報吧。”冷爵梟邁開大長腿開始往林語嫣住的房間走去。

    ……

    十分鐘以后,冷爵梟刷房卡走進酒店房間。

    他小心翼翼的關上房門,怕吵醒已經睡下的林語嫣和亞撒。

    龍花之前在電話里告訴過他,說喬伊人在鬧過之后,林語嫣的心情一直不太好,還因為白景瑞和喬伊人的事情有些頭疼。

    在走進臥室后,冷爵梟看到亞撒和林語嫣睡在同一張床上。

    母子倆相擁而眠,臥室里開著臺燈,但燈光調的比較暗,畫面溫馨而又美好。

    望著他最愛的家人,冷爵梟的臉上瞬時出現一絲暖暖的笑意,那種發自內心的幸福感,讓他那張向來剛毅冷峻的面孔多了一絲柔和。

    他走到床前俯身親吻林語嫣的額頭。

    抬頭后再去親吻她隆起的肚子,對肚子里的雙胞胎低語道:“寶寶,你們一定要乖啊,減輕你媽媽的負擔,跟爸爸拉鉤好不好?”

    冷爵梟還像模像樣的伸出小拇指貼在林語嫣的肚皮上,作出一副要和雙胞胎拉鉤的動作。

    已經醒來的林語嫣望著這個幼稚的男人,打趣道:“老公,你讓還沒出生的倆寶跟你拉鉤,你是想看靈異大片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