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06章 面具女人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06章 面具女人

    面具女人的出現總算讓林語嫣有了些眉目。

    她望著這個抓了她們母女三人的神秘女人,面色鎮定的問道:“你究竟是誰?就算真的要我死,也讓我死個明白!”

    “林語嫣,難道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佟瑤身份的嗎?”

    林語嫣眸色清冷的掃了她一眼,心中有了猜測,看來對方是想要戲耍她一番,不想直接殺了她。

    既然如此,那她是必須得配合了。

    “佟瑤的身份很難猜嗎?只要心中有所懷疑的人都能深入的去調查,從整容醫生森小莫那里開始調查最為直接。”

    那女人聽了后淺笑一聲再次鼓掌。

    “你果然比我想象中的還要聰明睿智!難怪那么多男人欣賞你……”

    林語嫣一言不發只是望著這個面具女人,等著她自己揭曉答案。

    沒有人主動問,那女人沉不住氣就自己解釋了:“不錯,確實是從森小莫那里開始查到佟瑤的真實身份,我就是好奇當初已經被火葬進了墓地的女人,怎么還會出現在大眾面前。我一直懷疑森小莫是在吹噓她的整容水平,就去查了……”

    “沒想到,被我這么一挖掘,還真挖出了有用的線索。我查到當初在牢里吞金自殺的女人竟然是森小莫的遠房表妹,這才讓我相信了森小莫是真有這樣的整容本領,她還真是不輸東方擎!”

    林語嫣望著她提出質疑:“如果你是為了殺我,你去花時間查森小莫和佟瑤會不會太浪費時間?你之前不是花錢雇風信子直接來殺我的嗎?這次怎么變得反而拖泥帶水了?”

    女人顯然是一愣,面具下的那張臉一時間沉默了。

    過了十幾秒后,她問道:“你猜到我就是雇風信子的買主?”

    “說實話,我之前還不敢肯定。可是現在,我肯定了。”

    “哈哈哈……林語嫣,你倒是很狡猾,居然框我?不過無所謂,你知道就知道了吧。”

    那女人笑的有些得意:“反正你現在離死也不遠了!你身上的那些定位耳釘和項鏈早就被我拿掉了,冷爵梟要是想在短時間內找到你是無望了。”

    “不得不說,你真的很聰明!我們之前花了很多時間去找你,就是因為你懂得反偵察,好像每次都能猜到我們的下一步會是什么,我們總是查不到你的線索。但最主要的問題是,我們找不出你要殺我的理由。”

    林語嫣心中的疑團,正是面具女人所為之自豪的,她笑的很神秘:“有時候,殺人并不需要太多理由。但有的時候,一個簡單的原因也足夠可以構成殺你的理由。”

    “所以,你殺我的理由是什么?是因為冷爵梟嗎?”林語嫣只憑直覺猜測道。

    女人像是有些排斥,她的身形明顯有點不自然,語氣也有些焦躁:“殺你的理由多得是!跟他有什么關系?”

    “我不過就是猜測,你緊張什么?”

    望著林語嫣嘴角的那絲嘲諷笑意,女人有些氣急敗壞道:“林語嫣,你還真是個缺心眼!自己都快死到臨頭了,還能笑的出來?難道你忘了你現在要是死了,可是一尸三命那!”

    這句話讓林語嫣的心口沉悶的窒息,但她沒有表情出來。

    她用超出尋常的理智來繼續問她:“既然你的目標只是我,你為什么還要抓我媽和佟瑤來?難道就是為了看剛才佟瑤要殺我的那場戲?”

    “算是吧,我只是好奇佟瑤會不會真的開槍。傳聞你們姐妹的關系很糟糕,我也有些好奇你在得知佟瑤還活著沒死的情況下,會是什么樣的反應,可讓我失望的是原來你早就知道佟瑤的秘密了。”

    她有些無趣道:“佟瑤剛才沖著你開槍,倒也不是讓我很驚訝。”

    林語嫣垂眸陷入沉思,腦中飛快的在推理和分析,這種危機情況下,這個女人只要隨便給她一槍,她和孩子都只有死路一條。

    “照你這么說來,剛才佟瑤也是被你逼迫的?你事先抓了她和我媽,然后你用佟瑤的微信讓她給我發消息引我來,因為你猜到事關我媽的安危,我會不敢告訴任何人,所以你抓我是勢在必得。”

    女人立刻稱贊道:“又被你猜中了!真是遺憾,我都開始有點喜歡你了……”

    “餐廳里的毒是你下的吧?”林語嫣又問。

    “是。”

    “你下毒的真正目的,其實是為了造成紅葉山莊一片混亂,然后再實行你的綁架目的。”林語嫣給出了結論。

    “什么都被你猜對了,我忽然覺得有些無趣了呢……要不,我現在就殺了你吧?”女人笑的有些陰測測,給人一種只憑自己情緒做決定的感覺。

    林語嫣感受到她語氣里的殺機,立刻說道:“我也不是全部猜對了,至少我還不知道你要殺我的動機!”

    “你這么聰明,還喜歡推理,難道毫無線索嗎?”女人總算又有了絲興趣。

    “我和你有仇?”林語嫣直接問道。

    女人搖頭否定。

    林語嫣再問:“那你是看我不順眼?”

    女人猶豫了一下,然后點點頭:“可以這么說吧。”

    “呵呵呵……我還不知道我的人生這么危險,只是因為讓你看我不順眼就要殺我,除了讓我認為你腦子有問題,我實在是想不出有更好的詞語形容你。”

    “我說過,有時候,殺人的理由可以很簡單。”

    隨著女人的聲音越發的收緊,林語嫣能夠聽出她語氣里潛藏至深的嫉妒意味。

    想起當年的瘋女人夏天,林語嫣脫口而出:“你不會和當年綁架我的夏天是什么親戚關系吧?”

    “我和她沒有絲毫的關系!你猜錯了!”女人顯然有點不耐煩了。

    林語嫣剛才這故意一試探,腦中已經有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名字。

    雖然見面次數不多。

    可對方的特殊職業和已經漸漸暴露的原聲,讓林語嫣心中有了真正的答案,只差當面求證了。

    “林語嫣,我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當場猜中我的真實身份,我可以赦免你們三人中的其中一人,我會放她走,我決不食言。”

    當這個女人再次開口說話時,林語嫣忽然笑出了聲:“原來是你!我知道你是誰了。”

    那面具女人有些不相信,她明明改變了自己的聲音,用了假音,她又怎么會知道!

    “呵呵,林語嫣,你別故弄玄虛了,你就算是死也猜不到我是誰。”女人一臉篤定。

    林語嫣盯著她面具下的那雙陰沉黑眸,說的肯定:“如果你不說話,我確實猜不到會是誰想害我們。”

    “可恰恰就是因為你說的太多了,讓我聽出了你的原聲。”

    “是嗎?那你說,我是誰?”女人有了些詫異。

    “你剛才說,只要我猜對你是誰,就能放我們其中一人,此話當真?”

    女人不屑道:“我沒必要騙你,因為只要我想,我現在就可以讓你們母女三人活活被燒死在這間木屋。”

    林語嫣沉聲道:“好!我就信了你!你讓我媽離開這里!我要她走!”

    “沒問題,只要你猜對我的身份。”

    盯著面具女人的林語嫣,神色堅定的說道:“你就是微表情心理專家朱麗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