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09章 以德報怨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09章 以德報怨

    第二天一早,林語嫣一家人離開了紅葉山莊。

    而佟瑤卻是昨天連夜就走了。

    她走的時候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包括王彩霞。

    佟瑤走的時候,歐陽給冷爵梟打了電話,林語嫣睡到半夜也知道了這件事。

    但他們都選擇假裝不知道。

    在回市里的路上,林語嫣一言不發,坐在她身邊的冷爵梟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用手輕輕按在她的孕肚上說道:“老婆,心情不好會讓寶寶也不開心呢。”

    林語嫣轉眸看向他,語氣平靜道:“我沒有心情不好,只是不想說話。”

    “那你聽我說吧。”

    她沒反對,只是靜靜的聽著。

    冷爵梟語重心長道:“盡管佟瑤在小木屋時說她已經放棄了要殺你的念頭,但最后她向你開槍的時候可是毫不猶豫,可見她的話有多虛偽。這次她知道我們都在騙她以后,你覺得她還會善罷甘休嗎?”

    “以后,你和媽都要小心!我知道,如果佟瑤想見你們,你們還是會見她……”

    他語氣中的無奈讓林語嫣打斷道:“老公,佟瑤的事情你真的不用多想了。反正她不是你的妹妹,你把她陌生人就可以了。至于我和我媽,我們會順其自然,想要我們再刻意的討好她,我們都不會這么做了。”

    “今天在紅葉山莊離開前,媽拉著你說了些什么?”

    “沒說什么,她為了讓我不再為難,只是告訴我說,以后我想怎么對待佟瑤,她都不會再干涉了。”她回的平淡。

    冷爵梟眸色一暗:“你覺得媽現在是徹底站在我們這邊了?”

    “不知道,媽知道小木屋里發生的事情后,她沒什么大反應,只是說我們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可以了,管不了無法掌控的事情。”

    她望著他認真說道:“老公,對于佟瑤這個人,我不會再用什么愛去感化她,不想再浪費時間和感情在她身上。她只要敢再傷害我們一家人,我要她下半輩子都在牢里度過,就算是死也給我死在牢里。”

    林語嫣對佟瑤今后的態度,總算讓冷爵梟的心稍微穩定了些。

    他執起她的手親了下,沒有再說話。

    他明白,林語嫣這是放下了過去對佟瑤的那種愧疚感。

    佟瑤當初被冷爵梟派人以牙還牙的事情,以這次木屋里發生的事情給相互抵消了。

    如果不是他們事先就有準備,在朱麗葉設計時將計就計,而當時被朱麗葉抓走的佟瑤,她向林語嫣開的那一槍會讓林語嫣當場死亡,就連肚子里的孩子也會死。

    佟瑤就算是口口聲聲說為了救母親王彩霞,誰又知道她是不是借機向林語嫣報復呢!

    面對始終對她沒有半點親情的佟瑤,林語嫣是心如死灰。

    車廂里的突然安靜,讓坐在副駕駛位的慕容景問道:“聽你們倆說的這些,我是否可以理解為,你們打算讓佟瑤繼續用曾黎的假身份生活下去?”

    “對。”林語嫣淡淡的回了一句。

    “為什么?依我看,索性將她的真實身份公開,再次將她送進牢里去……”

    他的不理解讓冷爵梟出聲道:“慕容景,這是語嫣的家事,我們都尊重語嫣的決定吧。”

    慕容景轉過頭,他看了眼面色如常的冷爵梟,再將眼神落在林語嫣的臉上。

    他眸色有些深沉的問道:“林語嫣,你是認真的?”

    “對。”她回的簡潔。

    “呵,你可真行!”慕容景冷笑一聲,回頭目視前方。

    胸腔內壓著一團火無處釋放,他轉頭就對開車的穆天說道:“穆天,你說,你家冷總和太太是不是都腦子進水了?”

    穆天沒有看他,只是很專心的開著車。

    “你說話啊,只是開個車難道啞巴了?”

    見慕容景像是極力想被認同,穆天看了他一眼說道:“慕容先生,佟瑤再怎么壞都是太太和王阿姨的家人,像我們這些和佟瑤沒有血緣關系的人對佟瑤沒有憐憫之心,也沒有格外的寬容,這些都是正常的。”

    “親情……”

    心中無限感慨的慕容景在念出了這個詞語后,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林語嫣的最終決定,讓她身邊的所有人都選擇保持了沉默。

    哪怕心里不認同她的做法,可也無權干涉。

    如果有誰擅自對佟瑤出手,也會得罪了林語嫣。

    幾小時后,在回到市里時,慕容景選擇在中途下車。

    他在下車前說了一句:“林語嫣,真希望你的慈悲能夠化解佟瑤心中的恨意,就算我對她不抱任何希望,但還是希望你們姐妹能夠不再相互傷害。”

    對著下車的慕容景,林語嫣出聲喊道:“慕容景!”

    他腳步頓住回眸看她。

    她對著車窗外的他說道:“有件事,我想坦白告訴你,你大哥慕白的前女友杜月,她有一個女兒,今年五歲,她叫杜思雨,她跟你們兄弟倆都長得很像,但她不是慕白的孩子。”

    慕容景的表情頃刻間有些復雜。

    他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讓她再次說道:“我覺得這件事有必要讓你知道,如果你準備好了,我可以安排你和杜月母女見面。”

    “你懷疑那孩子是我的?”他眉峰微微蹙起,眼神有些凝重。

    “對,我只是懷疑。究竟是不是,我想你心里比我更清楚。就算連你自己都不能肯定,還有親子鑒定這項技術可以幫助你識別。”

    這時候,冷爵梟插了一句:“慕容景,我知道你愛自由,我也知道你是個不婚主義者。但作為朋友,我想告誡你一句,有些事情遲早要面對,一旦你接受以后,你的人生將會改變。不管孩子是怎么來的,如果真是自己的親骨肉,作為男人不該不認自己的孩子,孩子是無辜的。”

    “看看你們的表情,好像認定我就是那孩子的父親!林語嫣,實話告訴你,我對當年的事情就算不能記得很清楚,但我肯定那不是我的孩子……”

    面對慕容景這明顯的一臉排斥,林語嫣垂下了眼眸,面色有些不佳。

    她沒有后悔選擇告訴他這件事。

    但她只是沒有想到,慕容景竟然會是這樣的反應……

    “語嫣,我們走吧,這是慕容景的私事,我們該說的也都說了。”

    “不過,據我所知,慕白對杜月依然念念不忘,我應該改天安排他們倆見見,說不定慕白這大伯的身份可以轉正為爸爸這個稱呼。”

    冷爵梟的話令林語嫣當即笑出來:“對呀,老公,我也覺得杜月好像還喜歡慕白呢……”

    “穆天,開車。”冷爵梟面無表情的將車窗關上了。

    車子開走后,只留下一臉復雜表情的慕容景站在原地。

    他憤憤的望著離開的車影罵道:“靠!這對狠心的夫妻就愛在傷口上撒鹽……”

    但慕容景的眼神漸漸變得憂傷起來,語氣里也有些委屈:“你們怎么就知道我沒有找到杜月呢?事關我慕容景有沒有女兒的大問題!我這個當事人早就去求證了!可惡的是杜月那個臭女人不讓我做親子鑒定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