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12章 他的女兒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12章 他的女兒

    冷爵梟搖頭否認:“不是,這是媽送的,就是你婆婆。媽說很想來看你,但昨天她剛來過,她說就怕來的太頻繁惹你心煩,所以她讓我把禮物轉交給你。”

    林語嫣無奈笑道:“媽怎么會這么想!我哪里會心煩啊,我天天呆在家里又沒什么事……”

    “其實就是媽怕你累著,你這段時間成功扮演了一個‘正常’的嬌弱孕婦,媽自然會覺得你容易累想讓你多休息了。”他的眼中沒有絲毫責備,有的只是滿滿的寵溺。

    “老公,對不起。我不是有意騙你們的……”

    他拉著她坐在沙發上,認真說道:“我很高興你騙了我,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就算到了分娩時,我相信你會減少很多痛苦。”

    “我聽醫生說過,有些孕婦因為在孕期一直堅持運動,生孩子時通常都很順利,分娩的時間會很快,產后恢復的速度也很迅速!老婆,謝謝你的默默努力!你真是給了我很大的驚喜!”

    “我知道你自從我懷孕后,你一直在為我擔心,雖然你嘴上不說,但你在背后為我做了那些多的事情我都知道。我想,我能做的就是盡量讓自己的身體素質變的更好!如果我能夠很順利的生下寶寶,也能減少你對我的擔心。”

    聽到這個女人用實際行動在努力的愛著他,冷爵梟當即緊緊抱住她,內心全是滿滿的感動。

    安靜的抱了她一會兒,他放開懷抱望著她的眼睛說道:“我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佟瑤!雖然她從紅葉山莊這段時間回來后一直在馬不停蹄的拍戲,但我不相信她將過去的事情都拋開了。”

    “老婆,別覺得我不近人情,我已經吩咐下去,當你生寶寶的那一天,我禁止佟瑤來醫院看你!”

    想到自己未出生的龍鳳胎,這次就連林語嫣也完全同意了。

    她道:“這按你說的辦吧。”

    “你不生氣?”他心里還有些擔心。

    林語嫣將臉靠在他的肩頭,平靜道:“我不想讓你為我擔心,我也不希望到時候出現什么意外。我們還是小心點吧。”

    “謝謝你的理解。”他親了下她的額頭。

    她拉起他的手說道:“走吧,老公,我都餓了。”

    夫妻倆手拉手走向餐廳去吃晚飯了。

    ……

    飯后一小時,亞撒已經回自己房間去寫作業了。

    林語嫣和冷爵梟手拉著手去院子里散步。

    她坐在院子里的白色搖椅上,眼神追隨著冷爵梟在百合花從里剪花束。

    “老公,你身后的那支特別好!”她用手一指道。

    他轉身看到后笑了聲:“坐那么遠,眼神還挺好。”

    “哈,那是當然了!我現在不光眼神好,聽力也很棒呢……”林語嫣垂眸看了眼手上的手環,看來這個遺傳下來的寶貝還是有點養生效果的,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將她的視力和聽力養的是更好了。

    正當冷爵梟將那支林語嫣看上的百合花剪下來時,忠叔帶著慕容景過來了。

    “少爺,太太,慕先生來了。”

    “謝謝忠叔。”慕容景說了一句。

    忠叔笑著問道:“慕先生客氣了,請問慕先生想喝點什么?”

    慕容景揮手道:“不用麻煩了,我找你家太太說點事,很快就走。”

    “那我先告退了。”

    忠叔看了眼冷爵梟和林語嫣,在確定他們沒有什么額外的吩咐后便離開了。

    等他走遠后,林語嫣看著慕容景笑問道:“怎么,忍不住了,都上我家來問杜月的事情了?”

    “我要是問你,你會告訴我嗎?”慕容景有些氣餒的走到她的對面,在白色椅子上坐下了。

    他隨手拿起桌上的一顆車厘子塞進嘴里。

    見他食不知味的,林語嫣收起了調侃的語氣:“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杜月去哪了。”

    “真的假的?連你也不知道?”慕容景的眼神里有些質疑。

    “當然是真的,我沒必要騙你。你要是當初提前告訴我說你找到了杜月,我肯定不會讓你直接去找她。”

    他不滿道:“為什么不讓我去找她?”

    “看你一向聰明的樣子,這回卻有點笨!你想啊,杜月連孩子的父親是誰都不知道,你這么突然去見她,她自然心里排斥,說不定你嚇到她了!”

    林語嫣的話讓慕容景依然不能理解,他蹙眉道:“靠!這有什么好怕的,她連孩子都敢生,怎么就怕看到我了呀?而且,不是還沒做親子鑒定嘛,還不能確實是否是我的女兒,她有什么好不能面對我的?”

    “你呀,別什么事情都自己想當然,我們女人和你們男人的想法不一樣!不是你覺得沒問題就沒問題,你突然去找她,杜月說不定還擔心你會搶走孩子,就算不能確定你是否是孩子的父親,但那種恐懼感也是本能啊!再說了,你和杜月又沒什么感情基礎,之前甚至連對方長什么樣都不知道,突然見面談孩子的事情,難道不會尷尬嗎?”

    幾句話讓慕容景稍稍冷靜了下來,他一臉復雜的狂吃車厘子,像是將心中的種種郁悶都發泄在吃的上面了。

    冷爵梟拿著剪刀和一束百合花從花叢里走出來。

    他換上了干凈的拖鞋,將百合花隨手插在了預先準備好的花瓶里,慢條斯理的將圍裙解下丟在椅背上。

    “冷爵梟,你別不說話啊,你聽到我的遭遇就一點同情感都沒有嗎?”慕容景一臉不悅的看著他。

    冷爵梟拉開一條椅子坐下了,看了眼空了的磁盤,一臉冰冷道:“誰讓你吃的?這是我給語嫣準備的。”

    “我去……還以為你會說出什么有用的話,你居然心疼這幾顆車厘子?你也太小氣了吧!我又不是天天上你們家吃……”

    “好了,你們倆別為這點小事拌嘴了!”林語嫣很是無語。

    “慕容景,我可以告訴你,兩個星期前,杜月給我打過一次電話。她說她要確保你對孩子的身世不是一時興起,因為如果你真是孩子的父親,但對孩子卻不想盡父親的責任,她不會讓你見她女兒的。”

    慕容景一臉糾結道:“為什么?我又不是十惡不赦的人!難道連見一下自己的女兒都不行?”

    林語嫣坐起身很認真的問道:“你相信杜月的女兒真是你的孩子?”

    她這一問,冷爵梟的眼神也望著慕容景。

    倍感壓力的慕容景雙目緊閉,心中猶豫不決,等他再次睜眼時,他滿眼肯定道:“如果杜月在和我發生關系的那天晚上沒有過別的男人,那她懷上的孩子就是我的種!”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