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25章 炫娃狂魔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25章 炫娃狂魔

    三天后,冷思辰獨自一人來醫院探望林語嫣和孩子。

    他走進房間時,林語嫣立刻看到他的一身無菌服。

    “爵梟,你也真是的。要求他們各個穿無菌服才能進來,你也太緊張兮兮了……”

    冷爵梟坐在沙發上,正抱著小女兒在逗笑呢。

    冷思辰倒是不以為然:“應該的,孩子還小,抵抗力本來就比成年人弱。”

    “思辰,你來看小侄女和小侄子,居然空手來?你好意思嘛你!”

    聽到大哥的言語調侃,冷思辰一臉為難道:“有什么辦法,你這里吃的有專門人員準備,用的又不讓人帶進來,買鮮花送嫂子的話,你又讓歐陽一車車的拉去丟掉,我還是不浪費那錢了。”

    說起鮮花籃這件事,林語嫣頗為不滿道:“你大哥腦子抽風,好端端的將別人送的鮮花籃全部拿去扔了,我就沒見過這樣的人。”

    “老婆,我這可是為你和孩子好,萬一誰要是在鮮花里下毒可怎么辦?”冷爵梟為自己叫屈。

    冷思辰站在一邊淺笑了一聲,他走過去看望二寶了。

    林語嫣和冷爵梟繼續斗嘴,她不悅道:“你生意場上的那些朋友送鮮花籃,你拿去丟了也就罷了,但東方的花籃你為什么也要丟?他秘書珍妮給我打電話說,問我收到鮮花籃了嗎,我都不敢說實話!珍妮說,那鮮花籃是東方親手插的,花來自伊甸園也是東方親手種的,難道你還擔心他會下毒不成?”

    丟棄東方擎鮮花籃的這件事本來可以隱瞞,可惜東方擎的秘書還來問這件事,冷爵梟有些討好的笑道:“語嫣,不知者不罪。我不知道是東方擎親手種的花,送個花籃還要從伊甸園空運過來……他對你還真是‘有心’。”

    見他眉宇間帶著一絲酸意,林語嫣恥笑道:“你可別告訴我,你到現在還在吃東方擎的醋!”

    “我吃他的醋?笑話!他有什么好值得我吃醋的地方……”冷爵梟垂下眼眸,繼續望著乖巧的女兒,心卻有點心虛。

    “你就繼續自欺欺人吧!”林語嫣翻了個白眼,哭笑不得。

    為緩和氣氛,冷思辰回眸看了他們一眼,問道:“東方擎的事情,我想你們也知道了吧?有打算幫他嗎?”

    “我們知道……”林語嫣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

    她繼續道:“昨天我還給他打過電話,他關機了。想要找到他都得先通過珍妮。珍妮告訴我說,東方現在已經在著手準備森小莫的事情,據說他有了一些森小莫在整容時用違禁藥品的證據,他到時候也會反擊。”

    冷爵梟抬眸看向冷思辰補充道:“警方也掌握了一些證據,證據顯示森小莫和一宗兇殺案有關,但目前證據不足,警方還不想打草驚蛇。”

    “看來東方擎沒有坐以待斃,也有信心整垮森小莫。語嫣,你回頭告訴東方擎,如果他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可以來找我。”

    冷思辰的仗義,林語嫣收下了:“謝謝你思辰,我一定把你的話帶到。”

    “不客氣,東方擎也是我的朋友。”

    “我聽說,有毒長命鎖的事情有進展了?”冷思辰已經走到沙發前坐下了。

    冷爵梟眸色一寒:“事情雖然有進展,但線索斷了。”

    “線索斷了?”

    望著冷思辰眼中的疑問,林語嫣走過去倒水。

    在喝了幾口水以后,她說道:“師兄和盧糖糖在公公的別墅里抓到了嫌疑犯,但那嫌疑犯事前就有準備,還不等師兄他們審問,那人就當場毒發身亡。”

    “居然有這樣的事?那個嫌疑犯這么忠心耿耿?寧可死也不想交代真相!”冷思辰頗為震驚。

    他的吃驚讓冷爵梟淺笑道:“什么忠心耿耿,無非就是怕幕后主使人用更殘酷的手段折磨他。”

    “你想啊,他要是敢把對方給供出來,那幕后主使人能放過他嗎?”

    隨著冷爵梟的解釋,林語嫣放下水杯繼續道:“而且,那個嫌疑犯要是當場不死,我懷疑他的家人會有生命危險。幕后主使人肯定事先就做好了萬全之策,他不怕嫌疑犯被當場抓住。”

    “那這么說,線索真是斷了,沒機會再往下查了?”冷思辰的眸色變的有些發沉。

    他望著冷爵梟懷里的小侄女,心情就頗為壓抑。

    誰這么喪心病狂會對新生嬰兒下這種毒手。

    如果說對方沒有反對社會的人格,他都不會信!

    “也不是什么線索都沒有留下,那個嫌疑犯有一名前女友,警方去找她的事情已經失蹤了。如果能夠找到她,或許還可以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冷爵梟面色如常,但心底同樣很壓抑。

    一天不抓到幕后主使者,他是一天都睡不踏實。

    冷思辰擔憂道:“那個女人就算是沒死躲起來了,那她現在的處境很危險,說不定幕后主使人也會找她,萬一她真知道點什么,她可能會被殺。”

    “不是可能,為了安全起見,我相信幕后主使者一定會殺她滅口!”林語嫣肯定道。

    “如果那女人死了,線索豈不是又斷了?”

    冷思辰提出的假設,讓房間里的氛圍一瞬間陷入了低谷,誰也沒有再說話。

    如此消沉的瞬間,可三寶卻忽然笑了,冷爵梟低頭去看她。

    見她笑的那么開心且天真無邪,他抬眸感慨道:“語嫣,咱們的女兒不得了啊,我們在說這么嚴肅的事情,她倒好,一笑了之。”

    “拜托,她這么小又聽不懂我們在說什么,你別老是覺得她很特別……”林語嫣有些無語,冷爵梟對于女兒的喜愛程度快近乎瘋狂。

    天天覺得他的親生女兒多么多么與眾不同,她明明還是個大小便失禁的小嬰兒。

    “你這樣評價我們的女兒,我可不同意!她是最特別的!她也是世界上最獨一無二的人!”

    不滿林語嫣的普通智商論,冷爵梟當即對著冷思辰說出女兒的種種特別之處。

    但一般人聽了后都會覺得只是炫娃狂魔的自我良好感知,并不會覺得那小女娃真有什么特別之處。

    可事情的發展并不像林語嫣想的那么簡單。

    直到將來的有一天,女兒五歲生日時發生的一件事,這才讓林語嫣真正相信了冷爵梟的話!

    原來他們的女兒,真有一般人沒有的特殊感知能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