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28章 閨蜜互騙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28章 閨蜜互騙

    晚上八點,林語嫣抱著女兒丫丫睡著后,將她放回到嬰兒床里。

    現在兩個寶寶睡在了爸爸媽媽的臥室。

    因為林語嫣半夜還要爬起來喂這兩個小家伙,尤其丫丫比哥哥歡歡還容易餓。

    此時的樓下客廳里,慕容景正在求著冷爵梟將杜月的地址告訴他。

    冷爵梟眸色詫異道:“慕容景,你不是說這世上沒有你查不到的人嗎?你自己查去吧。”

    “冷爵梟,你就別再嘲笑我了!我承認是我說大話了行嗎?你和林語嫣還有其他人都合起來整我,我他媽的能找到才怪!”

    慕容景手里拿著啤酒一口氣喝了半瓶,滿臉不悅道:“今晚我就睡在你家,不想酒駕!”

    “我派司機開車送你回去。”

    “你這個面癱可真冷漠!”

    冷爵梟正色道:“現在就送你回去?”

    正當慕容景氣的站起身時,他一眼便看到樓上慢慢走來的林語嫣。

    他當即道:“林語嫣,你來的正好!你快告訴我杜月的住址!我真的準備好肩負起做父親的責任了,不管女兒喜不喜歡我,我一定會努力當好父親的角色!”

    林語嫣笑了聲:“算上今天這次,你已經來我家說了快二十次了。看你這么有誠意的份上,我決定幫你向杜月說情。”

    “真的?!”慕容景頓時喜出望外。

    其實他隱約知道杜月住在哪里,就是不敢擅自去找。

    總感覺需要有個強大的說客去向杜月引薦他,才更妥當。

    不等慕容景殷勤的跑上樓去扶林語嫣下樓,她眸色微挑慢慢踱步走下樓梯,眼神凌厲的望著他問道:“你和游戲女友蘇珊的事情解決的怎么樣了?”

    慕容景蹙眉:“什么怎么樣了?我和她的關系,我不是早解釋過了嗎?”

    “我和她就是在網上隨便瞎聊的,是她自己一廂情愿認為跟我在談戀愛,我都說是開玩笑的了,人家還是當真,我有什么辦法……”

    他的說辭在第一次解釋的時候,林語嫣還覺得是慕容景在撒謊。

    后來直到他把和蘇珊的聊天記錄全部翻出來,林語嫣這才相信了他的話。

    但他解釋后沒過幾天,蘇珊哭著跟林語嫣打電話說慕容景跟她有過關系后就不要她了。

    驚得林語嫣好半天沒反應過來。

    這才有了剛才的問話。

    “林語嫣,你那是什么眼神啊?好像我撒謊騙你!”慕容景一臉懵的表情。

    林語嫣笑的有些調侃:“我聽說有人對蘇珊始亂終棄了。”

    “你說誰呢?我嗎?!”慕容景一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問道。

    冷爵梟站起身走過去拉過林語嫣的手,對她說道:“老婆,來,我們去喝燕窩。”

    “喂,冷爵梟,你別帶走林語嫣,讓她把話說完!你一個大男人喝什么燕窩!”

    聽到慕容景的嘲諷,冷爵梟面色如常道:“我陪我老婆喝,只要她喜歡,下奶湯我都陪她喝。”

    此話一出,林語嫣笑著勾了下冷爵梟的下巴:“老公,你對我真好!”

    單身狗慕容景欲哭無淚道:“蒼天無眼,無良夫妻天天秀恩愛!秀恩愛分得快!哼!”

    “慕容景,你還想不想要杜月的住址了?”

    面對威脅,慕容景很沒骨氣的說道:“先生,太太,燕窩放在餐廳了,這邊請……”

    林語嫣眸色一變看向冷爵梟,心生不忍道:“老公,我們別再耍他了,把杜月的地址給他吧?”

    “我猜他早就知道地址了,他是在等我們幫他向杜月說情。”

    冷爵梟望著她繼續道:“畢竟杜月對上次‘偶遇’慕容景的事情有陰影了。”

    “我承認上次是我魯莽了……我不該直接去找她們……”慕容景頓時變得有些心虛。

    “你說你去找她們也就罷了,你為什么要抱著孩子去做親子鑒定呢?當時杜月沒報警抓你算你走運!”

    “語嫣,你別說了行嗎,我事后也很后悔……”

    想起當時喝醉酒辦出來的糊涂事,慕容景頓時有些無地自容。

    “慕容景,這樣吧,明天我就打電話給杜月,跟她約個時間,你們倆好好談一談,只要杜月同意你見女兒,我們絕不干涉。”林語嫣認真說道。

    她的偏心讓慕容景委屈說道:“我知道你和杜月是朋友,可我也是你的朋友,我們還生死與共過……憑啥你就對她偏心?對我這么防范!林語嫣,我心里很不服!難道我們的友情都讓狗吃了嗎?”

    “你有什么好不服的?語嫣現在身為三個孩子的母親,她偏向杜月母女是正常的,你要是沒做出喝醉酒偷抱孩子走的事情,杜月對你的印象也不會那么差!”

    冷爵梟一針見血的指出了慕容景的沖動往事。

    “唉……”

    “行了,你也別唉聲嘆氣的了,我不是說了嘛,我會為你向對月說情。”

    “那就拜托你了,認女兒的事情要是再不解決,我都快得抑郁癥了……”慕容景耷拉著腦袋走向沙發處,一坐就癱倒了,一副憂心忡忡的表情。

    本來站在客廳里的兩名男保鏢相視一眼,那眼神還挺像看戲的味道。

    林語嫣眸色微沉,她突然道:“你們倆站著累不累?要不要搬把椅子給你們坐坐?”

    易容成男保鏢的獨孤九和花海彬頓時表情一僵,獨孤九沉聲道:“不用了,太太。”

    “真的不用嗎?”她問的面色平靜。

    “真的不用。”獨孤九再次回道。

    冷爵梟表情如常,并未拆穿獨孤九和花海彬的身份。

    他只是摟著林語嫣的腰肢說道:“老婆,走吧。”

    她掃了眼獨孤九和花海彬,眼神有些怪異,唇角帶著絲淺淺的笑意離開了。

    待冷爵梟和林語嫣到了餐廳后,龍花已經為他們將燕窩放在桌上了。

    林語嫣立刻問龍花:“悠悠呢?”

    “好像在傭人房里織小毛衣……”

    “織毛衣?”林語嫣有些瞠目結舌。

    “語嫣,你是怎么知道他們在我們家的?”冷爵梟為她拉開椅子讓她坐下。

    她坐下后回了一句:“拜托,我可是師父的親傳弟子,他們戴著我都會做的仿皮面具,我會看不出來?”

    龍花有些驚訝:“太太,如果不說出他們的身份,我完全看不出是他們,你是怎么看出來的?難道仿皮面具上有什么特殊的記號嗎?”

    林語嫣搖搖頭說道:“那倒沒有,要怪就怪悠悠不夠細心,她既然假扮的是五十幾歲的女人,那就該敬業點,把中年女人的那種隱形眼鏡也戴上。可惜她忘帶了,她晚上幫你們一起上菜的時候,我就認出了她的眼睛,我和她認識這么多年,太熟悉她的那雙眼睛了,還有她一些習慣性的小動作。”

    她淺淺一笑:“認出她以后,再看到她和那兩名男保鏢之間的細微互動,我就知道是獨孤九和花海彬了。”

    冷爵梟眼神微瞇,眼底透著一絲癡迷:“老婆真是越來越聰明了……樂悠悠想要隱瞞的人只是你,你一下子認出來了,還故意和她玩不知道的游戲,你就不怕樂悠悠生氣?”

    “呵,誰讓這個女人過去傷我的心,難道還不允許我現在耍耍她?”

    看到林語嫣也有耍心機的任性時刻,冷爵梟低頭親吻她的額頭:“老婆,你高興就好,我們全部‘瞎’了,一起陪你騙樂悠悠。”

    “等這個女人把小毛衣織好以后,我就去當面討要!”

    ……

    十分鐘后,在自己單獨房間的樂悠悠正在為小毛衣收尾,之前在家里快織好了。

    門外響起敲門聲,她說了句:“請進。”

    頂著一張尋常面孔的獨孤九進來后把門瞬間關上,他說道:“悠悠,我們的身份恐怕已經露餡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