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35章 皇甫瘋了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35章 皇甫瘋了

    四十分鐘后,林語嫣先從機場上下來。

    等冷爵梟拿到頭盔后,她說道:“老公,你知道剛才開進停車場的悍馬車一直在尾隨我們嗎?”

    他眸色淡定道:“我知道,不用管他。”

    “這么平靜?看來你完全不把對方放在眼里。”她伸手去挽住他的手臂。

    冷爵梟說道:“對方應該沒有惡意。”

    “那好吧,我就當視而不見。”

    夫妻倆攜手走進了這座隱蔽在市區里的瘋人院。

    里面住的人大都非富即貴,出于各種各樣的原因瘋了后被家人和朋友送來了這里。

    林語嫣邊走邊道:“老公,你帶我來的地方很特別,看樣子帶我見的人也是我認識的。”

    “猜對了。”

    她蹙眉又道:“帶我見的人肯定不會是我在乎的朋友,不然你早告訴我了。”

    他隨手刮了下她的翹鼻,贊賞道:“聰明!”

    “難道在這里關著的人是我們的仇人?”

    冷爵梟勾唇一笑沒再說什么。

    五分鐘后,瘋人院的老院長親自接待冷爵梟和林語嫣。

    院長道:“冷先生,他的情況沒有任何改善,只是變得越來越糟了。現在就連大小便都失禁了。”

    “沒有任何治愈的可能了?”冷爵梟面色如常的問道。

    “他當初被送來這里時已經傷了大腦,現在的智商停留在五六歲左右。而且他的右腦在不斷萎縮中……”

    冷爵梟道:“謝謝你院長,情況我已經了解。”

    “不客氣,冷先生,您和夫人想去看他嗎?”院長問道。

    “如果方便的話,我們想看看他。”

    “方便,現在他正在在游戲室單獨玩積木,我帶你們去。”

    院長率先往游戲室走去,冷爵梟和林語嫣跟在他的身后。

    不出兩分鐘,他們一起來到了游戲室外的走廊處。

    院長向冷爵梟和林語嫣示意后便先離開了。

    冷爵梟拉著林語嫣的手一起走了進去。

    當林語嫣看到玩積木的男人時,她的眼神極其復雜。

    有恨意,也有怨憤,但只是稍縱即逝。

    隨著玩積木的男人狼狽的流著哈喇子,傻乎乎的玩的不亦樂乎時,她的表情變了。

    此刻林語嫣的眼中只剩下了同情。

    她和冷爵梟就站在玻璃墻外,這里是觀察室。

    為了避免嚇到游戲室的男人,他們沒有走進去。

    玻璃墻也很特殊,里面的人看不到觀察室的人。

    “老公,你什么時候找到他的?”

    冷爵梟望著皇甫少華回道:“當初他和吳婉兒被關進那座小島時,他干爹派人去救他出來,人確實被救出來了。可他們不幸遇上了難得一見的海嘯,船沉了,救皇甫少華的人都死了。”

    “可皇甫少年活下來了。”林語嫣有些感慨,他的命倒是挺硬。

    “恩,他是活下來了,但已經成了廢人。吳婉兒的尸體在兩個月前找到了,她被海水沖到了一處還未開放的旅游區。經過法醫的堅定,確實是吳婉兒的遺骸。”

    林語嫣抬眸望著冷爵梟問道:“老公,是你派人救了他?還安排醫生給他做了手術?”

    他笑的有些無奈:“就當是我欠他的吧。其實我當初選擇不殺他,算是為他當年救我的事情在刻意彌補他。如今他已經成了這副樣子,我也只能養他到終老了。”

    她嘆氣一聲挽著他的手臂,將頭靠在他的肩頭說道:“老公,你很仁慈。”

    “仁慈?算不上吧。皇甫少華已經遭了報應,就算我殺了他,也不會改變過去所發生的事情。”

    “我對他已經不恨了,因為你和孩子們給我的愛太多,我心里已經裝不下仇恨。”他低頭親吻她的額頭。

    “你今天帶我來見他,是也想讓我放下對他的仇恨嗎?”林語嫣抬眸問道。

    冷爵梟伸手捋著她的短發,淺笑道:“不僅是希望你能放下仇恨,也希望你能夠得到一些安全感。至少在已知和未知的敵人中,從此會少一個叫皇甫少華的仇人。”

    “恩,知道他現在成了這副現狀后,我的心里確實少了些擔憂。”

    望著她臉上的平靜,他最后看了一眼皇甫少華后說道:“我們走吧。”

    林語嫣看著那個搭積木的男人,不禁感嘆物是人非。

    想起當初皇甫少華在不同時期耍的那些陰謀詭計……

    其實他曾經有機會殺冷爵梟和她。

    但皇甫少華沒有在第一時間殺他們,也許心中始終帶著猶豫和矛盾。

    就像冷爵梟和她一樣,他們也沒有選擇殺皇甫少華。

    最終的結果就是,皇甫少華確實不會再想著報仇了,往后的歲月就是活在了他自己的世界中。

    而皇甫少華那有些扭曲變形的大腦上不著一絲頭發,連眉毛都已經脫落了。

    當初陰柔俊美的容貌已經不復存在。

    林語嫣的心情有些復雜,挽著冷爵梟的手離開了觀察室。

    對于這樣的皇甫少華,林語嫣很認真的說道:“老公,皇甫少華的兒子,我們一定要讓他好好的活著,直到結婚生子延續皇甫家的血脈。”

    冷爵梟面色平靜的答應了:“好,我會做到。”

    想到皇甫少華在孤兒院的兒子,自然也想到了他的親生母親杜曉娟。

    她有些顧慮不敢提,但要是憋著不問又有些不安。

    他感受到了她的心中所想,慢下腳步望著她說道:“你別擔心,杜曉娟還活著,雖然我說過要她生不如死,但我知道你肯定不忍心。我后來派人放了她。”

    林語嫣的星眸中微微閃動:“謝謝你老公!”

    “你謝我做什么,不是我對她心生憐憫,我不過是不希望讓她占用了你的心思。”

    她感嘆道:“我知道你厭惡這種別有用心的女人,也恨她曾經想試圖破壞我們之間的感情。但她畢竟是杜小鵬的親生母親,如今皇甫少華瘋了病了,還不一定能夠順利活到老。我不希望杜小鵬因為他父母做的孽就承擔了所有的不幸。”

    “我知道,所以杜曉娟沒有死,我留了她一條命。”

    “那杜曉娟如今在哪呢?”

    冷爵梟眸色一沉,猶豫了兩秒,但還是說出了所在地。

    “她現在在非洲的一個小國家,已經淪為了妓女,聽說已經感染艾滋,可能活不到五十歲。”

    林語嫣聽了后心下一沉,這樣的情況是不合適再回到親兒子身邊了,杜小鵬更適合在孤兒院長大了。

    “語嫣,杜小鵬這個孩子就讓他活在孤兒院吧,讓他遠離上一輩的仇恨,反而可以活的更好。”

    她嘆息一聲:“恩,我也覺得這樣更好。”

    夫妻倆手拉手一起離開了這所瘋人院。

    當他們一起走到停車場的時候,林語嫣掃了眼依舊停在遠處的黑色悍馬車。

    她不悅道:“老公,他們到底是誰啊?”

    他隨口道:“你想知道?”

    “恩,你說。”

    冷爵梟笑的沒什么溫度:“那輛悍馬車的主人是謝斌。”

    林語嫣一臉驚詫:“怎么會是他!他為什么要跟著我們?”

    “哼,準確的說,是他在跟著你。”

    冷爵梟抬眸望去。

    而此刻坐在那輛悍馬車里的墨鏡男人也正望著他們。

    因為距離較遠,林語嫣根本看不清里面到底坐了幾個人,也看不清車里人的相貌。

    “謝斌為什么跟著我?他不是一直在戒毒嗎?”她的眼中充滿了疑問。

    “自從三個月前他哥謝子華被抓后,星騁傳媒一落千丈,短短一個月內宣布破產,董事會里的董事們將手里的股票全部拋售一空。謝斌這個代理總裁當時卻在戒毒所,有人暗自作梗讓他出不來,這件事我也是后來才知道。”冷爵梟眸色深沉的望著那輛悍馬車。

    林語嫣為這個曾經的搖滾少年感到痛惜。

    謝斌的大好前程因為沾染上毒毀了大半。

    如今哥哥謝子華因為殺人事件,致使星騁傳媒這樣的大公司走向末路,身為弟弟的謝斌卻再也翻不了盤。

    “老婆,別看了,我們走吧。我讓穆天警告過謝斌,不準他再接近你。他確實也做到了,只是偶爾跟著你。因為他并沒有做什么,所以我才沒有管他。”

    但一個沾了毒且戒不掉的人,冷爵梟不敢再相信謝斌是否還和過去一樣。

    林語嫣是他絲毫都冒不起風險的人。

    現在已經成了三個孩子母親的林語嫣,她也不再像過去一樣善意泛濫。

    反而多了謹慎和責任。

    在她最后看了眼那輛悍馬車后,她跨上了機車。

    夫妻倆同坐一輛機車帥氣的離開了。

    一直坐在悍馬車里的謝斌滿臉激動,他有些手指微抖的摘下墨鏡。

    他望著那輛疾馳而去的機車頓時變的憤怒不已!

    狠狠將墨鏡甩向后座,他那張骨瘦如柴的臉上充滿了恨意!

    謝斌咬牙切齒的低吼道:“林語嫣,你當真對我無情!都已經看到我了,居然裝作視而不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