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42章 尷尬奇遇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42章 尷尬奇遇

    “過去的你不愛我,現在的你也不愛我,將來的你還是不會愛我……”

    謝斌閉上眼睛,多希望將心中那漫天的痛楚壓回心底。

    可五臟六腑痛的都讓他有了灼燒感……

    也罷,就讓這痛苦淹沒他吧。

    或許他能夠像林語嫣一樣得到重生。

    謝斌拖著遲緩踉蹌的腳步一步一頓的往前走去,他開始回憶著他過去的前半生。

    過去所有的一切都已經發生了。

    將來的一切正在等著他做出當下的決定。

    “謝斌,你沒有勇氣死,那就茍且的活吧。”

    “你根本沒有資格得到林語嫣的愛,你就是個向現實低頭的懦夫……”

    在步行回家的路上,謝斌的腦子已經清醒了不少。

    林語嫣的話讓他看清了現實,也看清了自己。

    癡癡傻傻的自言自語聲回蕩在清冷孤寂的小巷中。

    一小時后,他回到了自己唯一的住處。

    謝斌拿著鑰匙進了門,有些失魂落魄的坐到了沙發上。

    枯坐了半小時后,他拿出手機將電話打給了林語嫣。

    而回到家的林語嫣已經去洗澡了。

    在臥室拿著手機查看郵件的冷爵梟抬眸看向梳妝臺。

    手機在響,他猶豫了幾秒,但還是下床走向了梳妝臺。

    當他看到來電顯示人是謝斌的時候,他毫不猶豫的接聽了。

    “語嫣,謝謝你今晚對我說的話。從明天開始,我會做出真正的改變!我希望我們的友情永遠不會變,我不愿失去你這個朋友。”

    冷爵梟聽了后眸色微沉。

    其實林語嫣今晚回到家后,把遇到謝斌的事情已經告訴他了。

    此刻謝斌能打來電話,倒也沒讓冷爵梟有太多意外。

    “謝斌,以后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你可以來找我。”

    手機那頭的謝斌神色一變,表情有些尷尬:“冷爵梟,怎么是你接的電話?”

    “很奇怪嗎?”

    聽到他的話,謝斌回了句:“她呢?”

    “她現在不方便接電話,有什么話,你可以告訴我。”冷爵梟面色如常,語氣頗為隨和。

    謝斌遲疑了兩秒,平靜道:“我也沒什么特別要說的了……就這樣吧。”

    冷爵梟沒有再說話,謝斌也沉默著。

    過了幾秒后,冷爵笑率先道:“再見。”

    電話掛了后,林語嫣剛好從浴室穿著睡衣走出來了。

    冷爵梟將她的手機放下,抬眸看向她說道:“老婆,看來你今晚撒的雞湯還算有用,剛才的電話是謝斌打來的。”

    林語嫣走向他,從正面抱住了他。

    她將頭靠在他的胸膛上,眸色淡定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當時說的話有沒有效果。該說的我都說了,他愿不愿意改變都看自己的意愿。”

    “謝斌這個人我雖然接觸不多,但他是個不輕易向命運低頭的人。就算現階段過的不如意,但我相信他總會熬過去。”

    就沖著謝斌當年等她十年并堅持不懈的找了她那么久,她就相信謝斌是個特別有毅力和堅韌的人。

    冷爵梟伸手攬住她的腰肢,感慨了一句:“他不過就是一時走錯了人生的方向。”

    “是啊,暫時的失意并不能代表整個人生的失敗。”

    她抬眸望著他的眼睛說道:“更何況能夠去定義我們人生意義的人,只有我們自己才有資格。”

    “恩,我已經擁有了完美的人生。”他的眼中是滿滿的幸福笑意。

    林語嫣伸手捏他的臉頰:“是不是因為我和孩子們?”

    “當然!”他回的特別果斷。

    她一喜,踮起腳尖要去吻他。

    而他瞬間低頭吻住了她……

    直到她的雙唇微微紅腫了起來,他才意猶未盡的放開她,笑問道:“老婆,有時候我會想,我為什么不能再早一點遇見你呢?”

    “為什么這么想?”她有了絲好奇。

    冷爵梟拉起她的手走向落地窗前,望著窗外的后花園感嘆道:“我在想,如果當年你先遇上的人是我,或許你在蕭毅然身上浪費的那幾年時間也可以避免了。”

    “都過去了,沒什么好后悔的。”她無所謂道。

    他伸手勾住她的尖下巴,有些遺憾道:“如果你一開始遇上的人就是我,我可以多愛你幾年。”

    林語嫣輕笑道:“那可不一定!畢竟冷總當年在一開始對我又不是認真的,只不過后來是你自己不小心翻了船而已!”

    “如果我一開始遇上的真是你,說不定我會傷的更深!”

    他蹙眉道:“為何?”

    “還能為什么,怪我太愛你唄!”她笑的沒心沒肺。

    聽到她這么說,他勾唇笑了笑,但眼神里卻有絲隱隱的不甘心:“可當年先愛上的人是我。”

    “就憑這一點,我就輸給了你。”

    她吐槽道:“愛情里哪有什么輸贏啊,只有愛和不愛!”

    “彼此相愛相互珍惜,兩個人就能一直攜手走下去。如果其中一個不愛了,另外一個即使再怎么愛也沒有用。一個人的愛情不是愛情,那是暗戀是單相思。”

    他的唇邊泛起一抹迷人的笑意:“所以你的意思是說,我們都該感謝彼此?”

    “對嘍!”

    男人手忍不住的伸出來摸摸她的頭發,滿眼寵溺:“你呀,不管說什么,都讓人無從反駁。你要是去做律師,我相信不比思辰差!”

    她眉心微蹙:“說到冷思辰,他最近好像越發變的不可理喻了……”

    冷爵梟的眼中帶著絲疑慮,不懂她的話中含義。

    林語嫣解釋道:“是這樣的,我聽你媽說冷思辰已經在律師事務所住了一星期,整整一個星期一步也沒離開過,吃住都在那里。他這不是工作狂那么簡單了,他這是有了強迫癥!”

    “哦,你說的是這件事……”

    見他一副平淡的表情,她好笑道:“你這個當大哥的覺得這很正常嗎?”

    “當年你失蹤,亞撒也還沒在時,我經常在公司這么干,沒什么好奇怪的。”

    “拜托!你當時是有原因的,你是因為找不到我,不知道我是生是死,你才用高強度的工作來麻痹自己。但冷思辰完全不是啊,也不知道他最近是受了什么樣的刺激……”

    隨著林語嫣眼中的不解,冷爵梟想了想說道:“我大概知道原因。”

    “因為什么原因?”

    他回憶道:“一周前,思辰約我吃飯,順便來問我一家公司的業務情況。”

    “當時我們在一家西餐廳用的餐,一個新來的女服務員不小心將一杯水潑在了他的褲子上,位置挺尷尬的。但那女服務當時好像嚇壞了,拿起餐巾紙就去幫思辰擦水漬,思辰都來不及阻止……”

    林語嫣臉色微僵,她有些尷尬:“尷尬的位置?有多尷尬?”

    “就是你想象的那樣。”

    “暈!那確實挺尷尬的……”

    冷爵梟接著說道:“我記得當時思辰的臉都紅了,他還有些不知所措……后來他把那個女服務員給罵走了!還投訴了那個女服務員,據說餐廳經理擔心思辰的律師身份會起訴這家餐廳,當晚就將這個女服務員給解雇了。”

    “思辰知道后,氣很快就消了,甚至還有了點內疚。”

    林語嫣聽后依然不明白,問道:“可這件事跟他瘋狂工作有直接的聯系嗎?他要是覺得愧對那名女服員,去幫她找回那份工作就是行了?”

    “說來也巧,思辰確實回去找她了。找到她家的住址后,她的家人告訴思辰,說她去英國參加朋友的婚禮了,需要一個月以后才回國。”

    “那等她回國后再幫她也行啊!”林語嫣說道。

    冷爵梟勾唇笑了聲:“看樣子,你是沒聽出我說的重點。我猜,思辰已經找到除了你之外在那方面有感覺的女人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