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47章 性別歧視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47章 性別歧視

    “行行行,我真是怕了你了……”慕容景有點慫了,孩子面前,他還不敢和冷爵梟嘴犟。

    林語嫣面無表情道:“你們倆只要在一塊兒準要斗嘴,兩個幼稚鬼!”

    “誰讓慕容景的態度老想讓我揍他。”冷爵梟說的一臉嚴肅。

    “冷爵梟,你別找借口了,我看你呀就是嫉妒我長得比你帥!”

    慕容景的話讓冷爵梟有些怪異的看了一眼,那眼底濃濃的不屑和嘲諷刺激到了他。

    “你這又是什么眼神?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嗎?”

    冷爵梟懶得理他。

    “行,你不承認是吧?我問林語嫣!”

    “這種高端問題你可別問我!”林語嫣率先撇清。

    “老婆,我真有點后悔坐在他身邊……早知道他這么吵,還不如我開車。”冷爵梟無奈看向車窗外。

    “我也后悔!干嘛答應你們來摻和這種渾水!搞不好有生命危險!”

    慕容景嘴上雖嫌棄,但眼中卻沒有絲毫懼怕之意。

    林語嫣看了眼后視鏡說道:“好啦慕容景,我知道你火氣大,你在杜月那里受了氣,我知道你心情不好……”

    她說出他的窩火處,慕容景瞬間就哭喪著臉委屈道:“語嫣,我真的快氣炸了!我就沒見過杜月這么思維狹隘的女人!親子鑒定都做過了,杜思雨就是我慕容景的親生女兒啊!”

    “靠!就因為我愛玩游戲,認為我照顧不好女兒,去出差寧可帶著女兒一起住酒店,也不肯將思雨留在我那照顧!我堂堂一個高大上的富豪,難道我會照顧不好自己的女兒嗎?”

    他自嘲的笑了聲:“我這個現成的爹還真是輕松,啥也不用管,無聊到只能跟你夫妻倆混……”

    “跟我們混是你的福氣,就你那嘴毒易炸的個性,誰愛搭理你?慕容景,你長期單身小心身體積壓太多邪火,提前更年期可不好啊!”

    冷爵梟說完后繼續望著車窗,沒有正眼瞧慕容景一眼。

    “冷爵梟,你就落井下石吧,反正我也習慣了,你就是嫉妒我長得帥……”

    林語嫣看著他那么失落,隨身附和了句:“是啊,你長得帥!”

    “冷爵梟!你聽到沒有?就連你媳婦都說我長得比你帥!”

    “我老婆哪個字說你比我長得帥了?你別老年癡呆了行嗎?”

    “林語嫣,你管管你老公!他平時就是個面癱臉,媽的每次在我面前話怎么就怎么多?”

    “哎呀我的媽呀!我看以后不能讓你們在一起行動,聽我的頭都快炸了!”林語嫣語氣不善道。

    “老婆,你沒事吧?”冷爵梟眼里充滿了關心。

    “沒事……你們倆都安靜點吧,我要專心跟著師兄的車,萬一有人連著超車我可能會跟丟……”

    這時候,慕容景安靜了,只是最后說了一句:“好了,我閉眼休息會,晚飯沒吃餓的我有點頭暈,有情況你們叫我。”

    話音剛落,冷爵梟挺起背靠近林語嫣,沉聲道:“語嫣,小心前面那輛黑色的奔馳車,這個車牌號,森小莫曾經開過一次。”

    “只開過一次,你也記得?”林語嫣有些詫異。

    “記性太好,沒辦法。”

    慕容景睜眼對他翻了個白眼。

    “不管森小莫在不在車里,看樣子她一直在時刻關注著東方擎。”慕容景正色道。

    “森小莫現在官司纏身,沒辦法了才想和東方談判和解,可沒想到她打的是這種主意!”

    林語嫣的話雖然聽著沒錯,但冷爵梟心里有自己的分析。

    他道:“目前的線索像是引著我們往森小莫那里去懷疑,可我總覺得給東方擎下尸毒的人另有其人。不過這只是我的直覺,可能也是錯覺。”

    “老公,有時候往往看起來最不靠譜的直覺卻是真相。”

    “不管真相如何,證據還是需要我們親自找出來。”冷爵梟平靜道。

    “對了,尸毒的解藥,就沒有其他途徑可以找了?”慕容景問道。

    林語嫣眼底泛起一絲希望:“我讓盧晉去找了,他的中藥鋪子目前沒有解尸毒的藥方,但他說會盡快去嶗山一趟。”

    慕容景點點頭:“嶗山或許真有希望,全國最有名的中藥之鄉,多少稀世草藥都出自嶗山。我記得我家老頭子還在世時,生過一場大病,托人在嶗山的一戶村民那里買了支野山參,聽說有五百年了,也算是人參精了!”

    “不錯,花海彬也是這么說的,他在十年前去盜墓時,在一處將軍古墓里中了暗器的毒,當時好幾個醫生都說讓他做好截肢的準備。但花海彬怎么可能會容忍自己少一只手臂,他就帶病去了嶗山一趟,也是運氣好,碰上了嶗山有名的赤腳醫生,那醫生用一顆金丹救了他的毒。”

    冷爵梟的話頓時讓林語嫣來了興致:“老公,你是在說小說嗎?什么金丹?”

    “金丹不過就是個稱謂,其實是嶗山當地野山雞里的毒素瘤,那種野山雞平時就愛吃山里的各種毒蜈蚣,日積月累就長出了毒瘤,毒瘤一旦破裂,那野山雞也活不了。不過殺活雞取毒瘤卻能夠做藥引,像花海彬當時中的暗器毒,就得用這種非常野的路子以毒攻毒,兩種毒素有相克的成分,這毒就解了。”

    林語嫣恍然大悟道:“老公,你腦子里總是有各種各樣的奇聞,果然是經歷多閱歷豐富,我又長見識了!”

    “呵,我曾經和花海彬盜墓的那段時間,閱讀了太多古籍。有些書都爛的完全看不清字了,我找了一些修復古書的考古專家給我翻譯成簡體字了。”

    慕容景眸色怪異的看著他:“冷爵梟,我看你的青春期就是犯了中二病,仗著自己有錢讓考古學家給你做翻譯,好順利去盜墓……真是太任性了!”

    “嘿嘿,不過其實我想說的是,你和花海彬的那個盜墓約定,到時候能不能再加一個人?”

    冷爵梟一臉冷漠的看著他:“你有什么特殊技能,值得讓我帶上你?帶上沒用的人去探古墓,就是個累贅。”

    “靠!你大爺的!你帶上林語嫣就不是累贅啊?”

    一時嘴快,瞬間得罪了兩個人。

    “慕容景,你心里不滿,用得著故意拿我舉例嗎?”

    “語嫣,你看清慕容景的真面目了吧?你把盜墓的計劃告訴他,他轉身就反咬你一口!”冷爵梟眼神不屑道。

    不等慕容景搭話,他霸氣道:“林語嫣是我老婆,她就算什么都不會,我愿意讓她一起去,你管的著嗎?”

    林語嫣心里不痛快,補充道:“慕容景,我跟著去說不定在關鍵時刻還能救他們的命,你別太小看我了,免得顯得自己很淺薄。”

    夫妻倆輪番上陣,慕容景輕笑道:“都怪我嘴賤,早知道你們是夫妻同心雙劍合璧!”

    “語嫣,不是我故意看不起你,我知道你最近開始跟著孔麒麟訓練,但要想有超凡的身手,靠練這么點時間是不夠的!說句不好聽的,很多情況下靠的是天賦!你也不用勉強自己非得做個什么霹靂嬌娃,都是三個孩子的媽了,那些打打殺殺的事情就讓你老公去做吧……”

    林語嫣聽了后沒有說話,面色冷靜,嘴角泛著一絲淺淺的笑意。

    冷爵梟眸色同情的掃了慕容景一眼。

    “你干嘛,用這么喪的眼神看著我做什么?”慕容景感覺渾身不舒服,好像他說了多么愚蠢的話。

    “慕容景,我看你最近真是游戲玩傻了,你剛才說的這種話,我連想都不敢想,你居然敢說出來。我祝你好運,到時候別輸的太慘……”

    “什么意思?難道林語嫣要跟我PK?”慕容景已經看向她。

    “慕容景,你知道虎山的鐵人三項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